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14、蝙蝠成精了

发表时间:2022-01-15 13:31:52

宫中哪里有不漏风的墙?今日白天李墨白会出现在沈辞忧房中的事迅速就在宫中传遍了。故此今儿个个后妃们去雪妃宫给皇后问安的时候,脸色都不怎么很好看。皇后祝雯君也据说了那些流言蜚语,但她好像并也没受什么很大影响。她同以前一样唇角噙着浅浅的笑意,一副和蔼可亲模样故而今儿个后妃们去凤仪宫给皇后请安的时候,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推荐指数:★★★★★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在线阅读>>

《14、蝙蝠成精了》精选:

宫中哪里有不透风的墙?

昨日夜里李墨白出现在沈辞忧房中的事很快就在宫中传开了。

故而今儿个后妃们去凤仪宫给皇后请安的时候,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皇后祝雯君也听说了那些流言蜚语,但她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她同从前一样唇角噙着浅浅的笑意,一副和蔼模样。

“本宫母家昨儿个托人带来了些顶好的千岛玉叶,分了三份。一份给了太后,一份给了皇上,余下的一份,便让香菱拿去给各位姐妹泡了茶。”

说话间,十几名宫女鱼贯而入,捧着香茶依次供给诸位嫔妃。

“大伙儿尝尝看,合不合口味。”

众人齐声道:“臣(嫔)妾多谢皇后娘娘赐茶。”

便在众嫔妃品茗之际,堂下传来了一声幽幽叹息。

众人将目光投在了发出这叹息声的禧贵妃身上。

按论容貌,禧贵妃算不得是一众嫔妃中最姣好精致的。

但要说身材,她绝对是公认的出类拔萃。

她才入宫的时候原本也是身无二两肉,看着平平无奇。

这才不过两年光景,也不知她是用了什么法子让自己变得前凸后翘凹凸有致。

尤其是她的上围,是那种挺直了腰杆后低头连路都看不到的丰满。

她叹过一声,满面愁容,皇后不禁发问,“禧贵妃,你怎么了?可是本宫的茶不合口味?”

“怎说呢......皇后娘娘宫里的东西自然是极好的。”禧贵妃说着嘬了一小口茶水,而后用茶盖徐徐撇去茶面上的浮沫,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晨起听宫里的奴才们嚼舌根,听了些不中听的话,心里觉得憋屈。”

“贵妃娘娘可是指昨夜皇上宿在宫女房中那事?”

接话的是宁妃,她的容貌应当是所有后妃里面最出挑的。

只可惜她的性格也是所有后妃里面最暴躁的。

她接过禧贵妃的话茬说了下去,“哪里只是娘娘听说了呢?恐怕这宫中就没有不知道这事儿的人!可是宫中的‘大喜事’呢!宫中谁不知道皇上柴米油盐不进,咱们都入宫几年了,绿头牌都发霉了也没见皇上翻过一次。倒可好,竟在夜里跑去私会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宫女?臣妾记得去年皇后生辰的时候,皇上也只是陪皇后娘娘吃了顿晚膳就匆匆走了,这......”

“咳咳。”坐在她身旁的宸妃见皇后脸上的笑意凝住,连忙用胳膊肘杵了宁妃两下截断了她的话。随后话锋一转,笑道:“皇后娘娘这茶是极好的,不知可否赏臣妾一些?”

“你喜欢就好。”皇后复了笑颜,吩咐道:“香菱,去包一些新茶来,等下让宸妃带回宫去。”

明白了宸妃的好意提醒,宁妃只得悻悻作罢。

回了自己宫中,宁妃忙命人去内务府取来了宫女名册。

那上面记载着沈辞忧的出身与背景。

父母双亡,自幼跟随姑母长大。姑父是安槐县县丞的师爷,是一个连九品都没有的芝麻小官。在她及笄之年的时候,就被姑母以二十两银子的价钱卖入宫中为奴。

看内务府给她拟的画像,虽然面容姣好,但也算不上是惊为天人。

宁妃对镜自照,自负美貌远胜沈辞忧。

可为何李墨白连她正眼都懒得看一眼,偏要去宠幸一个宫女?

对着沈辞忧的卷宗看了半天,终于让宁妃找出了端倪。

擅歌舞?

难不成她是靠着歌舞一技勾引李墨白的?

后宫的嫔妃只熟练琴棋书画,那歌舞一技是下三流的技能,出身高贵的她们才不会学。

可没准李墨白就吃这一套呢?

宁妃想要效仿沈辞忧,但尴尬的是,她不会啊。

现在学的话又太晚,等她学会了说不定沈辞忧都已经怀上龙种了。

为难之际,婢女莲儿给她出了个主意,“娘娘您想,那沈辞忧十五岁就入了宫,她的歌舞技艺能有多精湛?歌舞坊的那些乐官舞姬都是有十几年的功夫在身上的,且她们的歌舞皇上都看倦了,一个宫女的歌舞还能入了皇上圣眼?依奴婢拙见,娘娘随便一舞一唱即可,跳的好不好原不重要,重要的是能让皇上眼前一亮。”

“就你长了张嘴能说会道的。道理谁都懂,只是如何才能让皇上眼前一亮?”

