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一顾钟情许终生

第29章 从天儿降

发表时间:2021-02-24 06:47:34

韩俊成把孩子带回了幼儿园,问老师要回了他的身份证和名片,而且哀求老师切记说曾清霜,是他昨天救的孩子。他信口胡诌道,他多年前欠了孩子妈妈一份情,昨天这样就算欠债了他胡诌道,他多年前欠了孩子妈妈一份情,今天这样就算是还债了,还请替他保密!性情中人的老师,看了孩子安然回来,没出什么事情,也就答应了。。


推荐指数:★★★★★
>>《一顾钟情许终生》在线阅读>>

《第29章 从天儿降》精选:

韩俊成把孩子送回了幼儿园,问老师要回了他的身份证和名片,并且央求老师不要告诉曾映雪,是他今天救的孩子。

他胡诌道,他多年前欠了孩子妈妈一份情,今天这样就算是还债了,还请替他保密!性情中人的老师,看了孩子安然回来,没出什么事情,也就答应了。

不过还是暗暗记下了韩俊成的名字和电话。

然后又叮嘱了曾惑千万不要把见过他的事情告诉他妈妈,还跟曾惑拉钩上吊,并且承诺了下次带他去买他最爱的闲趣蛋。

韩俊成默默站在幼儿园门口不远处一个隐蔽的角落,看着曾映雪慢慢踱步过来,然后又见曾惑扑进了妈妈怀里,像往常一样母子两人慢慢走回上次那个小区。

曾惑果然很信守承诺!

两天的时间,对韩俊成来说漫长又煎熬,就像小时候考试,虽然心里隐隐已经有把握要拿一百分,但在卷子发下来之前,还是忐忑不安。

两天后,韩俊成拿着那份DNA鉴定报告,手抖着翻开报告书,第四项的检验结论写得清清楚楚:根据DNA遗传标记分型结果,支持韩俊成是曾惑的生物学父亲。

哈哈!

韩俊成心中的阴霾一扫而空,脚步也跟着轻快不少!

他这才觉出他的肚子饿了,他要去接他的儿子,带着他去饱餐一顿!

原来她从来就没背叛过他,甚至当初恨他,远走他乡,不愿再见她的时候,还给他生下了这么乖的儿子!

想着想着,韩俊成又有些心疼,她一个女人,背井离乡初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又发现自己怀了孕,不知道她是怎么熬过来的。

曾映雪,我再也不会把你推开,我这辈子心里的人就只有你一个,哦,不,现在又加了一个,他们的儿子。

有了上次的相识,今天韩俊成去接孩子很顺利,他只说孩子妈妈忙,让他提前来接了孩子去亲戚家,老师就放心地把曾惑让他带走了。

韩俊成非常守信地带着曾惑去买了奇趣蛋,又带着他去了西餐厅,曾惑从小在国外长大,应该更习惯吃西餐吧。

果然没错,曾惑吃得狼吞虎咽,直夸好吃!

“小豆丁,你觉得我做你的爸爸怎么样?”韩俊成和曾惑已经相当熟稔了,他还告诉了韩俊成自己的小名儿小豆丁。

曾惑从美味里抬起脑袋,微微想了一会儿,就说,“很好!”

刚说完,他又低着头说,“可是我不知道可不可以,上次我把韩叔叔叫爸爸,妈妈似乎很不开心!”

“没事,你妈妈要是知道你叫我爸爸,她不会不开心的!”韩俊成想着一会儿见到曾映雪时,他们一家三口团聚的甜蜜画面,兀自笑出了声。

曾惑疑惑地看了一眼,又埋首消灭他眼前的美味。

照例踱步过来的曾映雪,左等右等,所有的孩子都走、光了,她也没看见曾惑,顿时心就慌了,她跑进教室,教室里只有老师在收拾孩子们上课时,丢得有些凌乱的玩具。

哪里还有她儿子的影子。

“老师,我儿子呢?”曾映雪着急得声音都变了。

老师一抬眼,见是曾惑的妈妈,她有些疑惑地说,“不是你有事,让你的朋友来提前接曾惑去亲戚家吗?”

