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睡骸

花棱木镜

发表时间:2022-01-15 18:22:12

高秋鑫坐在那里,敢动了。镜子里,殷丘和华苓一前一后得站在最前面,而镜子里的景物除了他们两个人,就什么都也没了。高秋鑫深呼吸的节奏着,竭尽全力平静下来着自己那早以悬崖勒马的神经。他和镜子里面的两个人对峙着。虽然,像是,镜子里的华苓和殷丘并也没望着高秋鑫,他们高秋鑫深呼吸着,尽力平复着自己那早已悬崖勒马的神经。他和镜子里面的两个人僵持着。但是,好像,镜子里的华苓和殷丘并没有看着高秋鑫,他们两个只是目视前方,眼睛死死得看着天花板。。


推荐指数:★★★★★
>>《睡骸》在线阅读>>

《花棱木镜》精选:

高秋鑫坐在那里,不敢动了。镜子里,殷丘和华苓并排得站在最前面,而镜子里的景物除了他们两个人,就什么都没有了。

高秋鑫深呼吸着,尽力平复着自己那早已悬崖勒马的神经。他和镜子里面的两个人僵持着。但是,好像,镜子里的华苓和殷丘并没有看着高秋鑫,他们两个只是目视前方,眼睛死死得看着天花板。

高秋鑫已经没有功夫再去抬头看天花板上有什么了,他艰难得移动着身体,一点一点地向着陈雅的方向靠了过去,生怕惊动镜子里的两个人。

慢慢的,他离陈雅已经近在咫尺了。陈雅趴在地上,脸朝下,好像是已经睡着了还没醒的样子。可是,突然,高秋鑫隐隐约约的听见,陈雅的嘴里,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听不清楚,声音小得好像只是一只蜜蜂嗡嗡作响。

“这小子,都这个时候了还在说梦话呢!“高秋鑫已经移动到了陈雅的身子旁边,俯下身去,想要叫醒陈雅。

高秋鑫离陈雅的脸越来越近,陈雅嘴里嘟囔着的声音越来越大。

恍然间,高秋鑫清清楚楚得听到!陈雅的那如同蜜蜂一般的声音,分明就是在说“就他一个人醒了,其他人怎么办~就他一个人醒了,其他人怎么办~就他一个人醒了,其他人怎么办……“陈雅嘴里,高速得念叨着这同一句话。

这,这不就是在说自己吗?高秋鑫汗毛倒竖,低下的头猛得抬了起来,惊恐地看着躺在地上的陈雅~

高秋鑫抬头再去看落地镜里的华苓和殷丘,这两个人,早已经消失不见。落地镜里,只是反射着他们七个人。

一只手~紧紧地抓住了高秋鑫的胳膊,是陈雅!陈雅仰起了头,双眼漆黑,只有一个芝麻粒大小的白点,点缀在漆黑的眼眸当中。紧攥着高秋鑫的手,力道大得出奇!

高秋鑫惊慌失措,也只能傻傻得看着陈雅那变了形的利齿避无可避的向着自己的脖子咬了过来……

突然,一把生米“唰“得一声飞了过来,是白哲,她刚醒,就见到了这幅情景。情急之下,也不管有没有用,从落在旁边地上的碗里抓起一把生米砸向了陈雅和高秋鑫他们。陈雅接触到生米,身体剧烈一震,又躺了回去。管用了!白哲激动地看着高秋鑫。

“喂,你过来…我也不知道你的名字!“白哲轻声叫着高秋鑫,高秋鑫爬了起来,跑了过去……

“现在是什么情况?“白哲开口道。

高秋鑫急忙回答“我怎么知道?我更想知道现在要怎么出去!“

“应该已经没事了才对,我刚才做的那些,是书上写的压制物术的方法,可是怎么还是被困在这里……“白哲思考着说~

“什么是物,术?“高秋鑫好奇地开口。

“以后慢慢聊,还有刚才你看到了什么吗?告诉我,或许我能给出解决的方法……“白哲回答。

高秋鑫越来越对面前这位女子感兴趣了,与其说是感兴趣,更不如说是爱慕之心。她懂得太多了~

高秋鑫压低了声音,说道“刚才我在镜子里看到了华苓和殷丘,但是一晃眼就不见了,还有陈雅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突然攻击我,变得很奇怪。“

“嗯~是这样,镜子,镜子……“白哲思考着,猛然,她慌张得向高秋鑫开口问道“你是说,华苓和殷丘一样,也消失了?“

“是啊?不然呢?他们俩个不一起消失难道还留一个在镜子里啊?“高秋鑫傻傻得问道。

“不好!如果我猜的没错……“还没等白哲说完……躺在房门口一动不动的邢雪,身体宛如电视机画面一般突然闪了两下,原本躺着的邢雪,下一秒钟就突然变成了站起来的样子。白哲和高秋鑫都被吓得猛得站了起来,戒备的看着邢雪……

“这应该是华苓~“白哲声音颤抖得说道。

只见邢雪的身体在一秒内完成了从能看见到看不见,再到能看见。就如同闪烁的灯光一明一暗闪了一下一样。从门口,一刹时就来到了白哲的面前。白哲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邢雪那细细的双手紧紧地抱住了,然后,邢雪一动也不动了。

白哲有点蒙了,邢雪居然只是抱住了自己,并没有做什么。然而,白哲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后背一阵钻心的疼痛。

一把刀,从白哲的背后抽了出来,邢雪那细长的手正在攥着刀柄!

