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12、她好像也不是那么十恶不赦

发表时间:2022-01-15 13:31:50

此话一出,引来满屋哗然,佩儿和琦儿更是娇嗔不饶。李墨白偷笑:【敢拿着朕的名讳在这招摇撞骗!朕敬你有个好狗胆!】“罗公公就这么走了?大伙儿都望着呢!您这袒护沈辞忧袒护的未免太也太较为明显了些!”本来宫女所的宫女就对罗公公差别看待沈辞忧多有微辞,简言之李墨白偷笑:【敢拿着朕的名讳在这招摇撞骗!朕敬你有个好狗胆!】。


推荐指数:★★★★★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在线阅读>>

《12、她好像也不是那么十恶不赦》精选:

此话一出,引得满屋哗然,佩儿和琦儿更是不依不饶。

李墨白偷笑:【敢拿着朕的名讳在这招摇撞骗!朕敬你有个好狗胆!】

“罗公公就这么走了?大伙儿都看着呢!您这包庇沈辞忧包庇的未免也太明显了些!”

本来宫女所的宫女就对罗公公区别对待沈辞忧多有微辞,所谓墙倒众人推,如今大伙儿都等着看笑话呢,怎肯轻易将沈辞忧放过?

眼看着罗公公进退两难,事情就要兜不住的时候。

忽而,在一众吵闹声中,传出了一阵‘奇妙’的声音。

‘扑哧~~’

‘扑哧哧~~’

那是两声毫不掩饰的屁声,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

而屁声传来的地方,正在沈辞忧的榻上!

众人目光齐齐凝聚在沈辞忧的榻上,沈辞忧也是一脸尴尬地捂住了鼻子。

下一刻,便见被衾为人一把掀开。

李墨白捂着屁股火急火燎从里面窜了出来,一路小跑着拨开人群,躲入了恭房中。

紧接着,恭房里又传出了一阵‘美妙’的声音。

‘噼里啪啦~’

‘噼里里啪啦啦~’

在这寂静的夜里,那声音尤为刺耳。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谁在恭房里放鞭炮呢。

在场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傻了眼。

而沈辞忧的余光则瞥见,自己榻前小几上放着的那个被佩儿和琦儿添了泻药的茶壶,似乎已经见底了......

老天爷!?他是什么时候把那茶水喝下去的?????

抓‘奸夫’却没想抓了个皇帝。

这下事情可闹大了!

趁着李墨白如厕的功夫,围观的宫女、内监和侍卫立刻跟没事人一样通通散了,免得等下被皇上认出来治罪。

他们是可以跑,但是罗公公他跑不了啊。

他愣在原地,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沈.....沈姑奶奶!皇上在你这儿,你怎么也不吱一声?”

沈辞忧摊手耸肩┓(´∀`)┏,无奈道:“我都说了让你赶紧走别多管闲事,你非要自己作死拦都拦不住。怪我喽?”

罗公公就差给沈辞忧跪下了,“好我的姑奶奶!这这这......你说我这是.....哎呦!”他急得直跺脚,汗如雨下,“姑奶奶行行好,看在我平日里也算照顾您的份上,您可劝着皇上替我说两句好话吧!”

沈辞忧故作轻松打了个哈欠,“我没工夫管你那些闲事。”

说着抬眉冲恭房方向使了个眼色,“不过可以给你透露个消息。夜里我如厕的时候,将恭房里放着最后一些厕纸用完了忘了填补。如今皇上蹲的那个坑里头没纸,你还不赶紧去伺候着?想来这‘便中送纸’的情谊,皇上多半会念着,也就不会摘你的脑袋了。”

“多谢姑奶奶!多谢姑奶奶!”

罗公公对着沈辞忧拜了三拜,慌忙向恭房跑去,一边跑还不忘一边喊道:“皇上别急!奴才给您送纸来了!”

等人散干净,沈辞忧才赶忙下床将庑房门紧紧闭住。

此刻,她心中早已有一万头草泥马在旋转跳跃着。

这都是什么奇葩事?

明日晨起,外面的人会怎么传着?

皇上在宫女房中留宿过夜,一时激动情难自抑竟疯狂排泄????

她这张脸还要不要了?

沈辞忧巴不能寻个地洞此刻就钻进去......

