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37、可可爱爱,没有脑袋

发表时间:2022-01-15 13:32:08

这两天沈辞忧也可以好好的儿偷一个懒。李墨白和祝太后去了法明寺祈福平安,她不需要去御前侍候,自然而然倾计。自己一个人睡出来了也无聊的,便就跟随佩儿和琦儿她们去御花园修剪花枝,有说有闹的,就当作打发掉时间。她们一入御花园,本来在这一片忙绿的宫人们像是商议好了一李墨白和祝太后去了法明寺祈福,她不用去御前伺候,自然得闲。。


推荐指数:★★★★★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在线阅读>>

《37、可可爱爱,没有脑袋》精选:

这两天沈辞忧可以好好儿偷一个懒。

李墨白和祝太后去了法明寺祈福,她不用去御前伺候,自然得闲。

自己一个人睡起来了也无聊,于是就跟着佩儿和琦儿她们去御花园修剪花枝,有说有闹的,就当做打发时间。

她们一入御花园,原本在这一片忙碌的宫人们像是商量好了一般纷纷避让,躲得老远。

沈辞忧自然明白他们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

自打上回李墨白那般尽心关注自己小日子的事传开了后,宫中的奴才大多都已经将沈辞忧默认当成了半个主子。

这还不算最夸张的。就连那些有名分的答应、常在,见了沈辞忧也都颔首微笑示意,就差毕恭毕敬的冲她行礼了。

宫里是最不缺流言的地方,沈辞忧也懒得解释。

后来忙碌了一会儿,罗公公命人将佩儿叫走去做别的事。

琦儿不像佩儿那么大大咧咧能说会道,她胆子小,一心惦记着忙不完手头上的工作会受责罚,也顾不上和沈辞忧闲话。

沈辞忧忙了一会儿觉得无聊,就坐到一旁的凉亭里小憩。

忽而有人从背后拍了她的肩膀一下,回头一看,却见是靖王李锦琰正呲着一口大白牙冲她傻乐呵。

她连忙起身福礼下去,“奴婢给靖王殿下请安。”

“嫂嫂见我哥了吗?”

“皇上他出宫了......”

等等,他刚才叫我什么??

他叫我......嫂嫂?

李锦琰咂咂嘴,拍拍后脑勺嘀咕道:“母后也不在......哥带着母后出去玩也不跟我说一声......实在无趣!”

他说着,乌黑的眸子滴溜一转看向沈辞忧,“怎没带上嫂嫂一起?”

这次她百分百听清楚了!

靖王,李墨白的弟弟,对着自己叫嫂嫂?

这要是让别人听见了还得了?

沈辞忧警惕环顾四下,压低了声音道:“靖王殿下也听了宫中传得那些浑话,要拿奴婢开玩笑吗?”

“不是浑话,是前几日三福来王府送东西的时候跟我说的。他贴身伺候我哥,怎么会拿这种事跟我开玩笑?”

三福?

他日日看着我怎么和李墨白相处,怎么也在背地里乱嚼舌根?

沈辞忧方要开口解释,又听李锦琰坏笑一嗓子,继续道:“再说了,我又不是瞎子。那天去找我哥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跟我哥的关系肯定不一般。”

“他脸上的乌龟画的那么圆,肯定不可能是他自己画上去的。那时候尚书房就你和我哥两个人,你在他脸上乱涂乱画的,连我都不敢做的事你却做了,且他连你罚都没罚,还不够说明问题吗?”

“靖王殿下,奴婢和皇上并无出了君仆之外的任何关系,您误会了。”

“哦!我明白了!”靖王双手猛然合十击掌,咋咋呼呼道:“我知道你为什么不肯承认了!你一定是嫌弃我哥没给你个名份是吧?嗯,这件事是他做得不对,虽然你出身不好,母家也不是在朝廷当官的,但他喜欢你就应该要给你个名份呀!”

靖王说着说着,倒把自己给气得不行,“他还老教训我,说我这么大的人做事不负责任,我看他才是做事离谱!你一个清白女儿家跟了他,他怎么着也得给你个说法不是?即便当不了妃嫔,当个贵人总是可以的吧?”

他深表同情地看了沈辞忧一眼,惋叹道:“唉,你放心!这件事包在我身上。等母后和哥回来,我定要当着母后的面问问哥,他这样做事负责吗?礼貌吗?”