“入夏正是宵烛(萤火虫)最多的时候,奴婢可引人捉些宵烛来藏入娘娘衣袖中,待入夜的时候娘娘立在皇上的必经之路上,等皇上一靠近,娘娘就载歌载舞。随着舞步蹁跹,宵烛从娘娘衣袖间纷飞而出,于一片夜色中,娘娘身旁缀着点点繁星,任谁看了能不着迷?”

听莲儿所言,宁妃已经脑补出了一副绝美的画面了。

于是连忙吩咐莲儿带人去抓宵烛,又花了些银子疏通关系,打听到了李墨白这两日的行程。

得知今夜李墨白要去太后宫中请安,而由朝阳宫通往仙寿宫的路上正有一条必经之路。

于是天将将黑的时候,宁妃就在此地开始‘守株待兔’。

莲儿她们抓了许多宵烛来,倒入宁妃宽阔的黑色斗篷之中。这样一会儿等她翩翩起舞之际,这些宵烛萦绕在宁妃身旁,定然会惹得李墨白惊讶驻足。

把风的宫人见到李墨白的御驾正朝着此地走来,连忙学着鸟鸣给宁妃通风报信。

宁妃看准时机便舞了起来。

她舞姿蹩脚,加之身上披着黑色斗篷,于黑夜中远远望去,活脱像是一只受了惊正在胡乱扑腾翅膀的蝙蝠。

虽说宵烛萦绕在她身旁,但却半分美感也没有。

然而谁也没有料到的是,那成片的宵烛在吸引李墨白的目光之前,却先吸引了许多夜间觅食的蝙蝠。

数十只蝙蝠寻光而去,绕在宁妃身旁捕捉着宵烛,可将宁妃这个‘蝙蝠头子’吓得丢了魂,忍不住失声尖叫。

李墨白途经此地时,见到的场景过于魔幻。

只见一只偌大的黑蝙蝠身边围绕着许多小蝙蝠,正在石子路上东逃西窜。

宁妃被蝙蝠围攻心里怕极了,看到不远处有御驾的火光,于是拼了命朝李墨白跑去,边跑还边喊道:“皇上救我!”

她像个大扑棱蛾子,身后还带着一窝蝙蝠就这么朝李墨白扑了过去,这场面搁谁谁不害怕?

李墨白还以为是宫中招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于是在宁妃即将靠近他的一刹,果断抬脚将她踹飞出去老远。

“哎呀!宁妃娘娘您没事吧!”

见宁妃被皇帝一脚踹飞了,从旁躲着的宫人这才冒出头来连忙上前搀扶宁妃。

三福吆喝着宫人拿着火把上前一照,众人这才看清楚,原来这只大扑棱蛾子并非是蝙蝠精,而是位列四妃之一的宁妃。

得知了她的真实身份,李墨白的脸色反倒更为阴沉。

他冷眼看着坐在地上哭花了妆的宁妃,沉声道:“你夜半三更的在这装神弄鬼,是故意要吓朕?”

宁妃哭着解释道:“不是不是,皇上......臣妾不是这个意思,臣妾是想......”

话说了一半,宁妃沉默了。

她总不能说自己是打听了李墨白的行程后,处心积虑的要来勾引他吧?

私自打听皇帝的行踪那可是死罪。

李墨白见她疯疯癫癫的也懒得与她纠缠。

在掠过她身边的时候,口吻不夹杂丝毫情感地说了一句,“身为后妃举止疯魔无状,成何体统?即日起在自己宫中闭门思过半个月,没朕的旨意,任何人不许探视!”

话落,李墨白拂袖离去。

只留下宁妃在黑夜中独自凌乱:

“皇上~~呜呜呜呜~~皇上!您听臣妾给您解释......”

【大家月饼节快乐呀,这两天责编说了得先日更2000,因为试水推还没来。估计到周五才会恢复日4000,笔芯】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爆笑互怼,1V1双洁双强)历史系高材生沈辞忧再次穿越到了她始终在深入研究的朝代——启朝。一落地实施就绑定微信了个坑爹系统,逼迫她就对赫赫有名的暴君李墨白通过连环作妖。‘拔暴君一根腿毛’‘扇暴君一耳光’‘将暴君踢到恭桶里’‘给暴君编两根麻花辫’沈辞忧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性,但暴君却对她一再地宽容,令她百思严禁其解。这都能忍?他该会是传闻中的受虐狂吧?谁料想到暴君居然有读心术术,一大早就看透了她的心思?“这个因为未来人明白历史的发展,留着她大有用处。她作,朕忍!”某天,前线频频告急忠臣直接请求去支援,暴君刚要派军,却听到沈辞忧在心里嘟囔:【画中女子桃花美目,故而单眼皮的沈辞忧只被公公扫了一眼就排除了嫌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