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39、天花

发表时间:2022-01-15 13:32:10

(PS:成功先例过了,明日10.9一轮PK,追读率很最重要的呀!小可爱的们这几天抽时间个五13分钟把以及最新章节追看完,这样咱们新书的免费期就能更长一点儿,小可爱的们也能不舍得花钱看见更多~给大家拜个早年间!ღ(´・ᴗ・`))短暂休息了几日,算一算日子,距离上一次‘作死’了这一次,小坨坨给了她双重选择。。


推荐指数:★★★★★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在线阅读>>

《39、天花》精选:

(PS:试水过了,明天10.9一轮PK,追读率很重要呀!小可爱们这几天抽空个五分钟把最新章节追看完,这样咱们新书的免费期就能更长一点,小可爱们也能不花钱看到更多~给大家拜个早年!

ღ(´・ᴗ・`))

休息了几日,算算日子,距离上一次‘作死’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了,而李墨白近日来对她的态度也有所好转,于是沈辞忧就觉得自己又可以了!

她让系统赶紧给她发布下一个任务。

这一次,小坨坨给了她双重选择。

【恭喜宿主已经累计完成了五个任务,并且没有一次任务失败,所以您可以得到一次选择任务难度的机会。任务难度分别为初级难度,中级难度和高级难度,奖励的积分分别是20、50和100,请宿主做出选择。】

沈辞忧盘算了一下,反正这个系统出的任务都是让她在李墨白面前作死。

作小死也是作,作大死也是作,还不如一票捞个大的。

于是在短暂的挣扎过后,她就做出了决定:

【那就做那个最难的吧。】

【好的宿主,正在为您调取任务。滴滴滴......任务匹配成功。接收到最新任务,‘给暴君扎双马尾辫子并让暴君保持这个造型上完一整个早朝’,任务完成奖励积分+100,任务失败扣除积分-100.】

听完这个冗长的任务名字,沈辞忧当场石化。

【你闹呢?这任务谁能完成?要仅仅是给他扎个双马尾鞭我还能勉强试一试,这还得让他保持着这个造型去上早朝?拜托!他可是一国之君,生性又最好面子!那满朝文武见了他如此‘别致’的造型,还不得笑掉大牙?他们笑掉了大牙,我不得被狗皇帝打得满地找牙?】

【所以这才是高难度的任务嘛~不过宿主先别急,你这样想,完成一次高难度任务,等于您同时完成了五次低难度的任务呢~】

沈辞忧冷笑:【是,可是失败一次不也就等于我失败了五次吗??有什么区别!?】

【如果宿主实在觉得任务难以完成的话,也可以选择用50积分行使置换任务的权力,这样宿主就可以重新选择任务难度了。不过还是希望宿主可以试一下呢,毕竟高级任务的完成期限是十天,以宿主的聪明才智,一定可以想出完成任务的法子的!宿主加油哦!】

我加你妹的油......

沈辞忧气扑扑地捶打了自己的胸口两下,以此表达自己对系统的强烈不满!

而后,她就陷入了自我纠结中。

*

另一头,凤鸾宫内,皇后正在与众后妃议事。

“下个月就是太后的千秋节了,此番乃为太后五十大寿,自是要办得风光体面。寿宴的流程早在几个月前本宫就已经同皇上敲定过,只是来来回回都是那些个套路,总翻不出什么新花样来。本宫想着,各位姐妹们费心备贺礼之际,不妨也花花心思,自己编排出些节目,让太后瞧着乐一乐?”

“要臣妾说,这在太后面前表演节目的事儿还是得交给宁妃妹妹。”

说这话的人是惠妃,于后宫中,她是出了名的拜高踩低,极致嘴臭。

从前宁妃没毁容且还有家室的时候,她对着宁妃那叫一个毕恭毕敬,姐姐长姐姐短的好不殷勤。

现在眼见宁妃倒势,改口称呼妹妹不说,还成日里拿她开涮。

此刻,见惠妃捂嘴偷笑道:“闻听妹妹昔日御花园一曲‘蝙蝠舞’惊艳了皇上,不若将这看家的本事拿出来在太后面前也表演一番。蝠通福,也是福气的象征呢~~”

宁妃只得生着闷气,一句话也不敢还嘴。

反倒是禧贵妃瞧不下去了,开口道:“惠妃若是这么喜欢跳舞,本宫命人去宫中好好调教你就是了,到时候就由你在太后面前表演了那蝙蝠舞,如何?”

