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42、你为什么要戳朕的屁股?

发表时间:2022-01-15 13:32:12

这是沈辞忧第一次步入坤宁宫的内殿。皇帝的寝宫本应是宽广极致奢华,但而如今在她眼里的确,只会觉得拥挤不堪。太医们三三两两围拢过来成一团商讨着该如何冶病,殿内煨着的汤药将整座寝殿都腌出了一片苦味。李墨白躺在榻上,睡得很沉。他看上来憔悴不堪不己,胸腔的起伏非常较为明显,皇帝的寝宫本该是宽阔奢华,但如今在她眼里看来,只觉得拥挤。。


推荐指数:★★★★★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在线阅读>>

《42、你为什么要戳朕的屁股?》精选:

这是沈辞忧第一次进入乾清宫的内殿。

皇帝的寝宫本该是宽阔奢华,但如今在她眼里看来,只觉得拥挤。

太医们三三两两围拢成一团商议着该如何治病,殿内煨着的汤药将整座寝殿都腌出了一片苦味。

李墨白躺在榻上,睡得很沉。

他看上去憔悴不已,胸腔的起伏十分明显,仿佛连呼吸都很吃力。

给他注射药物的针管就藏在她的袖子里,可这么多太医都在,她掏出针管来恐怕还没等给李墨白打上针就被人当做刺客给拿下了。

于是她清了清嗓,故作姿态道:“太后吩咐,要诸位太医先行退下。”

众太医议论声瞬止,这天花是不治之症又会传染,他们早巴不得逃命去了。

故而沈辞忧这话一出,也没人有什么异议,对视一眼后就纷纷退下。

只等寝殿余下沈辞忧和李墨白两人后,她才连忙将门闩由内插上,取出了那支针剂。

【小坨坨,这针要往哪里打?】

【宿主脱下暴君的裤子,朝着他屁股最肥厚的地方一针扎下去,然后将药全都推入肌肉里就可以了。】

【啊?要脱裤子吗?不能在手臂上打吗?】

【手臂上打也可以,不过这个针是肌肉注射针,是需要注射在肌肉层的。屁股的臀大肌肌肉较厚,距离大神经和大血管较远,比较适合宿主这样的新手小白操作。要是打在手臂上,宿主万一没有注射对位置,这一针可就浪费了。】

没办法,她只有一支针,容错率为零。

只能听小坨坨的,把针打在李墨白的屁股上。

她看着熟睡的李墨白轻轻叹了一口气,“哎......希望今天之后,老天爷可以赐我一双没有看过你屁股的眼睛......”

她假传太后懿旨将太后支出去,那些太医从偏殿走到正殿见到太后之后她的谎言就会被戳穿,届时那些太医们必然会折返回来,故而留给她注射的时间并不多。

她撸起袖管,轻轻挪动着李墨白的身躯让他侧过身去。

而后,就将自己罪恶的双手伸向了李墨白的腰间,解开了他的裤腰带。

随着裤子被一点点褪下来,李墨白雪白丰满的后腚也在她面前曝露无遗。

沈辞忧眯着眼睛瞄了一眼,嚯,好家伙,还挺翘......

这是她第一次看见除了自己以外的人类的屁股,拘谨害羞自然是有的。

【小坨坨,这......那一块是臀大肌?】

【宿主问我?你自己上手摸啊,最硬的那一块就是。】

【摸?我拒绝!我为什么要摸他的屁股?恶不恶心!!!?】

【那没办法了,宿主不摸就不能确定臀大肌的位置在哪里。你这一针打下去,要是打错了地方,岂不是白瞎了50积分?】

哎......死就死吧!

无奈之下,沈辞忧只好闭着眼睛将手放在李墨白的后腚上‘感受着’。

等她终于摸到最硬的那一块肌肉后,才勉强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拿起针筒朝着李墨白的臀大肌就刺了下去!

一针到底,或许是力道太重,整个针头都没入了李墨白的表皮。

而后,她便开始慢慢地推动针管活塞往他的身体里注射药物。

可肌肉针是有痛感的,熟睡中的李墨白忽而觉得后腚一痛,闷哼了一声,人突然醒了......

