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一顾钟情许终生

第20章 穷途匕首现

发表时间:2021-02-24 06:47:30

韩俊成越是缅怀,越是对眼前这个女人无法无法割舍,他好像了深深地地会觉得,这个女人是他生命中那个最最闪耀的永恒。他肯定不能够让她再度离开了,他需她,要她永远是陪在身边,属曾映雪正经八百地在韩氏开始了“工作”,韩俊成给了她一间专门的办公室,当然她的工作时间相对自由。。


推荐指数:★★★★★
>>《一顾钟情许终生》在线阅读>>

《第20章 穷途匕首现》精选:

韩俊成越是追忆,越是对眼前这个女人难以割舍,他似乎已经深深地觉得,这个女人就是他生命中那个最最闪亮的永恒。他一定不能让她再次离开,他需要她,要她永远陪在身边,属于他一个人。

曾映雪正经八百地在韩氏开始了“工作”,韩俊成给了她一间专门的办公室,当然她的工作时间相对自由。

一切都按照计划顺利推进中,曾映雪给她的老板发了信息,告诉他一切顺利,信息正在逐步掌握中。

汪雨霏突然给她发了信息,约她在咖啡厅见面!

说实话曾映雪是不愿意再见汪雨霏的,一来汪雨霏是韩俊成的前女友,见了面多少有些尴尬。

二来汪雨霏知道她太多事情,孩子流产的事也是汪雨霏给她看了那些照片后她才真切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她对汪雨霏说不上有好感,总觉得这个女人看似阳光,实则深藏不露,还是保持一定距离为好。

但是汪雨霏不会无缘无故约她,强烈的好奇心还是驱使曾映雪前去赴约。

到了咖啡厅后,曾映雪并没有看到汪雨霏,于是先找个靠窗的座位坐下,点了一杯拿铁,便静静地望着窗外发呆。

“映雪!”一个男人的声音打断了曾映雪,她抬头一看,确又是一个她内心憎恶,不愿意见到的男人,正是她的前男友白浅南。

白浅南见曾映雪对他不理不睬,还露出厌恶的神色,也不敢坐下,只低声继续说道:“映雪,是我不对!我过去糊涂,做错了事,我对不起你!这些年来我一直都很后悔,失去你是我这一生最大的遗憾!”说着,白浅南居然还挤出了几滴泪来。

曾映雪依然不予理睬。

白浅南哽咽着继续说:“多少个晚上我都难眠,想起我做的事,我心里一万个后悔!我求求你原谅我,给我一次机会,让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我一定会洗心革面,好好待你,你相信我!”

说完,白浅南还用眼角瞥了一下曾映雪,想看看她到底有没有反应。

曾映雪冷冷地看着白浅南,她太熟悉这个男人了,就刚才这段话,一听就是精心准备的,至于是真是假嘛,那就太难分辨了!

曾映雪站起身来,准备离开,白浅南却死死地拉住她,不住地道歉,恳求。

最终她又坐了下来,她是想看看白浅南还想耍什么花样!

“不要绕弯子了,你到底想说什么,就直说了吧!我太了解你的为人了,你这副样子,一定是有事求我!”曾映雪毫不掩饰。

白浅南见曾映雪一语已道破天机,也不敢继续绕弯子了,想了想,索性开门见山兜了底,说不定这个女人念旧,真的会帮他呢!

“是,是这样,我的公司本来运营的好好的,可是这一两年来,韩俊成屡屡重拳出击,不是抢夺客户,就是瓦解市场,后来索性逐渐开始吞并了!到现在,大半个公司已经姓韩了,在这样下去,不出几个月,我白浅南就会被扫地出门了!你也不想看到我那样对不对?你更不愿意看到我和韩俊成水火不容是不是?映雪,你帮帮我,向他求求情,让他收手吧,给我留一条活路!”

“噢!原来是这样!”搞清楚了这个渣男的来意,曾映雪倒是松了一口气。

眼前这个渣男,在刚从其父亲手里接过公司的时候,公司运营状况非常好,也算是有一定规模的家族公司,可是谁知道这短短的几年,这个男人就把好好的一间公司经营得快破了产!真是无用至极!更何况他那么好/色,经不住任何诱惑,想要对付他真的是再容易也不过了!

曾映雪有些生气了,这个汪雨霏唱的是哪一出?怎么跟白浅南演起双簧来了?难不成他们两个又勾搭在一起了?世界不会那么小吧?

“你活该!”曾映雪撇下一句狠狠的话。

白浅南还识图再次施展苦肉计,见曾映雪再一次站起身来已经向咖啡店大门走出。

“好!你不识抬举,就不要怪我翻脸无情了!”白浅南面露凶光。

曾映雪还没走到别墅,突然一部越野车横在她面前,她正纳闷间,车上已跳下两个壮汉,三两下便抓小鸡似的把她捉上车去,用胶带封住了嘴。

曾映雪恐惧地开始挣扎,但无济于事,那两条大汉力大无穷,她的挣扎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

车子七拐八拐,最后驶入一个位于郊区的别墅区里,径直开到一幢独栋别墅的停车库中,车库门缓缓落下后,曾映雪被那两个壮汉其中之一挟下了车。

她被带到一间灯火通明的会客厅里,那里坐着一个人,正冷笑地看着门口她进来的方向。

“你来了!是不是这种方式更讨你喜欢呢!”会客厅的主人冷冷地说。

“白浅南要干什么!”曾映雪只远远看了一眼,就认出眼前的这个人正是刚才在咖啡厅里哭着忏悔、保证悔改的白浅南!

“既然你吃硬不吃软,那我也只能不客气了!谁教你敬酒不吃吃罚酒呢!”白浅南冷笑道,“兄弟们,这个妞儿可是韩俊成的女人,肤白娇嫩,味道不错!我尝过,我保证谁尝谁知道!嘿嘿!别光顾着爽,主要是要拍的精彩!记住了吗?”白浅南一席话粗鄙至极。

那两个壮汉听到这话,相视一笑,便淫、笑着向拉着曾映雪向沙发走去。

“咚!”曾映雪被扔到了沙发上,其中一个壮汉按着她,张嘴就要啃,另一个去调试摄像机的壮汉不干了,大声咧歪起来,那壮汉不敢先吃独食了,呆呆看着曾映雪,咽了一口口水,就着急地看着摄像机到底调试好了没有。

几分钟的功夫,一台摄像机已经架在沙发前面,白浅南举着红酒杯,坐在对面。

两个壮汉已经急不可耐,手忙脚乱地脱下衣服,就准备拔开曾映雪的上衣!

曾映雪挣扎着一脚踢在壮汉脸上,那人却不以为意,笑的更大声了。曾映雪大脑一片混乱,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是左摇右摆地挣扎不已。

眼看着壮汉的耐心已经丧失,准备霸王硬上弓时,突然嘭地一声,会客厅的门被从外面踹开了!

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怒吼着冲了进来!

一顾钟情许终生
一顾钟情许终生
他是世界公认的工作狂、冷血无情人,从来没有有任何女人能近他的身!第一次见她,他判定了她是个不知道羞耻的女人。再度看见她,他又视她如奸诈的仇敌。在曾清霜我以为冰山就得融解时,韩几秒后,画面恢复正常,但却没有主播的播报声,而是不堪入目的男女偷/情画面夹杂着让人脸红心跳的喘/息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