惠妃尴尬赔笑,“贵妃娘娘说笑了,臣妾笨手笨脚的,哪里学得来那些?”

“你笨手笨脚?”禧贵妃笑靥如花,“你对宁妃的舞艺点评到位,本宫还当你是舞蹈大家,有那左脚踩着右脚就能原地登天的本事。”

平日里禧贵妃与宁妃是少走动的,惠妃着实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她竟然肯站出来替宁妃说话。

得了训斥,她只得低声下气道:“贵妃娘娘教训的是,臣妾失言。”

“好了,都是自家姐妹,拌两句嘴也是寻常事,没必要如此拘谨。”皇后进了口茶,又道:“歌舞之技皆是下九流,这些俗技自降身份不说,也难入太后的眼。罢了,一时间让你们想出新花样来也是为难你们,日后谁若是有好主意可私下来寻本宫探讨,今儿就先散了吧。”

众妃齐声向皇后福礼,正欲告退之际,见凤鸾宫的首领太监来喜面色惊惶地跑了进来,也顾不上和旁得小主行礼,双膝砸地就跪在了皇后面前。

皇后睨他一眼,“冒冒失失的做什么?仔细冲撞了主子。”

来喜气都没喘匀,就结巴道:“皇后娘娘可不好了!皇上他......皇上他染了天花!”

“你说什么!?”

皇后捂着心口立起身来,面色霎时变得煞白。

妃嫔们也都慌了神色,一个个都拈娟捂鼻,惊悸不已。

来喜回话道:“前几日皇上和太后离宫祈福的时候顺道去了趟集市,不知怎地就从民间沾染上了这病。如今太医院的太医都在朝阳宫诊治着,太后娘娘也赶去了。”

“快去,快去给本宫备轿!”皇后慌忙向宫外一路小跑,余下的嫔妃有些也想跟着她一同前去看看情况,却被她劝阻了下来,“这病来势汹汹,又是能过人病气的。沾染病症者十之有六都会丢了性命,这个时候你们就别给本宫添乱了。”

她看向禧贵妃,吩咐道:“禧贵妃,出了这事东西六宫都得戒备着。你着人去在各宫都洒上石灰,再焚烧食醋与艾叶防着病气在宫中蔓延。”

禧贵妃领命道:“臣妾谨遵皇后娘娘懿旨。”

只等皇后走后,余下的嫔妃各自议论起来,都躲回了自己宫中避嫌。

出了凤鸾宫,禧贵妃吩咐冬欢,道:“方才皇后吩咐了什么,你们照做就是了。”

“娘娘要去哪儿?”

“去探望皇上。这个时候本宫怎能让皇后独占鳌头?皇上熬不过去就罢了,若是熬过去了,此刻谁连命都不要了也肯伺候在他身边,岂不才是最贴心之人?”

“娘娘三思!那病可是会传染的,您......”

一旁立着的禧贵妃家生奴才秋喜推搡了冬欢一把打断了她的话,“去去去,贵妃娘娘如何吩咐你就如何做,哪儿来的这么多话?”

赶走了冬欢,秋喜伺候禧贵妃上了轿,媚笑着说道:“娘娘幼时生过痘,是不会再过上天花病气的。”

禧贵妃掀开轿帘,沉声嘱咐:“记住,本宫从未患过那病,今日赶去伺候在御前,全因本宫打从心底里对皇上的仰慕喜爱,明白吗?”

秋喜机灵一笑,连声道:“奴婢近来记性不大好,说了浑话,还请娘娘莫要见怪。”

禧贵妃默然颔首,动作妩媚地放下了轿帘。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爆笑互怼,1V1双洁双强)历史系高材生沈辞忧再次穿越到了她始终在深入研究的朝代——启朝。一落地实施就绑定微信了个坑爹系统,逼迫她就对赫赫有名的暴君李墨白通过连环作妖。‘拔暴君一根腿毛’‘扇暴君一耳光’‘将暴君踢到恭桶里’‘给暴君编两根麻花辫’沈辞忧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性,但暴君却对她一再地宽容,令她百思严禁其解。这都能忍?他该会是传闻中的受虐狂吧?谁料想到暴君居然有读心术术,一大早就看透了她的心思?“这个因为未来人明白历史的发展,留着她大有用处。她作,朕忍!”某天,前线频频告急忠臣直接请求去支援,暴君刚要派军,却听到沈辞忧在心里嘟囔:【画中女子桃花美目,故而单眼皮的沈辞忧只被公公扫了一眼就排除了嫌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