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11、和皇上睡了

发表时间:2022-01-15 13:31:49

沈辞忧并也没立即发作时。她虽然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虽然她也没直接把的证据。她需找寻一个契机。夜深人静,她听到门外传来窸窣动静,便蹑手蹑脚扒着门缝听墙角。【多洒点!明日让她一出门时就摔个狗吃屎!】【最好是是后脑勺着地,给她摔成个二傻子才好!】沈辞忧就这么她虽然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她没有直接的证据。。


推荐指数:★★★★★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在线阅读>>

《11、和皇上睡了》精选:

沈辞忧并没有当即发作。

她虽然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她没有直接的证据。

她需要寻找一个契机。

夜深,她听见门外传来窸窣动静,便蹑手蹑脚扒着门缝偷听。

【多洒点!明天让她一出门就摔个狗吃屎!】

【最好是后脑勺着地,给她摔成个二傻子才好!】

沈辞忧就这么静静地听着,直到门外没了动静,她才动作很轻地将房门启开。

银白月光洒在地面上,尤是沈辞忧门前的地面反光最甚。

她伸手用指尖蘸取了一点搓了搓,是油。

呵,就这点手段也想来害老娘?

明儿个一早,老娘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残忍!

她躺在榻上,心中盘算着明日的计划。

“啊!!”

砰!!

门外忽而传来一声男子的惊叫,接踵而至的便是倒地之声。

此刻在沈辞忧庑房外摔倒的不是旁人,正是李墨白!

他今夜批阅完奏折尚有精神,就想着来沈辞忧房外偷听一下看能不能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谁知道沈辞忧的房门口被抹了油,他一脚没站稳就摔了个狗吃屎!

该死!这个疯婆娘是什么时候知道朕夜里会在门外偷听的?

他这一摔动静可大了,几乎整个宫女所都被那声惊呼吵醒。

更重要的是,那可是男人的声音!

宫中向来有宫女和侍卫私通这样污秽不堪之事,所以大伙儿都十分警觉。

眼见着宫女所的灯火亮了起来,情急之下,李墨白只好闯入沈辞忧的房间中暂避风声。

他偷摸溜进来时正与沈辞忧迷茫的眼神对上,“皇......皇上?”

她还算顾全礼数,连忙下榻给李墨白行了礼。

“嘘!别做声!”

他堂堂启朝的皇帝,要是让人发现他半夜跑到宫女所来,还不得把他当成偷窥的变态?

他这一世英名还要是不要?

“闲话莫提,寻个地方先将朕藏起来。朕有赏!”

沈辞忧愣了一下,心里泛起了嘀咕:

【这狗皇帝又闹哪出?三更半夜的跑我房间里来还要让我将他给藏起来?难不成他是在和他的‘楚爱妃’玩捉迷藏?】

【啧啧......还真是癞蛤蟆装青蛙,长得丑玩得花.....额......丑是不丑,就是玩得花!】

君命难违,纵然沈辞忧心里有一万个不愿意,她明面上也不敢得罪暴君。

可是自己居住的庑房实在太过简陋,举目四望,这也没有能藏的下李墨白的地方啊。

正此时,外头庭院里已经开始闹腾起来。

罗公公的张罗声尖细中带着几分慵懒,“给杂家挨个房间的搜!杂家到要看看,是谁胆子这么大,敢在宫中犯这样的忌讳!?”

李墨白听到他要搜宫的声音也急了。

于是想也没想,就窜到了沈辞忧的榻上躺下,用被衾将自己裹住,又拍了拍床板,道:“你来!和朕一起躺下!”

“啊?”

【我勒个去!这狗皇帝想干嘛!?老娘才不要跟你睡一张床!!】

“朕让你来你就来!若再墨迹就是抗旨,仔细朕摘了你的脑袋!”

没办法,脑袋重要。

在李墨白的‘淫威’之下,沈辞忧只得半推本就的上了床。

她躺在外面,李墨白躺在里面,用被衾蒙住了自己的头。

不一会儿,她庑房的门就被人砸得‘哐哐’作响。

“罗公公,如今就剩下沈辞忧这间庑房没搜查过了!且她还是一个人住......”

