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35、李墨白霸气护短

发表时间:2022-01-15 13:32:07

珞嫔从响午就就始终在长街上跪着。炎炎夏日里日头毒辣,汗水浸满了她的氅衣晒花了她的妆,好几次她都眼前一黑差点儿昏厥过去的。长街上过路人的妃嫔、宫人我们走过她身边多少都看见了了她的笑话。她不管怎么说是出身贫寒名门,入宫后依粘附禧贵妃虽然也没疼爱,但日子也算始终过得炎炎夏日日头毒辣,汗水浸透了她的氅衣晒花了她的妆,好几次她都眼前一黑差点晕厥过去。。


推荐指数:★★★★★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在线阅读>>

《35、李墨白霸气护短》精选:

珞嫔从晌午开始就一直在长街上跪着。

炎炎夏日日头毒辣,汗水浸透了她的氅衣晒花了她的妆,好几次她都眼前一黑差点晕厥过去。

长街上过路的妃嫔、宫人走过她身边多少都看见了她的笑话。

她好歹也是出身名门,入宫后依附着禧贵妃虽说没有宠爱,但日子也算一直过得滋润。

可今儿不过是念叨了沈辞忧两句,便遭了禧贵妃的责罚,她哪里受得了这委屈?

禧贵妃她不敢招惹,所以她只能无能狂怒,将满腔愤意都宣泄在沈辞忧身上。

两日后,沈辞忧在御前伺候的时候又闹出了洋相。

彼时她正在研墨,楚越之来找李墨白议事。

见李墨白对楚越之说话的时候柔腔细调,眼角眉梢皆流露出宠溺之情,又瞧着楚越之面若粉桃,一副‘娇羞美人’模样,十分楚楚动人。

一时嗑CP上头,手底下研墨的劲道一不小心用大了,墨水飞溅而出蘸在了奏折上。

李墨白满脸无奈地看着她,似乎对于她如此冒失的行径已经习以为常,“朕瞅着你就心烦,别在朕面前晃悠。跟着去荷莲池旁摘些荷叶,送到御膳房去交给他们酿酒。”

【不就是找个理由要把我支开好跟你的楚贵妃腻歪吗?得嘞!不打扰您的雅兴!我这就走!】

她心里骂骂咧咧的离开了尚书房,依着李墨白的吩咐去荷莲池采摘荷叶。

荷莲池风景秀美,河道两旁绿树成荫,邻近水源气温也低,微风习习的实在是夏日避暑的好去处。

得了个美差还不用看暴君的脸色,沈辞忧心情甚好。

她才不会乖乖听话顶着大太阳去采荷叶,秉承着能摸一天鱼是一天鱼的工作态度,她寻了颗粗壮的树干背倚着席地而坐,一边赏着荷花一边哼着小曲。

忽地,一双翠玉贴面的花盆底鞋出现在了她面前。

蓦然抬头,见是珞嫔不知何时站在她身前,正阴沉着脸色睇着她。

沈辞忧和珞嫔从未有过交集,但一看对方这架势,就知道她是来找茬的。

她装着恭谨福礼下去,“奴婢请珞嫔娘娘安。”

珞嫔冷嗤,“你就是勾引皇上的沈氏?”

“奴婢是沈氏,但奴婢没有勾引皇上。”

“贱婢!”伺候珞嫔的婢女采星上前推搡了沈辞忧一把,“娘娘面前还敢还嘴,也不想想自己是个什么身份!?”

【我就知道跟狗皇帝看日出这件事肯定会传得六宫沸沸扬扬的!才消停了一个宁妃这又来了一个珞嫔,我只是想好好活着怎么就这么难!】

见沈辞忧闷闷地低下头一言不发,珞嫔上前托起了她的下巴,“你不服?”

“奴婢不敢......”

日光明晃晃地洒在沈辞忧如瀑的青丝上,而那支她用来绾发的白玉簪子在此刻看来便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珞嫔忽而骂道:“狐媚子不要个脸!心思不放在自己的活计上,反倒日日想着如何打扮自己来魅惑主上!”说着一把扯下了簪子,用力丢在地上将它砸碎。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沈辞忧还来不及反应,簪子就已经碎成了好几段。

【卧槽!碎......碎了?明天大姨妈要来看我,你把这簪子给我砸碎了,我明天不得被折磨死!?】

“你为什么瞪着眼睛看着本宫?”珞嫔盛气凌人,陡然拔高了音调,“本宫砸不得你那根破簪子吗?别说是簪子,本宫砸了你都成!”

沈辞忧的怒气值此刻已然拉满。

她懒得跟这个傻逼论长短,她现在只想报复。

她环视四下,大脑飞速运转。

河边多有青苔,石子路面湿滑。自己穿的是平底布鞋不易摔倒,而珞嫔穿得则是花盆底,稍不留意一脚踩在青苔上,便很有可能会摔倒。

于是在珞嫔骂的正起劲的时候,沈辞忧忽而连一句告退的话都没说转头就要走......

