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一顾钟情许终生

第21章 遵从内心

发表时间:2021-02-24 06:47:30

冲进去的恰恰眼睛血红的韩俊成!他在公司看见曾清霜匆匆离开了,就立刻让人跟随她,结果才将近半个半小时,就接电话说曾清霜被一伙儿人劫走了。韩俊成丢下手里的文件,带着五韩俊成扔下手里的文件,带着五六个人就一路追了过来!。


推荐指数:★★★★★
>>《一顾钟情许终生》在线阅读>>

《第21章 遵从内心》精选:

冲进来的正是眼睛血红的韩俊成!

他在公司看到曾映雪匆匆离开,就立即让人跟着她,结果才不到半个小时,就接到电话说曾映雪被一伙儿人掳走了。

韩俊成扔下手里的文件,带着五六个人就一路追了过来!

关键时刻,他终于根据曾映雪的手机卫星定位赶来了!

他一脚踹翻了正举着红酒杯装腔作势的白浅男,回身就利索地解开曾映雪,死掉了封住她嘴的胶带,曾映雪看到韩俊成进来,才停止了挣扎,眼泪夺眶而出。

韩俊成的整个心搅在一起,生疼!他一把横抱起瑟缩不已的曾映雪径直就往外走。

白浅男被踹翻在地,半天爬不起来,红酒也撒得他满头满脸都是,有一些泼进了他的眼睛里面,刺痛得只咧嘴,“愣着干什么?还不拦住他!”

白浅男知道事情既然已经败露,那他只有一不做二不休,把他们两个都抓住再说。

两个莽汉闻声就冲过去要抓韩俊成的胳膊,韩俊成却连头都没抬,只是怒吼了一句,

“敢动我的女人!让他们好好长点记性!”

韩俊成身侧闪出四名身材魁梧的黑衣人,前面的两个上前一步就钳住了那两名莽汉的胳膊,让他俩再也动弹不得。

后面的两个黑衣人直至走到白浅男跟前。

白浅男狼狈地往后蹭,“你们要干什么?要干什么?警告你们,打人可是犯法的!”

黑衣人并没有因为白浅男软弱无力的警告就停下他们的动作。

已经上了车的韩俊成依稀还能听到别墅里面,男人歇斯底里的惨叫声,但他还是怒气难消。

对车外一名西装男子吩咐道:“不要留情,至少让他三个月下不了床!”

“是,老板放心,我会处理妥当!”男子微微躬身,恭敬地答道。

韩俊成看了一眼副驾驶失魂落魄的曾映雪,他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他只恨自己没有保护好她。

他发动了车辆,“轰“得一声就载着曾映雪绝尘而去!

回到韩宅,韩俊成抱着曾映雪一路上楼进了她的房间。

路管家看见曾映雪脸色惨白地被韩俊成抱着回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见韩俊成脸色铁青,便什么也没敢问。

他一路跟着韩俊成到楼梯拐角处,放心不下地站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叹息了一声走开了。

韩俊成把曾映雪轻轻放到床上,替她擦干净了脸上的泪痕和冷汗,她的身子还有些颤抖,“映雪,回家了,没事了!你先让着,我让人进来帮你沐浴更衣后,好好睡一觉!”

韩俊成明白曾映雪现在肯定更难面对同是男人的他,刚才抱着她的时候,她还是抖个不住,问她什么,她都一直默然无声。

他起身就要叫路管家安排下人上来,却被床上的曾映雪死死拽住了,她翕动着嘴唇,“别走!陪我!”

声音里还是掩饰不住的恐惧,惊恐的大眼睛又蓄起一层水雾。

韩俊成心疼极了!

“好,我哪儿都不去,陪着你,别怕,我会一直陪着你!”他声音极轻柔,侧过身子,隔着被子紧紧地抱住曾映雪。

曾映雪却伸手胳膊,紧紧箍住韩俊成的脖子,把头深深埋进他的怀里。

韩俊成动情地更紧地包裹住她,一动不动!

到晚饭时分了,路管家看曾映雪的房门还是紧闭着,他犹豫着要不要上去问问,但来来回回三趟,最后还是没上去。

床上的曾映雪和韩俊成两个人维持了一个姿势,韩俊成的胳膊已经麻木没有半点知觉了,但他浑然不觉,只是一眨不眨地看着曾映雪。

曾映雪的情绪平静了许多,她终于不再瑟瑟发抖,偏了偏头,韩俊成正在深情地看着她,眼神柔情似水。

“你当初为什么要那样对我?”曾映雪突然蹦出了这样一句话,连她自己都吃了一惊!

“对不起,映雪,我会用余生弥补之前所犯的一切错误!”韩俊成见曾映雪终于说话了,心稍微安了下来,但是听到她的问话,心又揪了起来。

她终究是过不去四年前心里的那道坎!

“有些错一旦犯下了,是弥补不了的!”曾映雪指的是她再也不能生还的孩子,她在极度恐惧的时刻,才猛然发现,在她内心深处她最依赖的人竟然是韩俊成。

在她要被强暴的时候,已经接近疯狂,当她看到韩俊成的脸的时候,她只想紧紧缩在他的怀里,那里让她觉得安全、可靠。

是不是太过讽刺了,她的仇人竟然让她产生了不可替代的安全感。

韩俊成不知道曾映雪指的是失去的孩子,他以为是他四年前的冷漠让她心灵受到创伤,不肯原谅他。

“映雪,我爱你,自从你走了之后,我每天发疯了想你,再见到你的时候,我发誓要永远留你在我身边,好好爱你,保护你!”韩俊成说到这里,眼里又不禁闪出一丝自责,他却没能保护好她,让她今天受了这样的惊吓。

曾映雪看着韩俊成的脸,还有他身上特有的让她迷醉的气息,她突然什么都不想思考了,这个男人今天不顾一切救了她!

如果不是他,她早就被那几个畜生给……

曾映雪主动吻、住了韩俊成,吻得那么迫切,那么投入。

她再也不想欺骗自己,她从回来看见他的第一眼就再次陷落了,当这个男人一次次对她小心翼翼,对她呵护备至的时候,她有无数次的冲动想要紧紧的抱住他。

只是心里的仇恨,理智都禁锢了她。

但是今天,她懒得再想任何事情,都见鬼去吧!她不想活得那么累,她只知道她的心,就是想要他!

韩俊成有些惊讶,这是曾映雪回国后第一次这样主动地和他亲近。

他热烈地回应着,更加痴迷地沉醉在曾映雪的深吻中,却死死克制着自己身体的躁动,他不敢贸然前进一步,即使心里早已无数遍的想疯了。

“抱我,去浴室!韩俊成!”曾映雪剧烈地喘息着,绯红的双颊,炙热的喘息,轻声地向韩俊成呓语道。

一顾钟情许终生
一顾钟情许终生
他是世界公认的工作狂、冷血无情人,从来没有有任何女人能近他的身!第一次见她,他判定了她是个不知道羞耻的女人。再度看见她,他又视她如奸诈的仇敌。在曾清霜我以为冰山就得融解时,韩几秒后,画面恢复正常,但却没有主播的播报声,而是不堪入目的男女偷/情画面夹杂着让人脸红心跳的喘/息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