首页 > 资讯 >

一顾钟情许终生

第11章 她饿了

发表时间:2021-02-24 06:47:26

韩俊成眼睛一亮,对呀,吴越枫风流潇洒,阅女无数,自誉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情场高手啊。“你说怎么让一个伤心伤心的女人高兴出来!”韩俊成问得很认真地。这个问题真是“你说怎么让一个伤心难过的女人开心起来!”韩俊成问得很认真。。


推荐指数:★★★★★
>>《一顾钟情许终生》在线阅读>>

《第11章 她饿了》精选:

韩俊成眼睛一亮,对呀,吴越枫风流潇洒,阅女无数,自诩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情场高手啊。

“你说怎么让一个伤心难过的女人开心起来!”韩俊成问得很认真。

这个问题简直太白痴了!吴越枫看着韩俊成痛苦而又一本正经的表情,硬是强忍住了笑得冲动,“很简单!带她去商场,她喜欢的东西,买买买!带她去她想去的地方,看见她喜欢的东西,买买买!”

“这么简单?”韩俊成都快愁炸了脑袋的问题,难道就这么容易解决?买?买?买?

韩俊成用怀疑的眼光审视着吴越枫,再用征询的目光看了看路管家。

路管家无语问天,原谅这世界变化太快,他竟然这么跟不上形式了吗?

“试试吧!”韩俊成也是没有任何办法了,权当死马当作活马医吧,这个比喻一跳出来,韩俊成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子,什么破比喻!

这几天脑容量急剧缩小,他已经彻底放弃思考了。

希望任冉冉能不负他所望吧!

这次韩总裁总算是智商在线,压对宝了。

曾映雪一见任冉冉就抱着她悲痛大哭出声,这几天她的伤心一直郁结在心里,总算有个可以让她敞开心扉的人了。

任冉冉虽然大大咧咧,但见到瘦得不成样子的曾映雪,也忍不住和她抱头痛哭,“映雪,你怎么瘦成这样了?”

任冉冉抽抽嗒嗒地满眼都是心疼。

“冉冉,我不相信我的孩子莫名其妙的说没就没了,这中间肯定有问题!”曾映雪哽咽着,道出了这几天一直盘亘在她脑海的问题。

“映雪,别哭了!”任冉冉抹了一把眼泪,又拿手帕轻轻地帮曾映雪拭干了眼泪,“你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曾映雪这才止住了哭,从头到尾把她在韩家的遭遇跟任冉冉讲了一遍,心如死灰的曾映雪在讲到韩俊成时当然是带了浓重的主观色彩。

“没想到韩俊成这么烂!他给我打电话时,我听他很着急,我还以为他对你很好,很关系你呢!”任冉冉气愤填膺地帮着闺蜜骂那个冷漠男人。

“他现在这样也是看孩子没了,不过对我有些内疚罢了!”曾映雪自从挨了一巴掌后,不再对韩俊成抱有任何幻想。

“冉冉,你帮我做件事!”曾映雪抓着任冉冉的手,语气恳切。

“别说一件,只要我能做的,多少件我都帮你做!”任冉冉对她这个闺蜜从来都是毫无保留的。

“调查我流产的真相!”曾映雪眼神幽深,她觉得太过蹊跷,背后肯定有人捣鬼。

任冉冉看着曾映雪的申请,也不由郑重地说:“好,你放心好了,映雪!不过,我最不放心的是你,你瘦成这个样子,让我怎么放心走!”任冉冉说着眼眶又湿了。

有了目标的曾映雪精神倒是好了很多,她又紧紧握了我任冉冉的手:“我会好好养身体,你查到了就立马告诉我!你一个人要是吃力,找夏明川一起帮忙!一定要帮我查清真相!”

任冉冉含泪点了点头,“映雪,我答应你!现在先吃些东西好不好!”

“路管家,映雪说她饿了,想吃一碗鸡汤龙须面!”任冉冉站在楼梯拐角,对路管家大声说。

路管家一叠声地答应着,就跑去后厨让月嫂赶紧做。

韩俊成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他有点佩服这个任冉冉了。

一个小时候,当月嫂端着空碗喜眉笑眼地向韩俊成报告的时候,他真的对任冉冉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任小姐,谢谢你!”韩俊成发自真心的。

“我该做的。”任冉冉对韩俊成淡淡的,不似刚来时那么热情了,但被喜悦冲昏头脑的韩俊成压根没在意任冉冉对他态度怎么样。

“我告辞了!”任冉冉也没有寒暄客套话,直接就要走,她还着急去完成曾映雪分派给她的任务呢。

“多住几天吧!”韩俊成担心任冉冉一走,曾映雪一见他又不吃饭了。

“她就是一时想不通,说了会儿话,已经没事儿了!”任冉冉简单解释了一下,坚持就要走。

“刚才那么人事儿不懂的,这会儿怎么突然就这么通情达理了?”一旁的吴越枫又插了一嘴进来。

“我警告你!少说话,别把老娘我惹毛了!”任冉冉看见那个男人就没有好脸色。

“哎呦!我倒是很想试试!”吴越枫看着任冉冉通红的脸蛋,喷着怒气的俩鼻孔,觉得实在是意思!

“你俩怎么回事?从一进门就互呛!”韩俊成终于有心情关心别人的事儿了。

“我跟你说,这个男人……”

“哎!我怎么了,你这个女人才是……”

吴越枫和任冉冉两个人开始婆说婆有理,公说公有理,好一顿聒噪,吵了半天,路管家和韩俊成总算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

原来任冉冉见闺蜜心切,开车来的路上就超了几个车,不幸在快近红灯时改道别了吴越枫一下,吴越枫可是最讨厌别人开车乱插道了,就此一路你别我,我别你的,一直跟到了韩宅才罢休!

“吴越枫,你可真够小气的!”韩俊成立场非常鲜明,虽然他开车也非常讨厌一些技术稀烂的女司机胡乱插道,但任冉冉不同,她可是他的大救星。

“你!韩俊成,色字头上一把刀,你等着被宰吧!丧失智商的孩子,我可怜你!”吴越枫对韩俊成重色轻友的作派很是鄙夷!

“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我懒得跟你废话!再见!不对,再也不见!鸡婆男!”任冉冉得到了人民群众的支/持,对吴越枫的鄙视更甚了一层,跟韩俊成、路管家打了招呼后,就一阵风似的刮走了。

“哎!你说谁呢!”吴越枫还从没被你这么骂过,他忙忙地追了上去,临走还不忘用眼神再次鄙视韩俊成。

“你好些了吗?”韩俊成站在曾映雪门口,从未有过的忐忑,他都没干进去,就怕再刺激到她。

“好多了!”出乎他的意料,曾映雪没再给他冷眼,语气虽然冷淡,但已经让他满足了许多!

“那你快躺下睡一会儿,刚才他们在楼下太吵了,醒了想吃什么,我让他们做!”韩俊成絮絮叨叨,全然没了之前的霸道冷漠。

“好!”两个人正好反过来了,现在是曾映雪惜字如金,言语淡漠。

一顾钟情许终生
一顾钟情许终生
他是世界公认的工作狂、冷血无情人,从来没有有任何女人能近他的身!第一次见她,他判定了她是个不知道羞耻的女人。再度看见她,他又视她如奸诈的仇敌。在曾清霜我以为冰山就得融解时,韩几秒后,画面恢复正常,但却没有主播的播报声,而是不堪入目的男女偷/情画面夹杂着让人脸红心跳的喘/息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