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一顾钟情许终生

第25章 自尊被践踏

发表时间:2021-02-24 06:47:32

头版头条,显眼的大标题:家和少主无缘无故被打卧床不起四月,家和集团已被韩氏通盘计划公司收购!曾清霜心里更是饱含了负疚,韩俊成早已想公司收购家和不假,但这一次动作这么快,这么狠!当然是“嗯……”路管家欲言又止,还要再说什么,曾映雪已经不见了人影。。


推荐指数:★★★★★
>>《一顾钟情许终生》在线阅读>>

《第25章 自尊被践踏》精选:

头版头条,醒目的大标题:家和少主无故被打卧床三月,家和集团已被韩氏全盘收购!

曾映雪心里更是充满了负疚,韩俊成早就想收购家和不假,但这次动作这么快,这么狠!肯定是因为她!

她更是半刻都不想耽搁,匆匆跟夏明川交待了几句之后就夺门而出!

那个为她考虑一切,做了所有事情的男人,昨天被她狠狠地忽视了,曾映雪风驰电掣地赶回韩宅时,路管家正在院子里踱步,“韩俊成昨晚回来了吗?”曾映雪一边急急往里走,一边问着路管家。

“嗯……”路管家欲言又止,还要再说什么,曾映雪已经不见了人影。

她一路跑了进去韩宅,客厅没人!她想都不想,直接冲向他的卧室,然后打开门的那一刹那,曾映雪呆住了。

汪雨霏!

她正端着一碗羹,拿着勺子给韩俊成喂饭,韩俊成躺在床上,看起来有些虚弱,似乎是生病了。

“你怎么了?”曾映雪先把汪雨霏放在一旁,关切地看着韩俊成,

韩俊成冷着脸,看都不看她一眼!

汪雨霏看着韩俊成的脸色,心领神会地对曾映雪说:“他不想见你,你还是赶紧走吧!”

曾映雪没有理会汪雨霏,仍旧看着韩俊成说,“俊成,你听我说,昨天我只是心里很着急,我儿子他病了,所以忘了你还在身后跟着我,小豆丁他……”

曾映雪话到嘴边,看了一眼旁边的汪雨霏,又咽了回去,“总之这件事现在有些复杂,我以后再跟你慢慢解释,你先告诉我,你怎么样了?”

因为韩俊成看起来真的很虚弱。

“复杂么?你从来都是个复杂的女人,是我太蠢,执着了这么多年,把我的尊严,我的高傲统统丢弃,跪倒在你面前求得你的原谅!”韩俊成一字一顿,有些事情说起来就是几十个字的一句话,但是真正做起来你才知道有多艰难。

那么高傲不可一世的韩俊成,为了曾映雪放弃了一切原则,没人知道他的心里曾经经历了哪些纠结的痛苦和煎熬,才会变成今天这个在曾映雪面前百依百顺的男人!

曾映雪心疼了,她真的听不下去了,“我知道,我都知道,这几年,你为了我改变了很多,我都看见了,我也很心疼……”曾映雪红了眼眶,她说不下去了。

“你心疼!你就是这么心疼我的!”韩俊成猛地做起来,脸色潮红,声音震耳欲聋,似乎要用尽力气这样喊出来,才能发泄他心中的愤怒!

曾映雪吓傻了,自从她回来,韩俊成还从来没有这样对她说过话!

“你说这心疼我,却带着你的老公孩子赤、裸裸的伤害我!我韩俊成爱你,愿意蠢,愿意笨,愿意被你这个没有心的女人作弄!那都是我自作自受!”韩俊成不顾一切地咆哮道。

他的咆哮字字句句如刀一样划过曾映雪的心,她知道,她都知道,这个男人爱她爱得有多深,去他的报仇,去他的公司,她所有都不想管。

她只想好好守住这个男人,这个爱她爱到骨子里,而她也一直深爱着的男人!

但是盛怒的韩俊成却没有再给曾映雪说话的机会,他怒气冲冲指着门外,声音黯哑而又冷漠,“但是所有的一切,到此为止,曾映雪,我不知任你愚弄的玩物!以前我愿意,以后我不愿意,你滚出韩宅!滚!”

曾映雪还要说话,韩俊成却已经挣扎着起来,直冲到门口,双手发抖,双眼赤红,“路管家,把这个女人赶出去!不准她在踏进韩宅半步!”

路管家站着一动不动,为什么他们两个就不能好好的,明明相爱却非要这样你嫌弃我我嫌弃你!

曾映雪也不动,任由韩俊成推搡着她!

“路管家!我说话不管用了!”韩俊成又是一通咆哮!

路管家迟疑着上前了一步。

曾映雪却抓着韩俊成,“俊成,你误会我了,根本没有的事,我们好不容易在一起,我爱你,我知道你也爱我,别这样对我,别这样折磨我,也折磨你自己好吗?”

曾映雪的眼泪已经不争气地留了下来,多少年没有哭过的曾映雪,眼泪一发不可收拾,她以为她已经足够坚强,不会再为任何男人掉一滴泪。

但是看着韩俊成盛怒痛苦的样子,她不是生他的气,她只是很难过,她不想他们之间旧疤未去,又添新伤!

“收起你的楚楚可怜!你就是个演员!彻头彻尾的演员!走!我不想再看见你!”韩俊成使劲儿把曾映雪推出门外,“嘭”地一声关上房门!

曾映雪无力地跪倒在门口,低声缀泣,为什么老天就是不肯放过她,总是在她觉得幸福就在眼前的时候,狠狠给她一脚,就把她踹进痛苦的深渊!

“曾小姐,你别难过了,少爷他现在在气头上!他说的都是气话!”路管家心疼地就要搀扶起曾映雪。

“曾小姐!你别在这里胡搅蛮缠了!你看不出来他已经发烧烧得不成样子了吗?”汪雨霏听到曾映雪还赖在门口不肯走,出来关上房门,居高临下地愣愣俯视着地上的曾映雪。

“这是我和他的事!”曾映雪擦干了泪,她不想把软弱给别人看,尤其是这个女人,自从上次绑架事件后,她对眼前这个看似阳光的女人充满了憎恶。

“是俊成让我出来,赶你走的,你在这里哭哭啼啼,吵得他心烦,他生病了需要休息!”汪雨霏自作主张,韩俊成其实并没有让她这样做。

甚至在韩俊成关上房门之后,就冷冷躺在床上,连她理都没理,刚才曾映雪看到的所谓喂饭,也是她自作多情,韩俊成其实一口都没吃过!

“你不是他!我只要他跟我亲口说!”曾映雪不想理会汪雨霏,她没心思跟她说话!

“她说的就是我说的!你滚!立马滚!”韩俊成的怒吼声从门里面清晰地传了出来。

汪雨霏一脸得意地看着曾映雪。

一顾钟情许终生
一顾钟情许终生
他是世界公认的工作狂、冷血无情人,从来没有有任何女人能近他的身!第一次见她,他判定了她是个不知道羞耻的女人。再度看见她,他又视她如奸诈的仇敌。在曾清霜我以为冰山就得融解时,韩几秒后,画面恢复正常,但却没有主播的播报声,而是不堪入目的男女偷/情画面夹杂着让人脸红心跳的喘/息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