“没有,我没有跟任何朋友说过!”曾映雪都快哭了,她儿子是被人贩子盯上了吗?曾惑一直都很聪明,不可能轻易就跟陌生人走了呀。

她打电话给夏明川,夏明川说他没来接孩子。

曾映雪慌神了,到底是谁!她的儿子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她该怎么办?她想都不敢再往下想。

老师也有些慌了,猛然想起她记下的那个人的名字和电话,她赶紧翻出来,给曾映雪看。

曾映雪看到纸片上的名字是:韩俊成!

他来接她的儿子干什么?难道她因爱生恨所有要报复在儿子身上。

曾映雪更加六神无主了,韩俊成要是误伤了他的亲生儿子,那他们以后怎么办?

这时候夏明川又打来电话问怎么样,曾映雪说不出话只是哭,夏明川让曾映雪先回家,他马上赶回来,一起想办法!

曾映雪失魂落魄地刚走到小区门口,就看到了正玩儿的高兴的儿子,还有他旁边的韩俊成!

这样的温馨画面,曾在曾映雪的脑海里幻想过无数次,真的发生在她眼前时,她竟然还有些不敢相信了。

“儿子…….”曾映雪软软地叫了一声小豆丁儿,再也说不出话来。

正玩儿得高兴的小豆丁没有听到妈妈的呼唤,倒是一旁的韩俊成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闻声转身。

不远处的曾映雪早已泪如雨下,他迈开长腿,疾步走到她跟前,不由分说就把她紧紧搂进怀里。

“映雪,对不起,我之前错怪你了,我不知道豆丁儿是我们的儿子,我之前以为……”韩俊成想起他之前的莽撞,后悔不失,“原谅我好吗?映雪,那天我说的都不是真心话,这几天我天天都在你的宾馆门口转悠……”

韩俊成没有再说下去,因为曾映雪在她怀里哇哇大哭!

他手忙脚乱不知道怎么办,小豆丁听到妈妈的声音,看见妈妈难过的样子,他吓坏了,丢了手里的玩具,就跑了过来。

“妈妈,你怎么了?妈妈?你为什么哭啊?”小豆丁拽着妈妈的衣襟,声音里已经带了些哭腔。

委屈大哭的曾映雪,还有手足无措的韩俊成,就没有留意到跑过来的小豆丁,小豆丁得不到答案,看着妈妈越哭越伤心,不由自主也跟着妈妈嚎啕大哭。

大得还没哄好,小的也跟来凑热闹,韩俊成一时间拍了这个,哄那个,他恨不得自己也加入他们母子的嚎哭二人组!

“小豆丁,别哭了,你有爸爸了,你妈妈是高兴得哭了!”韩俊成本来是想让曾映雪告诉儿子,他的真实身份呢。

这会儿实在是没有更好的办法,情急之下就大声地脱口而出了。

果然这招很是凑效,一直期盼有个爸爸的小豆丁,立马止住了哭声,用疑惑地眼神看了看韩俊成,又看了看仍然在痛哭的妈妈,笑脸又皱起来,眼泪看着就又要滚出眼眶了。

韩俊成一把单手抱起他,另一只手仍旧把曾映雪紧紧搂在怀里,“好了,好了!大宝贝!小宝贝!都不哭了啊!再哭我的心都要碎了!”

心急火燎赶回来的夏明川,看着哭作一团的母子,还有紧紧搂着他们的韩俊成,心一下就掉进了万丈冰窟。

一顾钟情许终生
一顾钟情许终生
他是世界公认的工作狂、冷血无情人,从来没有有任何女人能近他的身!第一次见她,他判定了她是个不知道羞耻的女人。再度看见她,他又视她如奸诈的仇敌。在曾清霜我以为冰山就得融解时,韩几秒后,画面恢复正常,但却没有主播的播报声,而是不堪入目的男女偷/情画面夹杂着让人脸红心跳的喘/息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