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一顾钟情许终生

第19章 救 兵

发表时间:2021-02-24 06:47:30

虽然韩俊成一切办法办法,把曾清霜惜若珍宝,每日寸步不离地陪着她。之后从来没有对女人怎么不上心过的韩俊成,想方设法变着花样想哄曾清霜高兴,各种能想起的浪漫的招数也拼尽了。但之前从未对女人怎么上心过的韩俊成,想方设法变着花样想要哄曾映雪开心,各种能想到的浪漫招数也用尽了。。


推荐指数:★★★★★
>>《一顾钟情许终生》在线阅读>>

《第19章 救 兵》精选:

尽管韩俊成想尽办法,把曾映雪惜若珍宝,每天寸步不离地陪着她。

之前从未对女人怎么上心过的韩俊成,想方设法变着花样想要哄曾映雪开心,各种能想到的浪漫招数也用尽了。

但不管韩俊成怎么费尽心思,他与曾映雪之间终究总是隔着一层什么,再也找不回曾经的过往,他很不喜欢这样的感觉,甚至可以说有些恐惧。

这天一早,韩俊成一个骨碌翻起身来。他突然想到,他每天陪着曾映雪,外出不凑效,待在家里更是无聊透顶,不如找几个朋友来陪陪她也好,要不然迟早会闷出病来!

他想起来几年前让他佩服之极的任冉冉!

一通电话后,任冉冉如约而至,,飘然而来,身后跟着风度翩翩的吴越枫,一边走,还一边故作搔首弄姿,引得任冉冉不时大笑。

“叮咚~”

曾映雪正好在一楼无聊转悠,顺便开了门。

“你们怎么来啦?”曾映雪看见吴越枫和任冉冉一起到别墅来,有些惊喜,但更多的意外!

“怎么,在米国呆了几年,就把我这个有了几面之缘的朋友给忘了不成?要不是韩俊成打电话告诉我,我还以为你不会再回来,从此我们都无缘再见了呢!”吴越枫说完,嘿嘿笑了起来。

“会不会说话呀你!”任冉冉瞪了吴越枫一眼,挽起了曾映雪“,我就说怎么一直不见你,原来你一直躲在这别墅里,你不待见我,我可不是那重色轻友的人?”任冉冉说着,还冲着曾映雪挤眉弄眼。

难道当年的有情人冰释前嫌,解开疙瘩,破镜重圆了?

曾映雪向任冉冉使了个眼色,“对啊,我一回国,就回来谈判,没想到合作方居然就是韩氏集团,下了飞机之后,连时差都没导,就直接去开会了,后来路管家盛情挽留我,所以就……

任冉冉给了曾映雪一个她明白的眼神,这下子曾映雪才放下心来,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看看你们两个,一唱一和的,貌似吵架,实则默契异常,这枪口是直对着我呀!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俩是新婚不久甜蜜的小夫妻呢!”

“呦呵!看来在米国没白呆啊,损人有一套啊!谁和谁是小夫妻啊,他!我才不稀罕!”任冉冉亲切地挽着曾映雪,嬉笑着进了门。

吴越枫无奈地笑笑,紧随其后。

两个女人手拉手里长外短地聊着,吴越枫有一搭没一搭地凑着热闹。到了饭点,吴越枫起身道:“我的荣幸,今天带两位美女去品尝一下法式料理,请两位务必赏光!”

任冉冉抢白道:“一直在等你这句话了,太不够意思了,现在才说,人家都饿了呢!”

曾映雪戳了一下任冉冉的额头:“没个正行!以后看你怎么嫁人!”然后又清了清嗓子,转身一本正经地又对吴越枫说道:“多谢吴先生盛情邀请!”

任冉冉丝毫不在意,“哎呀吃什么法国大餐呢,回国了当然要吃正宗华夏菜,我看葱烧花甲,烧花螺,再好不过!”