“贱婢!本宫话还没说完,你要去哪儿?”

她越喊沈辞忧走的就越快。

直到身后传来了‘噗通’一声,她才悠然回过头去。

见珞嫔掉入了荷莲池中,正在略有些浑浊的池水里挣扎着。

一旁的采星吓得手足无措,大喊:“来人呐!珞嫔娘娘落水啦!”

沈辞忧故作焦急迎上前,对采星说道:“你还喊什么?此刻救娘娘上来才是要紧事!”

说着不等采星反应过来,就一把将她也推入了水中。

从旁看了会儿热闹,见她主仆二人在水里扑腾得欢,呼救之际也喝下去了不少脏水,沈辞忧心里的怨气这才消下去不少。

她二人在水中扑腾的样子像极了受惊的鸭子,明显是不熟水性。

这荷莲池的水说深不深说浅不浅,要将她们淹死也不是难事。

此地少有宫人往来,即便是淹死了珞嫔,沈辞忧也能将自己摘干净。

但方才在珞嫔身上受的气自己已经讨回来了,她也不想只因为这一点小事就伤了旁人性命。

于是她便在湖边寻了根长一些的树枝,将主仆二人从池中拉上了岸。

“你这个贱婢!”

珞嫔才站稳脚跟,连气都没喘匀就抬手要赏沈辞忧一耳光。

可她的手才抬起来,就有一股霸道的力量于她身后擒住了她的手腕。

战战兢兢回过头,才见是李墨白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此地。

见着他,珞嫔登时委屈起来,泪盈于睫就要往李墨白怀里扑。

李墨白见她一身泥泞,头发上还挂着湖草,那表情别提有多嫌弃了。

“你莫要蹭脏了朕的衣裳。”

他言辞冷漠的拒绝了珞嫔的投怀送抱,珞嫔索性捂着胸口哭得更凶了。

“皇上,是这贱婢将嫔妾推下水的!还请皇上替嫔妾做主!”

她的眼泪说来就来,犹如源源不绝的泉水一般,不知情的人见了保不齐还以为她哭成这样是死了妈。

沈辞忧心里骂了她一句绿茶,嘴上却只能说着自己冤枉。

“你冤枉?采星都看着呢!本宫堂堂后妃,怎会冤枉你一个奴才?”

采星附和道:“是她推了珞嫔娘娘,奴婢看得真真儿的!皇上可要为我们娘娘做主!”

“哦?你看得真真儿的?”李墨白轻蔑一笑后眸色变得阴冷起来,“朕瞅着你眼神好像不太好,珞嫔落水的时候朕看的清清楚楚,沈氏离她少说有三丈远,她又不是个长臂猿,如何能将珞嫔推下水?”

“这......皇上,许是......许是奴婢一时看错了。”

“看错了?眼睛不要可以捐给有需要的人。”李墨白沉声吩咐三福道:“将这宫女拖下去,挖了双目赶出宫去。”

采星哭喊着饶命,三福则命太监捂了她的嘴旋即将人拖走。

此刻珞嫔已然被吓得瑟瑟发抖,李墨白目光转投向她,轻描淡写道:“朕再问你一次,方才可是沈氏推了你?”

“是......是嫔妾自己不慎失足落水。”

“你父亲魏至山今儿才给朕递了折子问及你在宫中是否安好,朕可不想明日就告诉他你失足落水的死讯。湖边危险,你最好还是在自己宫中好好儿待着,没事莫要乱走动。”

珞嫔哪里还敢回嘴,只能连声应和道:“嫔妾多谢皇上关心,嫔妾谨遵皇上教诲。”

李墨白颔首,转身便走。

他全程没有跟沈辞忧说过一句话,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到她。

沈辞忧亦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暴君果然是暴君,她和采星都是奴婢,暴君能挖了采星的眼,保不齐哪日就能割了自己的舌头。

想到这儿,她望着李墨白远去的背影,不禁打了个寒颤。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爆笑互怼,1V1双洁双强)历史系高材生沈辞忧再次穿越到了她始终在深入研究的朝代——启朝。一落地实施就绑定微信了个坑爹系统,逼迫她就对赫赫有名的暴君李墨白通过连环作妖。‘拔暴君一根腿毛’‘扇暴君一耳光’‘将暴君踢到恭桶里’‘给暴君编两根麻花辫’沈辞忧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性,但暴君却对她一再地宽容,令她百思严禁其解。这都能忍?他该会是传闻中的受虐狂吧?谁料想到暴君居然有读心术术,一大早就看透了她的心思?“这个因为未来人明白历史的发展,留着她大有用处。她作,朕忍!”某天,前线频频告急忠臣直接请求去支援,暴君刚要派军,却听到沈辞忧在心里嘟囔:【画中女子桃花美目,故而单眼皮的沈辞忧只被公公扫了一眼就排除了嫌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