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30、我磕的CP一定是真的!

发表时间:2022-01-15 13:32:03

共收缴回灾银后,这一次,李墨白指派楚越之亲手押送灾银往北方,保证万无一失。宁妃在获知父亲死讯后埋头苦干了眼泪。她脸上除了伤,泪水渍在上面引起了创面被感染,让原本了都快伤口愈合的伤口再度流脓破溃。御医瞧过后连声摇摇头,可伶这好端端的一个大美人,至此破了宁妃在得知父亲死讯后苦干了眼泪。。


推荐指数:★★★★★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在线阅读>>

《30、我磕的CP一定是真的!》精选:

收缴回灾银后,这一次,李墨白委派楚越之亲自护送灾银往北方,确保万无一失。

宁妃在得知父亲死讯后苦干了眼泪。

她脸上还有伤,泪水渍在上面引发了创面感染,让本来已经快要愈合的伤口再次化脓破溃。

太医瞧过之后连连摇头,可怜这好端端的一个大美人,就此破了相。

在后宫,宁妃跋扈暴躁的脾性多少依托于貌美带给她的自信。

如今美貌没了,母家也倒了,她在这后宫中往后的日子,可算是举步维艰。

今儿香兰负责在承乾宫外洒扫,一回来就开始和大伙儿分享起了八卦。

“皇上解了宁妃娘娘的禁足。”

“解了禁?”佩儿略有不解,“她辱骂太后才会获罚,皇上最重孝道,加之她父亲才犯了那样重的罪,皇上不追究她就已经是大恩了,怎会轻易放过?”

“这就不知道了,听说连她母亲和弟弟也赦免了。”

“这事儿稀罕。从前也没见宁妃娘娘得宠,现在毁了容按说更该遭皇上厌弃才是,怎么反倒对她的态度好了起来?”

沈辞忧从旁听着并没有搭腔。

午后去御前当值的时候,她在门口听见了李墨白和三福这样一番对话。

“宁妃娘娘接了圣旨赶着要来叩谢圣恩,奴才依着皇上的意思,留她在承乾宫歇下了。”

李墨白只顾批阅奏折,轻轻‘嗯’一声以作回应。

“只是后宫别的主子得了这样的信,恐怕且要闹着。皇上又不是不知道,宁妃娘娘那张嘴,快言快语的,可没少得罪人。”三福缓了缓,又试探道:“皇上,其实宁妃娘娘的容貌已经毁了,北运司又做下那样罪大滔天的事,皇上原本不必给她这个面子。”

对着三福,李墨白也没有隐瞒,随口道:“朕饶恕她,是可怜她,也是觉得自己心中对她有愧。清白的姑娘被安排入宫,是朕耽误了她。留她在宫中好吃好喝伺候着,只要她再不闹出什么乱子来,朕还是会顾全她的脸面。左右后宫朕又不去,何苦再为了赵传一事迁怒于她?”

三福感慨道:“皇上当真仁德。只是......您都登基四载了,后宫的娘娘们您一次都没召幸过,这......”

李墨白笔尖一滞,抬眸睨着他,“是母后让你在朕面前聒噪这事?”

三福连忙摇头,“太后也是关心您,若是这些女子都不合您的心意,太后想着,等到六月初的时候,也是该再安排一次选秀了。毕竟皇嗣为重......”

沈辞忧在门口偷听着乐呵,心底暗暗吐槽:

【这狗皇帝还算是没完全昧了良心。自己有断袖之癖不近女色,倒还会想着法儿的补偿那些被他给坑了的‘同妻’,也算做了件人事。】

【这三福公公也是,说这些没眼色的话不是自讨没趣吗?他跟‘楚贵妃’晚上合起宫门来做些什么事你心里没数吗?非要把弯的摆成直的,拆散了人家你这可是造孽啊喂!】

李墨白和楚越之这对CP,沈辞忧算是磕上头了。

而龙座之上的李墨白,未见其人却闻其声。

脑海中响起沈辞忧的声音后,他才意识到那个疯婆娘就在附近。

他目光凌厉扫了一眼闭合的殿门,见门缝里透过的光影为黑影所阻隔,便知道是沈辞忧又猫着耳朵在外面偷听。

于是乎,他不动声色离座起身,冲三福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后,蹑手蹑脚地朝门口走去,边走边说道:“母后那边朕自有说辞,无需你操心。当好自己的职,记得谁才是你的主子,别糊涂了。”