他在说什么?

他们李家的人是不是脑子都有那个大病?

这件事若是传到祝太后耳朵里去,那自己哪里还有好日子过?

历史上祝太后可是在自己成为太后之后,就将从前先帝时期跟她有仇的嫔妃全都给秘密处死了。

这样手段毒辣的老女人,她可招惹不起......

于是她拦着李锦琰跟他解释了半天她和李墨白之间有多清白。

她说得声情并茂,言辞恳切,却渐渐在李锦琰脸上看见了一抹淡淡的忧伤。

他佯装吸溜了一下鼻涕,感慨道:“实在是太感人了!我哥能得嫂嫂这样的红颜知己,真是他修来的福气。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为了他的名声考虑,事事以他为先,为了不让他为难,甘愿自己无名无分做他背后的女人!”

沈辞忧: ̄□ ̄||

“靖王殿下!您到底有没有在听奴婢说话?奴婢和皇上真的没有什么......”

她话还没说完,李锦琰突然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开始摇头晃脑,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这个靖王......果真和历史上描述的没什么区别。

还真是可可爱爱,没有脑袋......

瞧着他要走,沈辞忧急了。

今儿若是解释不通,他当真跑到祝太后面前去胡乱编排一通,岂非是在给她掘坟?

于是她慌乱中拉了李锦琰的胳膊一把。

便是在二人肢体接触的一瞬,一把肃厉的声音由二人身后响起,“靖王殿下,皇上今日不在宫中。”

这声音......

沈辞忧循声望去,却见楚越之卸下戎装,着一袭天水碧色长袍茕茕而立,青丝以青玉簪束起,风过而发丝灵动飘逸,配上他此刻脸上冷峻的表情,活脱一副冰山美人傲娇受的标配模样。

“皇兄不在宫中怎么啦?皇兄不在宫里本王就不能回自己家了!?”李锦琰像小孩子赌气一样跟楚越之理论着,“本王从小就在宫中长大,在这御花园里都不知道打滚过多少个来回了。怎地?如今本王回家还得看皇兄在不在?”

楚越之虽为人臣,但却一点也不怕李锦琰。

相反,他冷冰起脸来,倒还真跟李墨白有些相像。

这也许就是传说中的,夫妻相?

沈辞忧默默脑补,魔性吃瓜。

听楚越之沉声道:“按照族制规矩,王爷有了封地迁出了宫中,便已经不是......”

“啰嗦,走了,再见!”

他冲他挥挥手转身就走,楚越之于身后唤他,“王爷!臣的话还没说完!你......”

李锦琰忽而驻足,转身后白了楚越之一眼:

“本王要说的话说完了,管你说没说完。”

“你没说完憋死你最好!”

“略略略~~~”

他对着楚越之做了个鬼脸,然后拍拍屁股,就怎么跑了......

看着他屁颠屁颠的背影,沈辞忧忍不住想笑。

堂堂一个王爷,这么可爱真的不犯规吗?

等等......她笑什么?

他就这么跑了?他疯疯癫癫的,谁知道他会跟太后说些什么胡话......

她很想追上李锦琰跟他苦口婆心的再解释一番,然而现实并不允许她这么做。

因为楚越之那双鹰一般的眼睛,如今正死死的睇着自己。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爆笑互怼,1V1双洁双强)历史系高材生沈辞忧再次穿越到了她始终在深入研究的朝代——启朝。一落地实施就绑定微信了个坑爹系统,逼迫她就对赫赫有名的暴君李墨白通过连环作妖。‘拔暴君一根腿毛’‘扇暴君一耳光’‘将暴君踢到恭桶里’‘给暴君编两根麻花辫’沈辞忧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性,但暴君却对她一再地宽容,令她百思严禁其解。这都能忍?他该会是传闻中的受虐狂吧?谁料想到暴君居然有读心术术,一大早就看透了她的心思?“这个因为未来人明白历史的发展,留着她大有用处。她作,朕忍!”某天,前线频频告急忠臣直接请求去支援,暴君刚要派军,却听到沈辞忧在心里嘟囔:【画中女子桃花美目,故而单眼皮的沈辞忧只被公公扫了一眼就排除了嫌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