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睡骸

破棺巧计

发表时间:2022-01-15 18:22:11

高秋鑫回过头来,殷丘的骨架了骑在自己的身上了。接着,它举起来它那形容枯槁的手掌,犹如一把锋利无比的刀子通常,以迅雷还来掩耳之势的速度,直接插入了高秋鑫的心脏。高秋鑫浑身抽动着,眼睛了不受自己的以及控制了,上眼皮犹如很沉重的巨石,慢慢的的压了下去,嘴里恶心呕吐着胃高秋鑫浑身抽搐着,眼睛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了,上眼皮如同沉重的巨石,慢慢的压了下来,嘴里呕吐着胃里的残存……。


推荐指数:★★★★★
>>《睡骸》在线阅读>>

《破棺巧计》精选:

高秋鑫回过头来,殷丘的骨架已经骑在自己的身上了。然后,它举起它那枯槁的手掌,如同一把锋利的刀子一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插入了高秋鑫的心脏。

高秋鑫浑身抽搐着,眼睛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了,上眼皮如同沉重的巨石,慢慢的压了下来,嘴里呕吐着胃里的残存……

“秋鑫,秋鑫?你怎么了,怎么了?“

“快叫救护车,快~“

“等一等,这个,是什么,快!你们都让开!“

……

一股水,泼向了高秋鑫的脸,而这股水流,就像是火焰里的一场雨,敲碎了高秋鑫那沉重的眼皮,驱散了心口那如刀割般的疼痛~

高秋鑫猛然睁开了双眼,眼睛瞪得又大又圆。眼前,陈雅,小盈还有邢雪,正在紧张的看着他。这是怎么一回事?高秋鑫环顾了一下四周,还是自己的房间,还是在饭桌前,自己正躺在沙发上,小盈眼里含泪的望着他,陈雅心急如焚的脸上有了些许释缓,邢雪把刚掏出来的手机关死了,没有再拨打救护车。

“我~这是怎么了?“高秋鑫疑惑的看着他们三个…

“我怎么知道你怎么了!刚才你在看完邢雪找出来的新闻后,就突然倒地不起,嘴里一直吐着呕吐物,眼睛上翻,浑身抽搐的,都把我们吓了一跳,还以为你有什么隐疾发作了呢?…“陈雅略带气愤的说。

“是啊是啊,高秋鑫,你是不是有什么身体疾病啊?怎么突然~“小盈虽然无心,但是却毫不客气的问道。

高秋鑫晃了晃自己那疼痛的头,慢吞吞地说“没有啊,我身体很正常,可,怎么…“

“哎,秋鑫啊~幸亏我刚才从你卧室里找到了一瓶水,不然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邢雪附和道。

“卧室?……水,是这样啊,谢谢你啊邢雪,哎~看来我是该到医院里查查身体情况了。“高秋鑫苦笑了一声。邢雪也把手里的水瓶放到了饭桌上……

“这是~!“高秋鑫惊讶地看着桌子上的水瓶“邢雪,你说你刚才是用那个泼的我!?“

“是啊?怎么了?“邢雪呆呆的问。

怎么了,天呐,这可是自己昨天晚上内急用的瓶子啊,真是天道轮回…高秋鑫摸了摸自己的脸,绝望了“我太难了~“。

陈雅问道“有什么不对吗?这瓶水?“然后他拿起了瓶子,拧开了瓶盖,要做出闻一闻的架势。高秋鑫连忙要阻止他~可惜,晚了一步。

“What the hell is this?“陈雅一把扔了出去~“高秋鑫!你!你居然用水瓶子小便!!!我真是看错你了,一直以为你很干净!“陈雅盯着高秋鑫,退后了几步,小盈和邢雪茫然的看着高秋鑫。

小盈突然来了一句“秋鑫,你还有这爱好?“

“不是,你们听我说,我只是昨天晚上内急,也不敢上厕所,不是你们想象的样子的…“高秋鑫想抓住陈雅的衣角,陈雅极力的回避着。

小盈问道“秋鑫原来还是个胆小鬼啊?“

“不是,没有,我,我只是~“高秋鑫已经绝望了,失神得目光望向了邢雪,希望邢雪可以给自己点安慰,不过,邢雪和高秋鑫的目光对视了一眼后,尴尬的移开了…

“天要亡我“高秋鑫内心哭诉道…

可就在这时候,房门外,楼道里,步梯上,那令高秋鑫久违的脚步声,又响了起来,一步,两步,缓缓得从二十八楼走了上来。所有人,都停止了对话,从此刻开始,每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到底是谁在上楼……会不会到自己的房间,结合楼下的传闻,恐惧,在这个房间里蔓延开来。高秋鑫,突然想到了刚才昏死过去的梦,莫非,历史要重演?

陈雅,缓缓得走向了房门口~“等一等!“高秋鑫突然叫住了陈雅,陈雅疑惑的看着高秋鑫“怎么了,我只是想去猫眼那里看看是谁在上楼而已。“

“别去!刚才我好像梦到了这个场景了!“高秋鑫说道,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了高秋鑫……

