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一顾钟情许终生

第17章 最熟悉的陌生人

发表时间:2021-02-24 06:47:29

五年的国外生活,让她了渐渐地养成了西餐。“实际上不需要这么很复杂的,我对吃得东西要求不高,一般刚出来,我就热几片面包,喝一杯牛奶弄完!”曾清霜说的这些貌似真的,在快节“其实不用这么复杂的,我对吃得东西要求不高,一般刚起来,我就热几片面包,喝一杯牛奶完事!”。


推荐指数:★★★★★
>>《一顾钟情许终生》在线阅读>>

《第17章 最熟悉的陌生人》精选:

四年的国外生活,让她已经渐渐习惯了西餐。

“其实不用这么复杂的,我对吃得东西要求不高,一般刚起来,我就热几片面包,喝一杯牛奶完事!”

曾映雪说的这些倒是真的,在快节奏的生活中,她甚至都不曾认真看一眼自己吃下去的是什么,只要能果腹,对她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路管家一时有些尴尬,这些都是少爷嘱咐了好多遍的曾小姐以前爱吃的东西,他还很惊讶,少爷看似从没关系过曾小姐,可是却把她的喜好记得一清二楚。

四年后的今天,路管家看着曾经的两个人,反倒觉得少爷有些可怜了,霸道高冷的韩俊成在曾映雪面前完完全全变了一个人,变成了一个事事都为曾映雪考虑的贴心人。

反倒是曾映雪,路管家再次见到她,初见时的喜悦过后,他总觉得曾映雪似乎对一切都是淡淡的,以前的冰雪聪明中带点俏皮的样子是半点也找不到了,很……,路管家具体也说不清楚,但就是觉得哪里不太对。

吃饭时,韩俊成小心翼翼,不时地看一眼曾映雪,自己盘中的食物却没动多少,等到曾映雪放下筷子,他主动站起来,邀请她一起去花园里散步。

曾映雪没有拒绝,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在小小的花园,穿过依旧蜿蜒的那个林间小路,曾映雪有看到了那棵合/欢树,有正值合/欢花开的季节,悦心的粉红色随风摇曳,只是她再也闻不出来那时候的甜。

一切都一去不复返了,那个曾映雪永远地留在了这里,她走的时候也没有带走她,现在终究是找不回来了,她也不想再找。

“映雪!”韩俊成低低叫了她一声,伸手就把她揽到怀里,把曾映雪整个人圈在他的怀里,还是曾经那个小小软软的人儿,但是韩俊成却不敢再有冒犯了,虽然他很想很想。

这四年,他没有一天不再想她,他想她想得疯过、累过、自闭过,但思念没有随着时间淡去,反倒是越来越浓,充斥他身体的每一滴血液里

四年的时间,只让他明白了一件事,他再也不能失去她。

再见到曾映雪,巨大的惊喜退却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更大的可能得而复失的恐惧,这越放越大,他的胆量却越来越小。

他都难以相信,那天他是怎么抱住曾映雪不顾一切的狂吻她,忘记了当时怎么有那么大的勇气。

留在他心里的只有那短暂的温存,和让他迷醉的气息。

曾映雪指着满树的合/欢花,对韩俊成说:“你看,开得多好!”身体却慢慢移出了韩俊成的怀抱。

韩俊成保持了那个尴尬的姿势三秒钟,终于讪讪地放下了手臂,乖顺地跟在曾映雪的左右,向她介绍着和四年前一般无二的景致。

一个下午过得很百无聊赖,曾映雪翻着带回来的英文原版书,那本《贝尔斯登的兴衰》对她来说已经太过初级了,她只是扫了一眼那本书,连拿起来的兴趣都没有。

韩俊成强迫自己不要再想,他仔细地看着曾映雪公司的合作方案,方案确实没有什么大问题,他非常需要这项专利技术,而对方也换取了一定的股权利益,但这桩生意,长久来看,还是他的得益更多一些。

“映雪,合作方案我已经看过了,其实对于股权所占比例,我觉得不是什么大的问题,我们双方的的差距也并不大,不如取一个折中的数字,各退一步,其他方面,我们和你们公司的分歧并不大,我觉得合同可以签了!”韩俊成实在想不出和曾映雪的话题,索性谈起了工作。

虽然他很想问她当年为什么不辞而别,为什么千方百计躲他,消失了那么久,为什么现在又回来,站在他面前,但是他不敢问!

曾映雪没有抬头,听完了韩俊成的提议,不愧是商人,虽然她极力装作淡定、从容,不在意,但是她心里没法不在意,所有从回来到现在她的心思还没有完全放在工作上。

再看看她的对手,韩俊成看似换了一个人的温情无限,但说工作立马就投身到工作中,而且思维异常清晰。

眼前的男人让她觉得很陌生,这才是正确的感觉吧,之前的所谓瞬间的慌神,丝丝的眷恋,那都是她作为女人的软弱,她必须狠狠摒弃。

因为她不能再重蹈覆辙,再次成为被伤害的对象!

“好的,韩总,我会跟我的老板转达你的意思,双方本就是朝向合作的,这个统一意念达成了,其他应该都是可以沟通的!”曾映雪强镇定了精神,总算是没有露出破绽,其实她面前的书,她刚才一个字也没看进去,她在想什么,连她自己也搞不清楚。

韩俊成轻声说了一声,“好的!”转过身去,用更低的声音又说,“映雪,你可以叫我的名字,在任何地方,任何场合都可以!”

曾映雪没有回答,她继续盯着书,强迫自己一个字一个字地看进去,虽然不知道这些字拼凑起来是什么意思,但是她不允许自己再胡思乱想。

路管家默默站在一旁,看着沉默了一下午的两个人,终于开口说话了,他刚想过去加入,却发现他们说的全是专业性的工作内容。

他就又重新默默地侯在一旁,三眼两语她们说完了工作,竟然又没了下文,两个人又陷入了更深的沉默。

路管家轻轻叹了口气,过去给两个人的咖啡杯都重新蓄满了咖啡,他看到了韩俊成盯着的电脑,久久没有移动鼠标,盯着书的曾映雪,久久都未曾翻过一页。

时间真的具有巨大的魔力,它可以让人变成完全陌生的样子,路关键看着客厅里两个他曾经都很熟悉的人,现在都让他摸不清,猜不透。

最熟悉的陌生人,是不是就是形容这样曾经亲密无间的两个人,明明近在咫尺,心却怯怯地隔着时间的河流,再也无法靠近。

一顾钟情许终生
一顾钟情许终生
他是世界公认的工作狂、冷血无情人,从来没有有任何女人能近他的身!第一次见她,他判定了她是个不知道羞耻的女人。再度看见她,他又视她如奸诈的仇敌。在曾清霜我以为冰山就得融解时,韩几秒后,画面恢复正常,但却没有主播的播报声,而是不堪入目的男女偷/情画面夹杂着让人脸红心跳的喘/息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