他的声音在距离殿门越近的时候便越小,生怕沈辞忧听出来不妥。

在走到殿门口后,忽而用力将门朝里面一拉,便闪了贴着门缝上偷听的沈辞忧一记。

她足下一个踉跄,整个人朝着李墨白飞扑过去。

而后......就撞进了李墨白的怀中,而她的唇,正不偏不倚地吻在李墨白坚实的右侧胸大肌上......

尴尬了须臾,她连忙站稳身子,冲李墨白尴尬一笑,挥挥手道:

“Hi~ o(* ̄▽ ̄*)ブ好巧哦皇上......”

李墨白才不理会她的嬉皮笑脸,依旧摆出一副臭脸,泠然发问,“你在偷听?”

“奴婢没有......”

“三福,告诉她奴才偷听主子说话,该当何罪。”

李墨白将球抛给了三福,三福表示,这个梗我不会接。

这可是您这四年来唯一睡过的女人呐!传宗接代就靠她了,您问我她该当何罪?

大概是该当和您成亲的罪吧......

他只当李墨白问他沈辞忧该当何罪,其实是在给自己递话,让自己识趣点赶紧走,别妨碍他们卿卿我我。

三福捂嘴偷笑一记,嘴上一边喊着:“奴才什么都没看见”,一边当着李墨白的面,就这么跑了.......

李墨白都看傻了,这御前的奴才们是都被疯婆娘给传染了吗?

怎么一个个都看起来不太聪明的样子。

“皇上,奴婢方才是要进来帮你研墨的,谁知道奴婢刚要推门,您就一把将门给拉开了,奴婢这才会一时失足冲撞了您。还请皇上饶恕!这样吧,您要是实在不消气,奴婢去门口罚站一个时辰可行?”

话音刚落,沈辞忧转身就要跑。

李墨白则面色冷淡地揪住了她的衣领,“朕告诉你,朕和楚都督是君臣的关系,听清楚了吗?”

沈辞忧石化了。

“那当然了,您和楚都督不是君臣关系还能是什么?”

【我又没问你和楚贵妃是什么关系,你解释个什么?你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李墨白瞳孔剧烈地收缩了一下,下一刻,他脸上的臊红就一路满眼到了耳朵根。

该死!听这疯婆娘嘴上的话和心里的话听太多把朕都给搞糊涂了,竟然会说出这样惹嫌的胡话来......

沈辞忧眼睁睁看着李墨白的脸红成了烧旺的炭,心想:

【哎,其实他们这种关系生在古代这样保守的社会里,也是挺可怜的。啧,竟然还有点心疼狗皇帝了。】

于是乎,她伸手拍了拍李墨白的肩膀,柔声道:“皇上做什么都是对的,只要皇上开心,不用在乎旁人如何想如何看。”

李墨白眉头紧锁瞪着沈辞忧,因怒,修长的脖颈上都蔓出了青筋。

你这个疯婆娘!朕早晚要鲨了你!!!!!!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爆笑互怼,1V1双洁双强)历史系高材生沈辞忧再次穿越到了她始终在深入研究的朝代——启朝。一落地实施就绑定微信了个坑爹系统,逼迫她就对赫赫有名的暴君李墨白通过连环作妖。‘拔暴君一根腿毛’‘扇暴君一耳光’‘将暴君踢到恭桶里’‘给暴君编两根麻花辫’沈辞忧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性,但暴君却对她一再地宽容,令她百思严禁其解。这都能忍?他该会是传闻中的受虐狂吧?谁料想到暴君居然有读心术术,一大早就看透了她的心思?“这个因为未来人明白历史的发展,留着她大有用处。她作,朕忍!”某天,前线频频告急忠臣直接请求去支援,暴君刚要派军,却听到沈辞忧在心里嘟囔:【画中女子桃花美目,故而单眼皮的沈辞忧只被公公扫了一眼就排除了嫌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