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34、后宫公敌

发表时间:2022-01-15 13:32:06

这样日落的美景,也并不仅有他二人去欣赏到了。那时,凤鸾宫中。皇后倚着着寝殿的门框痴痴然立着。她脸上添着的精致优雅妆容所以立在门口苦等了一夜了有些浮妆。她望着天色由晦暗变的很明亮,而自己的心,却由炙热变的寒冷的天气。史湘云心痛地为她披起了一件外衣,“皇后彼时,凤鸾宫中。。


推荐指数:★★★★★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在线阅读>>

《34、后宫公敌》精选:

这样日出的美景,也并非只有他二人欣赏到了。

彼时,凤鸾宫中。

皇后倚靠着寝殿的门框痴痴然立着。

她脸上添着的精致妆容因为立在门口苦等了一夜已经有些浮妆。

她看着天色由晦暗变得明亮,而自己的心,却是由炽热变得寒冷。

香菱心疼地为她披上了一件外衣,“皇后娘娘,如今是皇上上朝的时候了......”

乍然听得人声,皇后别过脸去,抬手在眼底抹了一把。

“本宫知道。”她拍了拍香菱搭在自己肩上替自己添衣的手,勉强笑道:“本宫起得早,便想着看看日出。”

香菱在暗处默默守了皇后一晚上,自然知道皇后茕茕而立彻夜未眠。

她是皇后的家生奴才,心疼皇后之余也就顾不上礼数了,“太后娘娘也真是的!与娘娘您作保了皇上昨夜会来,到头来连个人影都没见着,也不派人来给皇后娘娘您通传一声,还您苦等了一夜......”

“香菱。”皇后柔声截断了她的话,“姑母也是为了本宫考虑,你的话僭越了。”

“奴婢就是替娘娘觉得委屈!”

“本宫都不委屈,你委屈什么?”皇后回身向内殿行去,“伺候本宫重新梳妆吧,等下她们来请安的时候,本宫可不想被她们瞧出丝毫落魄。”

听皇后这般说,香菱的心更是揪着疼。

“皇后娘娘国色天香牡丹一品,哪里是她们那些庸脂俗粉的能作比的呢?”

“牡丹一品......你说得极对。”皇后神色略显灰败,唇角携着自嘲般的笑意,“女子为花,美艳是重要。可若盛开之时无人问津,再漂亮,又要给谁看呢?”

后宫各宫娘娘在宫中各处都是安插有眼线的,故而李墨白和沈辞忧在观星台独处一夜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她们耳朵里。

给皇后请晨安的时候,免不了大伙儿要说些什么酸言酸语。

只是一向说话阴阳怪气的宁妃因为没了家世也毁了容貌,如今在皇后宫中连头都不敢抬,更别提说话了。

别的嫔妃没她胆子那么大,只敢说些顾影自怜自怨自艾的话。

本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谁知道和禧贵妃同住的珞嫔却突然在这个时候开了腔。

“那个沈氏婢子也不知是给皇上吃了什么迷魂药,哄得皇上连观星台都能带她上去。那观星台可是宫中的祈福圣地,祖制规矩,唯有皇上,皇后娘娘和太后娘娘可以登顶,她沈氏算个什么东西?”

“皇后娘娘也只有开年祈福的时候能同皇上一并前往,平日里要去那也是得向皇上通传的。且这还不是最令嫔妾生气的,嫔妾昨日夜里去给太后送糕点,与太后闲话两句,听太后说皇上昨夜明明是翻了皇后娘娘的牌子要宿在凤鸾宫的,怎么一转脸就跑去观星台和贱婢待了一晚上?这......”

“珞嫔。”禧贵妃睨了她一眼,语带斥责道:“你话说多了,喝口茶润润嗓子吧。”

“贵妃娘娘恕罪。”珞嫔起身福礼下去,“嫔妾失言了......”

禧贵妃余光瞥见皇后脸上的不悦,于是拿腔拿调道:“你是本宫宫中的人,你这张嘴说出去的话就等同与本宫说出去的话,你失言便是本宫失言。”

她跟着起了身,向皇后微微欠身,“皇后娘娘,珞嫔口直心快,却也是替您抱不平。关心则乱,还请娘娘莫要怪罪她。”

这宫中谁不知道珞嫔是禧贵妃的爪牙?

