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36、全后宫都知道我哪天来姨妈

发表时间:2022-01-15 13:32:08

实际上适才在尚书房打发掉沈辞忧去荷莲池旁摘采荷叶之后,李墨白就后悔当初了。夏日里午间日头毒辣,那疯婆娘又笨手笨脚的,要是中了暑气一不留心坠入池中溺死了怎么办?心中挂念,谁明白赶去荷莲池后,却看见了河对岸的沈辞忧正舒舒服服地躺在大树底下纳凉摸鱼。正当李墨夏日午后日头毒辣,那疯婆娘又笨手笨脚的,万一中了暑气一不留神跌入池中溺毙了怎么办?。


推荐指数:★★★★★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在线阅读>>

《36、全后宫都知道我哪天来姨妈》精选:

其实方才在尚书房打发沈辞忧去荷莲池旁采摘荷叶之后,李墨白就后悔了。

夏日午后日头毒辣,那疯婆娘又笨手笨脚的,万一中了暑气一不留神跌入池中溺毙了怎么办?

心中惦念,谁知道赶去荷莲池后,却看见河对岸的沈辞忧正舒舒服服地躺在大树底下乘凉摸鱼。

正当李墨白想要上前抓包的之际,珞嫔却先他一步上前去寻沈辞忧的事。

他眼睁睁看着珞嫔如何欺负沈辞忧,也听见了沈辞忧在心里吐槽自己的心声。

他从未想过自己的无心之举会给沈辞忧带来这么多麻烦。

从前是宁妃,如今是珞嫔,自己后宫里这些的女人吃起醋来,当真是什么疯魔事都能做得出。

沈辞忧虽然平日里对着他行为乖张无礼,但无论如何她也在无形之中帮助自己避过了许多祸事。

反观自己,带给沈辞忧的好像都是些本不该她承受的麻烦。

故而他心中对沈辞忧也有了几分亏欠之意。

他唤来了三福,吩咐道:“明日沈辞忧不用来御前伺候,给她准一日假。”

三福笑着问道:“皇上习惯了沈氏从旁伺候笔墨,往日她不当职的时候您都要将她唤来。今儿个怎突然允了假给她?”

李墨白抬眉瞥了他一眼,“你如今的差事当得是愈发好了。”

三福旋即收敛笑容,在自己嘴巴上拍了两下,“奴才多嘴,奴才多嘴。”

“明日是宫女的见亲日,她的大姨娘要来看望她。”

大姨娘?

自从李墨白和沈辞忧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后,作为都太监的三福八面玲珑,早就已经在私下里查看过了沈辞忧的记档。

她明明没有亲眷在宫外,什么时候又冒出了个大姨娘来?

到了翌日,忙碌完朝务的李墨白随口问了三福一句,“如何,她可见到了亲戚?”

“回皇上话,沈氏今日并未去见亲,奴才详查过,她除了有个远乡姑母外便再无亲戚。”

“她没见亲为何不依时来御前伺候?莫不是拿朕体恤下人之心来钻空子躲懒?”

三福眼睛亮堂,没有接李墨白的话。

李墨白又隐隐有些担心珞嫔会因为昨日的事怀恨在心,今日再去寻沈辞忧的麻烦,便决定亲自去宫女所一探究竟。

立在沈辞忧庑房外的时候,他听见了她和系统之间的对话。

【小坨坨,那个白玉簪子真的没有了吗?】

沈辞忧捂着肚子,疼得在床上打滚。

【没有了哦宿主,那是独一份的好东西,我可是好不容易才给宿主抢来的。】

【我感觉我再这么疼下去,可能很快就要死了......】

嗯?要死了?不成,她这个锦鲤宝贝可不能死!