吴越枫笑笑,引着两位美女上了车,向那家最负盛名的百年老店驶去。

品尝完那久违而又熟悉的味道,下午吴越枫又被两个女人拉着去逛街,一路上嘻嘻哈哈好不热闹。

韩俊成下班回到家里,就直奔卧室找曾映雪,想问问她今天过得怎么样,不知道他找的这两个“外援”是否圆满完成了任务。

一进房间,韩俊成看到满地的鞋盒和手提袋,他露出了笑容——他们两个还真有一套!

“今天过得怎么样?”韩俊成微笑着问道。

“还不错,蛮开心的,谢谢你找人来陪我解闷,不过呢,你也不用担心我了,我前几天是不太舒服,明天我跟你一起去公司,我还没有忘了公司的正经事!”

“哦?”韩俊成心里打了个大大的问号,怎么她的心情和思维转变得这么快,他想问清楚,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毕竟曾映雪愿意去他的公司,待在他身边,是他求之不得的事情。

第二天一早,曾映雪早早起身梳洗打扮,吃过早饭,就在客厅等着韩俊成。

韩俊成迷糊着双眼刚刚走出房间,来到客厅,就看见了亭亭玉立的曾映雪。

韩俊成看着眼前一身职业装束,看起来精明能干的女人,迷糊中还以为自己又在办公室过了夜。揉了揉眼睛才发现,站在自己眼前的,居然是曾映雪!

“映雪?!怎么是你?”韩俊成惊讶道:“你今天这样装束很漂亮,真的很漂亮!”

“赶收拾了,吃早饭吧,时候不早了!”曾映雪看了一眼韩俊成,埋首在自己的笔记本前,不再搭话。

韩俊成目不转睛地盯着曾映雪,这个女人真的越来越有魅力,他真的很想和眼前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女人厮磨相守,忘却周遭的一切!

但是他明白,目前只是他的一厢情愿,他硬生生克制了住自己的情绪,草草收拾完,吃了早饭,就载着曾映雪一起去往公司。

到了公司,曾映雪跟着韩俊成径直走进总裁办公室。

曾映雪拿出一份文件,郑重其事地对韩俊成说:“今天是我们签、约后,我第一次代表咨询公司来公司考察业务情况,这是我需要的文件清单,哦,最主要是的食品公司的财务报表,今天我一定要看到的,请安排一下吧!”说着,曾映雪把手上的一叠资料递到了韩俊成手里。

“映雪!你干嘛这么郑重其事,我其实很不习惯和你这样交谈。”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韩俊成的总裁范起来了。

“在商言商,我也是有工作,拿着公司的薪水,肯定是要拿出合作/者的态度,要不我们的雇主也不可能放心把这桩重要的入股谈判交给我们公示不是吗?”

“好,那你今天就在我办公室里看数据,有问题我也可以随时给你解释,这样可以吗?”

“可以!”曾映雪回答的干脆利落。

曾映雪心里很清楚,即使入股食品公司只是幌子,但是戏还是要做足的,否则入股一家公司以后,股东没有任何动作,不对公司的任何经营管理发表任何看法,不了解公司的经营状况,那太说不过去了!所以这样的戏还必须得演,而且要演的真!

这一天韩俊成却基本没怎么工作,他总是不自觉痴痴地看着曾映雪,看她认真的样子,又想起他们曾经的点点滴滴!

过往的那些欢乐与不快,那一幕幕都闪现在他的脑海,让他逐个回味。

一顾钟情许终生
一顾钟情许终生
他是世界公认的工作狂、冷血无情人,从来没有有任何女人能近他的身!第一次见她,他判定了她是个不知道羞耻的女人。再度看见她,他又视她如奸诈的仇敌。在曾清霜我以为冰山就得融解时,韩几秒后,画面恢复正常,但却没有主播的播报声,而是不堪入目的男女偷/情画面夹杂着让人脸红心跳的喘/息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