“长话短说!…“高秋鑫没有废话,直接了当的把刚才自己的经历叙述了一遍。陈雅,小盈,邢雪,都目瞪口呆地看着高秋鑫。

“陈雅~我怕~“邢雪有点打哆嗦了,而陈雅则是又回到了饭桌前,低下头一言不发。高秋鑫说“现在,我们该怎么办,等死吗?“

“等一下!“小盈突然开口道“秋鑫,你是不是没有女朋友?“

高秋鑫的脸瞬间红了“都这个时候了,你问这个干什么啊?就是没有了!你能把我怎么着?“

“别激动~“小盈说道“如果是这样,那就好解释了“。

“解释什么?“陈雅凑了过来,而邢雪也跟着陈雅凑了过来。小盈说道“你们别忘了,电视电影里,童子尿,是什么作用……刚才秋鑫能醒,也应该是这个原因!“。

“哦~!对了!是这样“三个人瞬间明白了过来,高秋鑫连忙从旁边的电视机下面的柜子里找出来两个瓶子,都是空瓶子。一个递给了陈雅。

陈雅满脸不高兴的说“我又没告诉你我是童子!还有你没事老是收集空瓶子做什么,预存吗?“不过虽然嘴上说着,陈雅还是接过了瓶子。

“你们两个回避一下,我们必须从这里解决,不然进到厕所里,不知道你们会发生什么危险“陈雅说道……

小盈和邢雪都转过了头…

“陈雅,我现在没有~“高秋鑫说道。“没有给我挤!~“陈雅怒吼道。

…过了一会,“已经完事了,走吧~“高秋鑫说道,他拧上瓶子盖,用刀把瓶子盖上戳了一个小洞,陈雅也照做了。

四个人都看向了房门口……突然,一声清脆的脚步声从三十楼跑了下来,紧接着,二十九楼的防火门“吱“得一声打开了~“哒哒哒,哒哒哒“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自门外响起,如同有一个催命鬼一样,小盈和邢雪的腿都在发抖,可她们俩个人都努力地站着。

“高秋鑫,记住,你给我省着点用!“陈雅吼道。

“不用你说!“高秋鑫打开了房门把手,一脚踹开了房门,陈雅下一秒钟二话没说就直接把瓶口对着门外,把小便泼了出去!

但是……门外,却一个人也没有~

四个人都愣愣得站在门内,而率先反应过来的人是小盈,她喊到“去楼下,2802!“

其余三个人也猛然惊醒,他们四个人一涌而出,高秋鑫和陈雅跑在前面,杂乱的脚步声回响在步梯里,不久,他们便来到了2802门口。

陈雅一脚踹在门上,房门“咚“的一声响,但是没踹开~而高秋鑫拿着瓶子一直往2802的房门上泼,四个人已经像是发了疯一样,把自己刚才受到惊吓的怒火集中在2802的房门上。

突然,房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人。

……

是一个女孩,可是高秋鑫还没来得及收手…一股清流泼在了女孩的脸上~女孩朦胧得睡眼立即清醒了“这是什么东西……我的天,你们是谁?你手里拿的是什么,泼在本小姐的脸上了?怎么一股骚味?“

“啊!!!!是小便!!!土匪啊!“女孩惊恐地看着他们四个,刚想要关门。陈雅一把抓住了门框“小姐,别害怕,我们是楼上的邻居,想问问有关于你家的事~“

女孩还是用惊恐的眼神望着他们几个人“我家的事情?“

“是啊,之前你家住的不是殷丘和华苓吗?你是谁啊?“高秋鑫问道。

这时候女孩的情绪才稍稍舒缓了一下,问道“你是华苓的朋友吗?她把房子借给我们住了,她有事出去几天。“

“什么时候借的?“高秋鑫连忙问道,这时候,门已经完全打开了,四个人都能看到房间里的样子,是一个装饰豪华的房间,而这时,从房间里面,另一个卧室里,又走出来一对男女,两个人朦胧得睡眼望向了门口这边“高茜,谁来了啊?“

女孩回头说了一句“楼上的邻居,不知道有什么事“随后又回过头来,对着门口的高秋鑫说道“小苓啊,她今天中午来电话,说她要出门和她老公旅游,钥匙就放在他们家门口下面的防滑垫底下了,让我们三个人来帮他们看房子“。

“什么?!“陈雅,高秋鑫,邢雪,小盈都惊讶得看着这个女孩,此时另外两个男女也已经来到了门口,小盈毫无忌讳得开口道“你们三个人,难道,不知道住在这户房子里的夫妻,今天早上就已经死了吗?都已经上新闻了……“小盈拿出来了手机,打开了网页,搜索了一下早间新闻,把手机屏幕对向了门内的三个人。

……

许久,名字叫高茜的女孩,腿突然没有了力气,瘫坐在地上,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如同被一盆冷水灌浇了一般,从头顶凉到了脚底。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怎么会,怎么会这样,怎么可能呢?小苓今天中午还……“但是她又望了望小盈手里拿的手机,她突然抽泣了起来,精神显得不太正常了。

而另外两个男女,愣愣的看着小盈手里的手机,突然,门内的那个女生把手机夺了过去,一阵上下翻找,她也皱起了眉头。

“你们两个先安慰一下你们的朋友吧……“高秋鑫不想说的,可是小盈嘴太快了,但是话已至此,已经晚了。

“张乐,你去照顾一下高茜“站在门口的女生说道。

“白哲,你?“张乐急忙开口道,“没事,我只是问问情况,毕竟,如果这事是真的,那太不寻常了……“白哲开口道。

白哲走出了房间门口,站在了他们四个人的面前,高茜被张乐扶着进了卧室,张乐问道“高茜,你身上怎么一股骚味?“…高茜哭得更惨了~

白哲带上了房门,面对着他们四个人,问道“麻烦你们了,能跟我讲讲事情的来龙去脉吗?“

而陈雅看了一眼邢雪,小盈默默地从高秋鑫后面拽着高秋鑫的衣角,而高秋鑫则是叹了一口气“看来是不说不行了“他心里想着…

也同样面对着白哲,开口道……

……

睡骸
睡骸
7月25日,涛山府小区一名女子跳楼自杀跳桥。紧然后,接二连三的怪事屡次突然发生.....梦里她和一个小女孩嬉戏打闹,在满是糖果的粉红色房间里坐在地上和她搭着积木,一块,两块,积木相互碰撞的声音哒哒作响。门口的风铃叮叮当当的,令人安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