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思慕亦长情

第12章 我想怎样就怎样

发表时间:2021-02-24 23:37:04

几人都不约而同地转头看去,抬头一看秦寻闲庭闲步地走了回来。秦寻来之后换了一套双排扣深色西装,线条公整,气质优雅高贵,整个人带着十足的古典范儿。他一会出现,沈安雅炙热的目光秦寻来之前换了一套双排扣深色西装,线条工整,气质优雅,整个人带着十足的古典范儿。。


推荐指数:★★★★★
>>《思慕亦长情》在线阅读>>

《第12章 我想怎样就怎样》精选:

几人都不约而同地扭头看去,只见秦寻闲庭信步地走了过来。

秦寻来之前换了一套双排扣深色西装,线条工整,气质优雅,整个人带着十足的古典范儿。

他一出现,沈安雅炽热的目光就再没离开过他。

秦寻像没看见似的,直接绕过沈安雅站在了沈沉身边。

“沈氏集团的沈太太?”秦寻望向沈沉的二婶,语气随意。

“这样叫太见外了,叫我伯母就好了。你安雅妹妹都等了你好久了,你们先去聊聊吧。”二婶何芸看见秦寻之后,脸上的表情立刻换了,连眼角都堆着笑意,顺手将自己的女儿沈安雅拉到秦寻面前。

秦寻仍是随意地瞥了沈安雅一眼,目光又落回到沈沉身上。一旁的沈安雅见了,眼睛里的光辉随即黯淡下去。

何芸不死心,恨恨瞪了一眼沈沉,又换回笑脸,对秦寻说道:“也不知道这丫头是怎么混进来的,你放心,我现在就帮你把她赶出去!”

“妈妈,你别……”沈安雅拽了拽何芸的衣角,小声说着。看秦寻现在这个架势,摆明了就是站在沈沉一边的。虽然不知道他们俩又是怎么走到一起的,但现在这种情形,绝对是对她们不利的。

果然,只听秦寻淡淡说道:“赶谁出去,不赶谁出去,好像轮不到沈太太做主吧?这是在秦家,沈太太还是要先注意一下自己的素质。”

秦寻说话的语气很是轻松随意,但何芸听了却像是当头棒喝一般,她没想到秦寻会这样说。话里的意思很明显是在说她没素质,可她却只能好好地听着,不敢反驳,甚至不敢把不愉快的心思挂在脸上。

一时之间,何芸和沈安雅心里都有些不自在。

秦寻没理她们,拉起沈沉的手,边走边在她耳边低声说着:“那是你的婶婶和你堂妹吧?你们还真是一家人。”

“秦寻,你什么意思?”沈沉想甩开秦寻的手,却没法做到,手反而被他握得更紧了。

“我是什么意思,你最清楚。行了,现在走吧。”

“走?走去哪?”沈沉不明白他的意思。

说着话,两人已经走到了门口的位置。

“当然是回去。难不成,你还想留在这里,跟你那个堂妹讨论怎么套有钱人?”秦寻不是傻子,他当然能看出来何芸跟沈安雅打的是什么主意。只是他不知道沈沉,到底是不是也会这么想。

就算她是这么想的,他也不会给她这个机会的。

“可是,今天不是你家里办的宴会吗?你就这么回去了,合适吗?”沈沉望着大厅里的宾客说道。

“秦家现在是我说了算,我想怎样就怎样。”秦寻轻松地说着,语气高傲。

这时,先前那个在大门口见过的穿着燕尾礼服的男人又过来了,这次是小跑着到了秦寻面前,好像还生怕来迟了似的。

“太太说,请这位小姐去见她。”

“你回去告诉她,没这个必要。”

那人脸上顿时一阵尴尬,比之前更甚。沈沉想这人还真是可怜,合着在秦寻面前就只有一种状态,就是尴尬。

停了这会的功夫,沈安雅也追过来了。

沈沉注意到她,不由自主地别过脸,不想看她。秦寻没看到沈安雅,只以为沈沉是不耐烦了,也不再说什么,拉着她就往外走。

沈安雅停住脚步,看着两人牵手离去的背影,心里便生出一股怨恨来,嘴里喃喃说着:“为什么你要回来?”

城市的夜色被快速甩在身后,沈沉坐在车里,看着秦寻平静如水的侧脸,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他和家里的关系会变成这样。晚宴说离场就离场,对自己母亲的话也是置若罔闻,难道他就真的不在乎家庭?

“你看够了吗?”

秦寻正开着车,双手搭在方向盘上,手指修长好看,只是谁都没注意到他右手手背上有个不起眼的伤痕。

沈沉很想问他,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也是,以他们现在相处的状态,她根本没有资格知道这些事情。

可是她没想到,秦寻居然先开口了。

“家里背着我做了太多事情,已经触到了我的底线,我当然不能容忍。这只是个小小的警告。”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一阵猛烈的刹车声之后,车子稳稳停在了路边。

沈沉差点撞到挡风玻璃上去,可秦寻却仍保持正坐的姿势。

他的声音里带着刻板和冷硬,就像是在生意场上跟人谈交易一样:“你想知道的我告诉你了,现在轮到你了。你跟沈氏集团是怎么回事?”

何芸对沈沉恶语相向不会没有原因的,而且他也能看出来,沈安雅对沈沉的态度根本不会是表现出来的那么和善。

沈沉默然,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说出这些事,也不知道说出来之后秦寻会不会相信。

她犹豫着,秦寻就盯着她看。

“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个解释的机会,解释之前,甚至是三年前的事情,不管是什么,我要你亲口告诉我!”

不知怎的,沈沉总觉得秦寻此刻的样子,很是可怕。就像是一个从阴冷的冰窖里走出来的人,拿着利剑,一步一步朝她逼近,企图将她好不容易藏好的伤口,再重新挖开。

“你为什么想知道?”沈沉喑哑着声音,问道。

“因为我要知道!我要知道我到底是不是这么蠢,居然会被你骗那么久!”

秦寻靠近她,在她耳边低吼着。

“可是我不想说。”

无论是三年前还是现在,她都没有被公平的对待过。既然错的并不是她,她为什么要再把自己往绝望里推去?

既然结束了,又何必非要追究呢。

思慕亦长情
思慕亦长情
三年前,她匆匆忙忙离开,留下的痴心的他怒火持续燃烧。三年后,她悄悄再次回归,意外发现他已成了高高在上的总裁,本想至此各走天涯路,却不想稀里塌成了他的帖身助理。新仇旧恨堆积起来眼前,万峰大厦十二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