李墨白眉头轻蹙,听得更仔细了些。

【都怪珞嫔!手那么欠把簪子给我砸碎了!害得我现在疼得要死要活!不对,应该怪狗皇帝!要不是他做出那些让人误会的事来,他后宫的那些后妃即便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也不至于来找我的麻烦呀!你说他是不是故意的?】

【宿主现在吐槽也没有用呀。不如还是先想想办法看怎么样才能缓解疼痛吧。】

【红糖、生姜、红枣,再放一些冰糖熬成的汤水,热腾腾喝下去应该有点用。可是这些东西得去内务府拿银子换,狗皇帝又不给我发月钱,我身无分文的难不成还指望他们能赊给我?】

【宿主也可以考虑用积分在便利店里兑换!】

【免了吧!】沈辞忧近乎哀嚎道:【我好不容易才攒下了那么点积分,我宁愿疼死也不可能用掉!】

后来李墨白在门口又听见了沈辞忧跟系统撒娇着交代起了自己的‘遗言’。

又听她形容自己的症状乃为绝症,听得李墨白心惊肉跳。

她是穿越来的,本就就带着一身解不开的迷。

说不定她真的身患绝症,而用来压制病气的就是珞嫔砸掉的那个簪子。

现在簪子没了,她病发出来,遗言都交代了,难不成当真命不久矣?

如此说来,岂非是朕害了她?

且她要是死了,朕如何还能知道日后会发生什么事?

不成,她绝对不能死!

于是他连忙赶回了朝阳宫,吩咐三福道:“去,让太医院的院判带上所有当值医术精湛的太医,去宫女所为沈辞忧治病。”

“沈氏病了?”三福见李墨白愁容不展的模样,于是不敢怠慢,“皇上别急,奴才这就去通传。”

“慢着,再让内务府带些东西去给她。”李墨白边回忆边说道:“一麻袋红糖,一麻袋生姜,一麻袋红枣,还有一麻袋冰糖......算了算了,让内务府挑好的,库存里还有多少就给她送过去多少!”

紧接着,在自己房中肚子疼得打滚的沈辞忧就见到了魔幻的一幕。

太医院院判带着十数几名老成的太医面色严峻,蜂拥而入了她的房中,二话不说就开始替她诊脉。

“不是......太医,我就是肚子有点疼,没必要来这么多人吧......”

院判诊完脉后眼神中流露出些许的不自信,又让其余的太医轮流诊断。

经过多方会诊后他们得出了一个结论:

她这‘绝症’,就是痛经......

正要给沈辞忧开药,又听外头内务府的奴才聒噪起来,“沈姑娘,皇上给您赏赐的食材您看放在哪儿合适?”

太医和沈辞忧一并出门查看,见门外拉了五车的红枣、红糖、冰糖和生姜,皆被惊得目瞪口呆。

院判结巴道:“这......皇上果然体恤沈姑娘,这些都是补血的好东西,微臣再给您开些益气止痛的汤药,您这‘病’就算是痊愈了。”

面对周围人投来的羡慕眼光,沈辞忧恨不得赶紧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狗皇帝跟自己有什么深仇大恨?

非要搞这么尴尬的一出,这是要让让整个皇宫都知道她哪天来大姨妈?

他好像有那个大病!!!

当日宫女所的这番‘奇景’更在宫中传得沸沸扬扬,宫人们私底下都在议论着:

“皇上可真是宠着沈氏呢~”

“可不是说?不过就是小日子来了,瞧把皇上给紧张的,连院判都给搬了出来。还让内务府将暖宫的食材尽数送去了宫女所。我私下瞧了一眼,天老爷,足足堆了整整一间杂物房。”

“要我说,便是皇后娘娘也没有过这样的待遇呀。咱们以后可得好好儿巴结着她,眼瞅着她山雀变凤凰的日子就要来了!”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爆笑互怼,1V1双洁双强)历史系高材生沈辞忧再次穿越到了她始终在深入研究的朝代——启朝。一落地实施就绑定微信了个坑爹系统,逼迫她就对赫赫有名的暴君李墨白通过连环作妖。‘拔暴君一根腿毛’‘扇暴君一耳光’‘将暴君踢到恭桶里’‘给暴君编两根麻花辫’沈辞忧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性,但暴君却对她一再地宽容,令她百思严禁其解。这都能忍?他该会是传闻中的受虐狂吧?谁料想到暴君居然有读心术术,一大早就看透了她的心思?“这个因为未来人明白历史的发展,留着她大有用处。她作,朕忍!”某天,前线频频告急忠臣直接请求去支援,暴君刚要派军,却听到沈辞忧在心里嘟囔:【画中女子桃花美目,故而单眼皮的沈辞忧只被公公扫了一眼就排除了嫌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