这样僭越的话若是没有禧贵妃的属意,便是给珞嫔十个胆子她也不敢宣之于口。

皇后也不恼,挥挥手令禧贵妃和珞嫔重新落座,和颜笑道:“诸位姐妹误会了。昨日夜里皇上来寻过本宫,只是本宫身子不爽不宜侍寝,故而同皇上说了会儿话就送皇上离宫了。”

“许是皇上从本宫宫中离去后,一时来了兴致想去观星台赏月。夏日入夜那地方蚊虫颇多,总得有人从旁伺候驱虫掌扇不是?沈氏本就是御前伺候的奴婢,她伺候皇上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你们都是宫中正经的主子,无谓跟一个宫女吃醋。”

一句话就堵上了众人的嘴,也保全了自己的脸面。

只是大伙儿明面上不说,但离开了凤鸾宫,难免少不了议论。

珞嫔跟在禧贵妃身后小声嘟囔道:“听她说得轻巧,打碎了牙往自己肚子里咽。若是皇上当真去了她宫里,她还能把皇上亲手送走?怕是瘫痪了都要用嘴噙住皇上的裤腿将人给留下!”

禧贵妃忽而站定,讪笑着打量了珞嫔一番,“你这会子倒是会说了,怎么方才不见你对着皇后说出这番话来?”

“贵妃娘娘......嫔妾......”

“你在皇后面前失仪,皇后不责罚你是她仁慈大度。宫中出了宁妃这么个在前的珠玉,你还记不住谨言慎行这四个字。旁人瞧过笑话,只会说本宫连自己宫中的人都管教不好,是本宫无能。”

“贵妃娘娘,嫔妾知错了。”

禧贵妃冷笑,“知错有什么用?自己去长街跪上两个时辰,只有身上觉得痛了,这错你才会永远记得,不敢再犯。”

*

放了一天假,才睡醒懒觉的沈辞忧脑海中就浮现出了系统的声音:

【滴滴,恭喜宿主完成‘和暴君看一次日出’。任务完成积分奖励+20,目前积分剩余50.宿主把手心摊开,小坨坨有东西要给宿主。】

沈辞忧照做,不一会儿手心里就出现了一根白玉发簪。

她拿在手中把玩了两下,样式看着不错,且白玉在宫中许多宫女也有佩戴,不算逾矩。

【这是任务奖励?】

【不是哦宿主,这是小坨坨自己送给你的礼物。你别看它和寻常簪子一样没什么稀奇,但它可是有妙用的哦~】小坨坨坏笑了一声,压低声音继续说道:【宿主佩戴上它之后,就不会再痛经了!】

【你怎么知道我......那个的?】

【嘻嘻,我住在宿主的身体里,自然是什么都知道的。还有两天宿主的小日子就要来了,宿主救过小坨坨,小坨坨当然也不想看宿主受苦呀~~】

她现在特别想抱着系统狠狠地亲上一口!

这簪子可算是救了她的老命了!

从前在现代的时候还没有这个毛病,但来了古代魂穿了这具身体后,或许是因为原主身体孱弱,每个月来小日子的那几天,都能痛到沈辞忧生不如死。

有了这个簪子,往后的日子就好过多了。

于是她连忙取下用来束发的素银簪子,迫不及待的将那支白玉簪子换上。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爆笑互怼,1V1双洁双强)历史系高材生沈辞忧再次穿越到了她始终在深入研究的朝代——启朝。一落地实施就绑定微信了个坑爹系统,逼迫她就对赫赫有名的暴君李墨白通过连环作妖。‘拔暴君一根腿毛’‘扇暴君一耳光’‘将暴君踢到恭桶里’‘给暴君编两根麻花辫’沈辞忧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性,但暴君却对她一再地宽容,令她百思严禁其解。这都能忍?他该会是传闻中的受虐狂吧?谁料想到暴君居然有读心术术,一大早就看透了她的心思?“这个因为未来人明白历史的发展,留着她大有用处。她作,朕忍!”某天,前线频频告急忠臣直接请求去支援,暴君刚要派军,却听到沈辞忧在心里嘟囔:【画中女子桃花美目,故而单眼皮的沈辞忧只被公公扫了一眼就排除了嫌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