高秋鑫一开始也是一脸茫然,突然,他发现了问题的严重性,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白哲“哐“得一声倒在了地上。

高秋鑫极速跑到刚才白哲抓米的碗前,也同样抓起一把米,猛得向邢雪砸了过去。

……邢雪,身体又闪了两下,到了房门口面前,面对着房门口,背对着高秋鑫,米并没有撒到邢雪身上。

高秋鑫和邢雪周旋了几次,每次都被邢雪躲了过去,最后高秋鑫妥协了,他在背后藏了一把米,然后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算了,被美女抱着死总比被陈雅咬死强~“高秋鑫心里想着,开口对着邢雪说“来吧,邢雪,抱我!“

突然,还在睡梦中的陈雅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话,猛然醒了过来,睁开了双眼。楞楞得望着还在一旁对峙着的两个人。

“发生什么事情了?谁要抱邢雪?“陈雅一脸茫然地问道……

而邢雪,原本不敢靠近高秋鑫,因为高秋鑫虽然把米藏在了背后,但是邢雪还是可以感知得一清二楚。

可就在这时,她又感觉到了另一个“活“的气息。然后邢雪闪烁了两下,来到了陈雅面前。陈雅,惊讶地看着邢雪,他惊讶于邢雪怎么拥有了这种不寻常的能力,突然从门口就来到了自己的面前……

下一秒钟,陈雅反应过来,这不是邢雪……不过,邢雪已经紧紧得抱住了陈雅~

“啊~邢雪,你,别这样……“陈雅老脸一红。不知所措,可突然,他自己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是生米……高秋鑫正在收回扔生米的手~

陈雅咬了咬牙,把恶毒的目光投向了高秋鑫,“你砸我干什么!?“

不过陈雅感觉,邢雪的手慢慢得松开了,然后邢雪整个人脱力倒了下去,睡着了~陈雅把邢雪安顿好了,朝着高秋鑫走去……

“小秋鑫~我刚才梦里好像听见是你说要抱邢雪?“陈雅微笑着走了过去……

“兄弟,事出有因~“高秋鑫也笑着躲避着陈雅的拳头,气氛虽然愉悦但是异常的凝固,陈雅的脸冷了下来“(事出有因?),也就是说,刚才你真的想抱邢雪?“,陈雅可不是在开玩笑,一直打不到高秋鑫令他愈加怒火。

接着高秋鑫跑到了窗台前,背对着窗台。可是高秋鑫还没有站稳,陈雅的一个拳头就已经砸了过来,高秋鑫又是灵活的一闪……

拳头,重重地砸在了窗台的窗户上,窗户上的玻璃一瞬间支离破碎。伴随着玻璃破碎的,还有房间里的落地镜和窗外那明亮的月亮!

陈雅惊呼“白天?哪来的月亮?“他愣愣得看着碎裂的月亮。猛然,他明白了什么“高秋鑫刚才可能在救他~“陈雅心里的怒火顿时消了不少。

不过,还没来得及道谢,陈雅,高秋鑫都惊讶地发现,整个房间,如同破碎的镜子一般,散落一地。

一束光,从头顶的天花板上那阴湿的水渍当中射了出来……然后,房间豁然开朗。

……

……

……

房间恢复正常之后,高秋鑫还心有余悸,他和陈雅一个接着一个地叫醒了房间里的人。小盈,邢雪,张乐,高茜都坐了起来,小盈哭着跑向了高秋鑫,而邢雪坐在那里不动,思维还是有些恍惚。

“秋鑫,我刚才做了一个很恐怖的梦~“小盈哭着对高秋鑫说。

陈雅安慰着邢雪,但是邢雪还是有点茫然的样子。

张乐走了过来,扶起了高茜……

高秋鑫突然说“昨天晚上你和高茜两个人去哪里了?“

讲到这里,高茜和张乐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一句话也不说,高秋鑫知趣得闭了嘴~“以后再问吧“高秋鑫心里想着……

““白菜“去哪了啊?怎么回事,突然变成了这个样子?“张乐突然说道,并且慌忙得搜索着每一个房间……

“是啊!白哲呢?白哲哪去了?“高茜也急忙附和道~

然而,高秋鑫和陈雅寻遍了整个房间,都没有找到白哲,白哲哪去了?

高茜心急如焚,同样的,高秋鑫也心急如焚~

而坐在一旁的邢雪没来由地说了一句“我知道白哲在哪……“站在一旁的其余五个人都把头转向了邢雪,而邢雪指了指房门口……

“在门外?“张乐说道,急忙跑到了房间门口,推开了门,可是门外一个人都没有。

“门口没人啊?到底在哪?“张乐着急得问道。

邢雪低下了头,沉默了良久,慢慢地开口说“在,2801。“

……

睡骸
睡骸
7月25日,涛山府小区一名女子跳楼自杀跳桥。紧然后,接二连三的怪事屡次突然发生.....梦里她和一个小女孩嬉戏打闹,在满是糖果的粉红色房间里坐在地上和她搭着积木,一块,两块,积木相互碰撞的声音哒哒作响。门口的风铃叮叮当当的,令人安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