他伸手一摸抓住了沈辞忧的手腕,吓得刚刚注射完的沈辞忧连忙要将针给拔出来。

但李墨白身体扭动着,两股劲别在一起,导致沈辞忧的手中如今只剩下了针管。

而针头......则落在了李墨白的身体里......

李墨白回首望去,在看见沈辞忧的一瞬他整个人都傻了。

这疯婆娘......她脱了朕的裤子在做什么!?

“皇上......您千万别动!奴婢方才是在给您治病,可是......可是银针扎到您屁股里去了......”

“沈辞忧!你为什么要戳朕的屁股!?”李墨白拉起被衾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同时也羞红了脸,“你犯下如此大不敬之罪,不怕朕要了你的脑袋!?”

“皇上误会奴婢了,奴婢的确是在给您治病!”

李墨白聆听着她的心声,听见了她在和系统吐槽,说自己不识好人心不知好歹。

这天花是不治之症,放眼天下,要说谁能治愈此病,恐怕也只有沈辞忧一人了。

奇怪。

他不是一心想要朕死,想要谋朝篡位吗?为何还要救朕?

‘啪!啪!’

门外传来剧烈的敲门声,“皇上!您没事吧!?大胆宫女!快将门打开!快,让侍卫将门撞开,皇上的安危重要!”

糟糕!是那些太医带了侍卫折返回来了!

李墨白如今屁股后面还插着针头,要是让这些太医和侍卫见到此情此景,自己还活不活人了?

于是听他咬牙道:“朕没事!你等在外面候着!不许进来!”

这一声听起来中气十足,门外的敲门声也随之弱了下来。

说罢,他又呵斥正盯着自己看的沈辞忧,道:“你看什么看?转过去!”

“哦......”沈辞忧缓缓转过身去,而李墨白,则自己用手摸索着试图将插入屁股上的针头给拔出来。

“哦哦哦~啊!”

他的惨叫声不时传来,沈辞忧听着瘆得慌,便道:“皇上您还是别乱动了......您后面又没长眼睛,如何能看见银针刺入的方位?若是胡乱挪动,万一将银针越推越深可就不得了了!不然......不然让奴婢帮您取出来吧?反正该看的奴婢刚才都已经看过了......”

“沈辞忧!你住嘴!”李墨白痛叫声中又夹杂着几分愤然,“朕今日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再......让你再觊觎朕的龙臀!”

“皇帝!皇帝你做什么!?快开门!别吓着哀家!”

门外,敲门声再度响起。不同的是这次来人是太后。

“皇帝!你若是再不开门,哀家可就要命人将门给撞开了!”

太后关心自己儿子的安危,李墨白越是说不让她进来她就越是会进来。

丢小人总比丢大人好!

李墨白一咬牙,一攥拳,用极低的声音说道:“你......你来。”

嗯?

刚才不是还说死都不让我碰吗?

这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

沈辞忧憋着笑转过身,瞧李墨白用被衾将自己的后腚遮住了一大半,只留出带着针头的那一小块皮肤在外面,“你动作快些!若敢故意拖延时间,朕就挖了你的眼睛!”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爆笑互怼,1V1双洁双强)历史系高材生沈辞忧再次穿越到了她始终在深入研究的朝代——启朝。一落地实施就绑定微信了个坑爹系统,逼迫她就对赫赫有名的暴君李墨白通过连环作妖。‘拔暴君一根腿毛’‘扇暴君一耳光’‘将暴君踢到恭桶里’‘给暴君编两根麻花辫’沈辞忧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性,但暴君却对她一再地宽容,令她百思严禁其解。这都能忍?他该会是传闻中的受虐狂吧?谁料想到暴君居然有读心术术,一大早就看透了她的心思?“这个因为未来人明白历史的发展,留着她大有用处。她作,朕忍!”某天,前线频频告急忠臣直接请求去支援,暴君刚要派军,却听到沈辞忧在心里嘟囔:【画中女子桃花美目,故而单眼皮的沈辞忧只被公公扫了一眼就排除了嫌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