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一顾钟情许终生

第23章 问心

发表时间:2021-02-24 06:47:31

床上的两个人,狼吞虎咽,韩俊成在风卷残云的同时,还不忘温柔如水地擦去曾清霜沾在嘴角的小饭粒。路管家和厨子恭谨地等在一楼的楼梯口,他们原本是想在曾清霜的门口侯着的,但路管家和厨娘恭顺地等在一楼的楼梯口,他们本来是想在曾映雪的门口侯着的,但被听到声响的韩俊成出来,喝退到一楼。。


推荐指数:★★★★★
>>《一顾钟情许终生》在线阅读>>

《第23章 问心》精选:

床上的两个人,狼吞虎咽,韩俊成在风卷残云的同时,还不忘温柔地擦掉曾映雪沾在嘴角的小饭粒。

路管家和厨娘恭顺地等在一楼的楼梯口,他们本来是想在曾映雪的门口侯着的,但被听到声响的韩俊成出来,喝退到一楼。

时间很快,韩俊成就把吃得一干二净的空盘子端了出来。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整整三天。

路管家持续黑线中……

第四天,曾映雪终于受不了了,她要下床!强烈要求下床!还有,她刚刚买的新衣服,新包都需要展示!

韩俊成当然惟命是从。

终于不再被韩俊成抱着移动的曾映雪,看见路管家无语的注视,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不自在,但是韩俊成已经特别善解人意地替她挡住了所有的目光。

因为他已经习惯紧紧裹着她向前移动,这种怪异的姿势,并且还非常享受!

终于第五天,公司的电话快要把韩俊成的电话打爆了,他无奈地去上班了,但是走之前告诉曾映雪哪里也不许去,活动的范围就是家里的前后花园。

否则就跟他一起去公司上班!

曾映雪当然选择了前者,因为她暂时还不想去面对她老板的质问。她刚好有时间理一理她一直处于浆糊状态的大脑。

看着韩俊成的车消失在眼前,曾映雪刚一回头,就碰到了路管家慈祥的笑脸,“曾小姐,自从你回来,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你开心的样子。”

“路管家!”曾映雪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她自己都还没有想清楚。

“我也是四年来,第一次看到少爷这么放松的神态,第一次见他不是颓废从这里走出去!”路管家感慨道,四年来,每次他看着韩俊成有些佝偻的背影,从这里驱车离开的时候,他心里都非常难过。

曾映雪不是没有惊讶,四年!整整四年,他和她一样,这四年都过得这么不开心吗?

“每天?”她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惊讶着目光看着路管家。

“我不知道是不是每天,因为我见到他的次数并不多,自从你走了,他就再也没进过他自己的卧房,再也没在这里过过夜!”路管家看着曾映雪,看着她惊讶的神情里流露出的心疼,他才又放心地说了下去,“他每次来,只是逐一看一下你之前留下的每一样东西,看很久,然后就一言不发,默默地开车离开这里!”

曾映雪呆住了。

自从重逢,韩俊成对她的好,对她的关心不是装出来的,甚至对她无条件的宠溺下的一丝唯唯诺诺,也被很多人调侃过。

如果他是演戏,那他绝对是一流的演员!

“曾小姐,我不知道当初你为什么不告而别,你肯定是有你的苦衷,但是既然回来了,就好好相处好吗?因为我从你眼里也看到了对少爷的依赖和不舍!”路管家作为一个旁观者,他清清楚楚地看着这两个年轻人相互牵绊,从亲密走向疏离,如今又重新走到一起,他不希望他们再分开。

曾映雪没说话。

因为她没有忘记她这次回来的真正目的,但是她也无法忽视回来之后看到的一切,还有周围所有人告诉她的一切。

冉冉告诉她,她走了之后,韩俊成非常愤怒地去找她算账,认为是她把曾映雪拐走了,但是不管他多愤怒,任冉冉安然无恙。

这在以前是绝对不可能的,韩俊成的冷血是不分男女的,只要挡住了他的去路或者不跟他合作,别说女人,就是佛来挡道,他也照杀不误。

任冉冉当然知道,韩俊成没有动她的原因,就是因为她是曾映雪的闺蜜,虽然她做了让韩俊成特别愤怒的事情——帮曾映雪逃走,但他还是放过了她。

并且在她遇到困难时,一切困境总是迎刃而解,最后她才知道,背后默默帮她的人是韩俊成。

任冉冉真的动摇了,她觉得是不是她当年错了,毕竟曾映雪没有告诉她不辞而别的原因,可是当任冉冉改变想法的时候,她却真的和曾映雪失去了联系。

曾映雪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她的下落,她知道只要有一个人知道,韩俊成就会找到她,那时的她还在仇恨里,还在恐惧里,还觉得自己不够强大!

可是当她足够强大回来复仇的时候,她才发现,一切似乎并不是她记忆了的样子。

难道她真的误会了韩俊成,毕竟四年前的流产只是猜测,就连汪雨霏给她看得照片,其实也根本不是什么真正的证据。

想到汪雨霏,曾映雪的心里忽然有些清醒了,她被绑架的那天,约她出去的就是汪雨霏,但是她没等来汪雨霏,却等来了白浅男,然后就遭遇了后续的一切。

曾映雪觉得她就像一个侦探一样,似乎正在抽丝剥茧,一步一步地接近真相了,突然她的电话铃声大作。

正在沉思中的她吓了一大跳,一看来电,是夏明川的,她毫不迟疑地接了起来,“映雪,小豆丁高烧一直不退!”电话里的夏明川声音有些焦急慌乱。

小豆丁是她的儿子曾惑的小名儿,看来孩子和夏明川的关系已经非常熟捻了,他一般是不允许不熟悉的人叫他小名儿的。

曾映雪才想到她有好几天没有和她的儿子视频了,孩子这个年龄段,高烧不退是非常危险的,引发肺炎都是轻的,严重的还可能导致脑膜炎或者聋哑症。

她很自责,为了一响贪欢的私欲,却忘记了她还是一个三岁小孩的母亲。

曾映雪跌跌撞撞地拿了东西就要去医院,路管家谨记韩俊成的叮嘱,肯定是拦着不让她出去,曾映雪也没法向路管家道出实情。

但是她必须去医院,就在她和路管家相持一下的时候,韩俊成回来了。

“怎么了?不是告诉你好好待在家里吗?”韩俊成看着曾映雪坚持要走的样子,心就有些提起来了,为什么总是要在他不在场的时候偷偷走掉!

“我有急事!必须出去!”曾映雪说得不容置疑,她的眼神告诉韩俊成,没有人能阻挡她。

韩俊成妥协了。

“我陪你去!”

“不!你不能去!”曾映雪毫不犹豫的拒绝,神色非常激动,韩俊成绝对不能见到小豆丁儿!

一顾钟情许终生
一顾钟情许终生
他是世界公认的工作狂、冷血无情人,从来没有有任何女人能近他的身!第一次见她,他判定了她是个不知道羞耻的女人。再度看见她,他又视她如奸诈的仇敌。在曾清霜我以为冰山就得融解时,韩几秒后,画面恢复正常,但却没有主播的播报声,而是不堪入目的男女偷/情画面夹杂着让人脸红心跳的喘/息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