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睡骸

迷雾重重

发表时间:2022-01-15 18:22:11

“我是楼上2902的邻居,他们三个是我的同事,我昨天早晨听他们三个说,住在涛山府小区的这栋房子里,也是我楼下的邻居殷丘,出了事故。因为我们几个都是想回来看一看情况的~“高秋鑫直言道。“哦~是这样啊~但是,我们昨天下午确实是接了华苓打回来的“哦~是这样啊~不过,我们今天中午的确是接到了华苓打过来的电话,这就有点奇怪了,你是说,这栋房子有问题?“白哲反问。。


推荐指数:★★★★★
>>《睡骸》在线阅读>>

《迷雾重重》精选:

“我是楼上2902的邻居,他们三个是我的同事,我今天早上听他们三个说,住在涛山府小区的这栋房子里,也就是我楼下的邻居殷丘,出了事故。所以我们几个都是想过来看看情况的~“高秋鑫坦言道。

“哦~是这样啊~不过,我们今天中午的确是接到了华苓打过来的电话,这就有点奇怪了,你是说,这栋房子有问题?“白哲反问。

高秋鑫还没有开口,小盈抢先了一步“我感觉应该是的,刚才我们几个在楼上,吃着饭好好的,突然我这位朋友就口吐白沫了,这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我们几个人把我们朋友抢救过来之后,却听到门外的步梯上,有脚步的声音,从二十八楼走上来的一个人,脚步声我们几个都听见了~可是你想想,就只有你们三个人在28楼的住户家里~会有谁从28楼上来呢?“

白哲陷入了沉思“这种事情有很多种解释的,或许有人从一楼就开始上楼了,也或许是旁边的其他三家住户里有人开门上楼,不非得是我们2802号的人吧?“白哲反问。

但也的确有点诡异,白哲隐隐的感觉,这栋楼里的住户都有些异常,自己从中午搬进来到现在,还从来没有看见过2801号和2803号以及2804号的住户出过门,刚才这四个人踹门的声音这么大,居然没有一个其他住户出门看看情况。白哲的目光转向了离自己最近的2801号房间。

高秋鑫看到白哲的目光看向了2801号,也同样看了过去,高秋鑫不知所以然,他只看到白哲走了过去,来到了2801号的房门口,用手敲了敲门……

“请问有人在吗?“白哲轻声呼唤,过了许久~也没有人开门。同样的,她又来到了03号和04号房门口,也同样敲了敲门“有人吗?“

“奇怪,这三家住户从来不住人的吗?“白哲看着高秋鑫“你是楼上的邻居,你应该熟悉这里的情况吧?“

但是高秋鑫也摇了摇头“我一般坐电梯的,除非28楼有人叫梯,不然我也不认识,而我来这里一直以来,只有殷丘和华苓夫妇叫过电梯,其他人还真没看到…“

“是这样啊~“白哲又低下了头,邢雪和陈雅站在一旁,一开始他们两个人只是默默的听着现场的对话,但是这时候陈雅突然开口说“刚才那个脚步声上了三十楼,但是又突然跑了下来,来敲我们的房门,可我们开门后,门外一个人也没有,这是最解释不通的事~“,说到这里,邢雪的手紧紧得抓住了陈雅的衣角,略显恐惧的面容看着白哲。

白哲也想不出来什么了,叹了口气说道“今天就先这样吧~我们几个人现在先搬到宾馆去住,将就一晚上。“高秋鑫也点了点头,说“这是最稳妥的办法了“

……

可是,就在这时候,兴致正高昂的小盈冷不防的冒出一句话“你说,今天中午死去的那个叫华苓的女房主给你们打电话了?那,如果……“

“你们现在把电话反打回去~那边会不会有人接呢?“

……

这一句话不要紧,原本精神状态就紧绷的其余四个人,被突如其来的这句话的发展都给吓了一跳。

“你说什么呢你?别开这种玩笑!“高秋鑫压抑着心中的恐惧,轻声说道。

不过,白哲像是被这句话点中了好奇心“可以试一试啊,或许这是解开房子问题的关键~“

高秋鑫有点胆怯了“小姐,你别听她瞎说,谁知道假如真的接通后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可还没等高秋鑫说完,白哲就已经掏出来了手机。高秋鑫连忙上前阻止,可电话还是已经拨打出去了……