“就是就是!她要是心里没鬼,睡个觉锁什么门啊?”

“公公你看!这地上有油渍,油渍上落了鞋印!这么大的鞋印,绝对是男子的!”

佩儿和琦儿你一言我一语的拱着火,巴不能坐实了沈辞忧的淫乱之罪将她就地正法。

“来人呐!将房门给杂家踹开!”

罗公公一声令下,庑房的门旋即被侍卫踹开。

大批宫女、内监、侍卫蜂拥而至,将庑房围了个水泄不通。

沈辞忧揉了揉惺忪睡眼,见到这么些人表情故作惊讶,“呀,这大半夜的是怎么了?”

“你还有脸问?”佩儿啐了一口,骂道:“自己做了什么不要脸的事,自己心里不清楚吗!?”

沈辞忧继续装傻,“我睡着觉,你们一大帮子人闯进来,还要说是我的不是?请问你,我心里该清楚些什么?”

“咳咳。”罗公公清了清嗓,义正言辞道:“宫女所闹了刺客,按着规矩,杂家也得搜一搜。如今旁人的庑房都搜过了,就只剩下你这一间。”

“哦?闹了刺客?”沈辞忧清冷一笑,“奴婢一没钱银二无仇敌,想那刺客也犯不着翻山越岭的闯入宫中来行刺奴婢。奴婢的庑房就这么巴掌大小,没有能藏人的地方。罗公公打眼瞧过,便知道刺客不在奴婢房中,也可安心歇着了。”

“怎么没有能藏人的地方?”佩儿指着沈辞忧的床榻,阴阳怪气道:“你的床可大得很,藏个人倒也容易!”

沈辞忧目光流转瞪向她,厉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宫中闹了刺客,我能将刺客藏在我被窝里吗?还是说,你怀疑我同那刺客是一伙儿的?”

“罗公公,她嘴皮子功夫向来利索,与她说这么些废话做什么?直接掀了她的被,将那狂徒擒下就是了!”

罗公公点头默许,一挥手道:“来人呐!给杂家掀开沈辞忧的被子!”

“我看谁敢!”沈辞忧冷不丁低吼这么一嗓子霸气十足,连躲在被窝的李墨白都被吓得一激灵。

这疯婆娘,胆子还挺大的。

见喝住了要动手的侍卫,沈辞忧继续架起气势道:“我穿着肚兜睡在被子里,你们要掀了我的被子,我身子都被你们这些男子看完了,清誉还要不要?”

说着看向罗公公,“罗公公,奴婢在御前伺候是日日都能见到皇上的面的。你今日掀开了我的被子裸了我的身子,若搜到了你想搜到的还好说。倘若没搜到,奴婢可不敢保证会在皇上面前说些什么。”

“这......”

一句话,便唬住了罗公公。

他万一扑了个空,沈辞忧跑到李墨白面前嚼起舌根来,他这条命可不就没了?

那被子里面就算真的藏了个男人,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抓到了也没人给自己赏赐银子。可若是被子里没人,自己这不是没事找死吗?

在片刻的沉默后,罗公公做出了一个令众人意外的决定。

“想来刺客已经走了,都各自散了吧。”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爆笑互怼,1V1双洁双强)历史系高材生沈辞忧再次穿越到了她始终在深入研究的朝代——启朝。一落地实施就绑定微信了个坑爹系统,逼迫她就对赫赫有名的暴君李墨白通过连环作妖。‘拔暴君一根腿毛’‘扇暴君一耳光’‘将暴君踢到恭桶里’‘给暴君编两根麻花辫’沈辞忧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性,但暴君却对她一再地宽容,令她百思严禁其解。这都能忍?他该会是传闻中的受虐狂吧?谁料想到暴君居然有读心术术,一大早就看透了她的心思?“这个因为未来人明白历史的发展,留着她大有用处。她作,朕忍!”某天,前线频频告急忠臣直接请求去支援,暴君刚要派军,却听到沈辞忧在心里嘟囔:【画中女子桃花美目,故而单眼皮的沈辞忧只被公公扫了一眼就排除了嫌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