然而更令她绝望的事情还在后头。

李墨白将自己的‘人生大事’处理干净后,怒气腾腾地推开了她的房门。

“沈!辞!忧!”

他一把掀开被衾,瞪着沈辞忧怒喝道:“给朕起来!”

“皇上您好凶哦......”沈辞忧不情不愿起了床,立马开启了嘴炮模式,“这事儿您可不能怪奴婢!一来不是奴婢让您来我房间里躲着的,二来奴婢已经卖力表演尽力顾全您的脸面了,是您自己憋不住该憋的,怪不得奴婢......”

“你!!!”李墨白气得面色铁青,“那门外地上的油不是你洒下的?那茶壶里的泻药不是你添进去的?你机关算尽,就是为了让朕颜面扫地!?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朕的底线!你信不信朕杀了你!”

沈辞忧哭丧个脸喊冤,“皇上冤枉!奴婢......奴婢怎会知道您在外面?而且那地上的油和茶壶里的泻药,和奴婢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好家伙!碰瓷碰到我这儿来了?我还没问你为啥要偷窥我呢!听你的语气,你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死变态!你不是个弯的吗?女人睡觉有什么好看的!?还有,我要是知道你会来,我还给茶壶里下什么泻药?我直接就下毒药了好吗!?】

李墨白听得一清二楚。

嘴上的话可以骗人,可心里的话却是最实在的。

难不成当真不是她?她什么都不知道?

可那地上的油,茶里的泻药,又是怎么一回事?

李墨白的怒气消散了大半,无奈长叹一口气,问道:“若不是你,你给朕解释解释,那些脏东西都是怎么来的?”

【哟?那你要问我,我可就要跟你实话实话了!】

于是乎,沈辞忧娇滴滴哭嘤嘤的向李墨白说出了佩儿和琦儿联合起来要算计她的事。

那两个婢子没算计上沈辞忧,倒是算计到了他这个皇帝头上。

被沈辞忧这一个婢子‘算计’就算了,怎么又冒出两个来凑热闹?

李墨白盛怒之下旋即下旨,要将那两个宫女斩立决。

沈辞忧也想让她们吃些苦头,但因为这件小事就杀了他们,总不至于。

她虽然睚眦必报,但也不是个狠心之人。

于是开口劝道:“皇上,她二人是与奴婢之间有些误会才会如此,今日事牵连到您纯粹是误中副车,纵然给她们一百个胆子她们也不敢打您的主意。所谓不知者不罪。方才皇上您说,奴婢将您藏起来您要给奴婢赏赐。既然她们要害的是奴婢,那么奴婢问您要一个亲自处罚她们的机会作赏赐,应该不过分吧?”

李墨白没想到这个疯婆娘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起先还以为她是装模作样给自己看想要博取自己的好感。

却没想到,这一次,她嘴上说的和心里想的竟然如出一辙。

她只想小惩大诫让那两个宫女,让她们跟她认个错而已。

这女人,好像也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十恶不赦’......

正说着话,泻药劲再度来袭,李墨白当即将后庭夹紧,“你......你自己看着办!”

撂下这一句话,他便如同一阵风一般窜的没影了。

沈辞忧见他如此滑稽,躺在榻上笑得捧腹。

谁能想到历史上大名鼎鼎的暴君,竟然会在自己面前出尽了洋相?

爽哉!爽哉!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爆笑互怼,1V1双洁双强)历史系高材生沈辞忧再次穿越到了她始终在深入研究的朝代——启朝。一落地实施就绑定微信了个坑爹系统,逼迫她就对赫赫有名的暴君李墨白通过连环作妖。‘拔暴君一根腿毛’‘扇暴君一耳光’‘将暴君踢到恭桶里’‘给暴君编两根麻花辫’沈辞忧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性,但暴君却对她一再地宽容,令她百思严禁其解。这都能忍?他该会是传闻中的受虐狂吧?谁料想到暴君居然有读心术术,一大早就看透了她的心思?“这个因为未来人明白历史的发展,留着她大有用处。她作,朕忍!”某天,前线频频告急忠臣直接请求去支援,暴君刚要派军,却听到沈辞忧在心里嘟囔:【画中女子桃花美目,故而单眼皮的沈辞忧只被公公扫了一眼就排除了嫌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