上前阻止的高秋鑫猛然退了回来,把距离和白哲拉开了很远,躲在了陈雅后面和邢雪肩并肩,胆怯地看着白哲和她手里的手机~

陈雅鄙夷得看了他一眼,也没说什么~“能说什么呢?胆小鬼……“陈雅心里想着。

白哲把电话开了免提~坏笑得看着高秋鑫,小盈在旁边默默无语,盯着白哲。

“嘟……嘟……嘟……“许久,电话也没人接通,电话被系统自动挂断了。

高秋鑫舒了一口气,站了出来“应该是不会打通的,哪有这么玄的事情啊~“可白哲还是不服气,又拨通了过去,高秋鑫又躲得远远的。

电话,还是没有打通……

就在白哲第三次去拨打电话的时候,高秋鑫已经没有耐心了“小姐,还是别打了,再打也是打不通的~“

果然,第三通电话在短短的系统提示之后,被系统自动挂断了……

白哲叹了一口气“真没意思,还是抓紧去宾馆吧~“陈雅说道“麻烦你了,这么晚来打扰你,你先去休息吧,我们就不打扰了,先回楼上了“。

“好的,也谢谢你们了,你们回去吧~“白哲回答。

小盈也感觉自己有点累了,拉上邢雪的手朝着步梯走去,高秋鑫和陈雅也跟了上去~

白哲扭过了头,也面对着2802的房间门口,也要回屋了……

突然…

…“石榴树上石榴果,风吹叶落花苞惑……“

一阵悦耳动听的铃声,叫住了正想上楼的四个人~白哲那刚想要推开门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

……是白哲的手机铃声,手机正在白哲的衣兜里,欢快的唱着歌~白哲把手机拿了出来,缓缓得低下了头看了一眼,又扭过了头,眼神惶恐得转向了停留在防火门门口的那四个人~那是求助的眼神……

手机来电上显示:小苓~

……

高秋鑫,小盈,陈雅以及邢雪,都紧张得看着白哲。

白哲手有点发抖,颤抖的手指缓缓得移向接听键,接通了电话~打开了免提,她又慢慢的把手机放到了地上,全身戒备,随时要跑的架势~

“喂…喂~小苓吗?“白哲用颤抖的声音问道~电话里没有声音,其余四个人都屏住了呼吸,气氛安静的令人窒息。

许久,电话里没有一个人说话……

“小苓?你再不说话我就挂了啊~“白哲弱弱的说,可电话那边还是没有回音~

白哲微微蹲下身,去触碰地上手机的挂断键。

就当快要碰到的时候~

……

“咚!咚!咚!,咚!咚!咚!“突然,白哲身后的房门,传来了敲门声,自门里向门外的敲门声,声音厚重而又结实!

……

白哲吓了一跳,回过了头。站在防火门的四个人已经不知所措了,而陈雅,攥紧了手里的水瓶,缓缓得走向了房门口,高秋鑫也拿上了瓶子,跟了上去。邢雪和小盈跑到了白哲身边扶着白哲,邢雪挂断了地上的手机……

“咚!咚!咚!,咚!咚!咚!~“

“谁啊?“陈雅开口问道……

门里没有人回话~

“谁啊?别不说话!“高秋鑫咬着牙,握紧了水瓶。

敲门声哑然而止,许久,一点声音都没有了,僵持了两分钟。

所有人都哑然无声的时候,门里突然冒出来一句声音,是一句女孩的声音“白哲吗?我是华苓啊,你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吗?你开开门,让我进屋啊?“

陈雅一惊,心想“……自己和其他几个人不就在屋外吗?声音来自屋里,这个声音怎么还让白哲开门,让它再进屋呢?这不符合逻辑啊?“

“另外,华苓不是已经死了吗?“陈雅望向了白哲,白哲惶恐的眼神里透露出一丝惊讶。

随即她站了起来,从兜里摸出来钥匙,慌忙得要开门~

“你干什么?很危险!“高秋鑫叫到,堵在了房门口~可白哲推开了高秋鑫,说道“不,不是,她的确说自己是华苓,可声音我怎么可能不熟悉?这分明不是华苓的声音,而是高茜的声音啊!“高秋鑫猛然一惊,看着白哲打开了房门,推开了房门……

而房门后,竟然一个人也没有!

五个人茫然的望着客厅,不知所措。

……

突然,卧室里传来了一声高茜的惨叫,白哲立马反应了过来,奔向了卧室,猛的拉开了卧室门,其余四个人也跟了上来,看向了卧室门里。

只见白哲目瞪口呆的站在卧室门口,而邢雪已经忍受不住了,一头栽倒在地上昏了过去,小盈惊声尖叫,抱紧了高秋鑫,而高秋鑫手里的水瓶,也慢慢地脱落在地上。陈雅,虽然手里依然拿着水瓶,可根本没有什么用武之地。

“这,这,这怎么可能?“

……

睡骸
睡骸
7月25日,涛山府小区一名女子跳楼自杀跳桥。紧然后,接二连三的怪事屡次突然发生.....梦里她和一个小女孩嬉戏打闹,在满是糖果的粉红色房间里坐在地上和她搭着积木,一块,两块,积木相互碰撞的声音哒哒作响。门口的风铃叮叮当当的,令人安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