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睡骸

布偶恋人

发表时间:2022-01-15 18:22:14

汽车开在一条窄窄的小路上。孟龙左手握着方向盘,左手拿着手机望着导航,他在这条小路上了开了足足两个多小时的车了,可一直看看不见市区里修长的公路。孟龙搜素着手机导航,但是手机网络信号总是会不佳。车的远光灯在这条小路上打回去很远~但是灯光的尽头依旧孟龙搜索着手机导航,可是手机网络信号总是不佳。。


推荐指数:★★★★★
>>《睡骸》在线阅读>>

《布偶恋人》精选:

汽车开在一条窄窄的小路上。孟龙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拿着手机看着导航,他在这条小路上已经开了将近两个多小时的车了,可始终看不见市区里宽大的公路。

孟龙搜索着手机导航,可是手机网络信号总是不佳。

车的远光灯在这条小路上打出去很远~可是灯光的尽头依旧是无穷无尽的黑夜。

他已经快要崩溃了,自己上班已经迟到了,而且自己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刚才从公路拐进来的时候,孟龙也没有多想,可是现在却迷路了。

……而这时候,孟龙的车缓缓得停了下来,车子没油了~

孟龙从汽车里坐了一会儿,但是最后还是打开了车门,下了车。“不能在这干等着,这个鬼地方连个信号都没有“孟龙下了车,朝着远光灯得前方跑了过去。

不一会儿,他已经离车很远了,车子的灯光只能看见两个亮点。他从兜里掏出了手机,打开了手电筒功能。

手机灯光的尽头依旧是一片漆黑,不过他好像从右边看到了一条小岔路。

“先走走看吧,等出去之后,白天再去找车吧。“孟龙拿着手机走进了小岔路。不过他走了一会儿就不再走了……

前面是一片树林,黑漆漆的一片死寂,树林里几只知了作响,这条路是条死胡同。

“白走了这么远“孟龙只好原路返回~

不久,他又回到了岔路口的入口处,来回折腾让他体力不支,手掌压在膝盖上气喘吁吁地望向了自己来的地方。

孟龙吃惊得看着自己来的地方,他震惊得看到,自己的车没了……

刚才还能看到车的灯光,不过现在自己停车的地方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了。“我的车去哪了?刚才我拉手刹了啊?“孟龙拔腿跑了过去。

也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跤,孟龙一个前倾来了个嘴啃泥,。孟龙爬了起来,他又跑了过去……

来到了自己刚才停车的地方,这里别说是车了,连一个汽车轮胎的痕迹都没有。他四处寻找着自己的车。

不知道找了多远……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孟龙也没有停下奔跑得脚步,他现在已经不想找车了,因为他发现,自己跑了这么远,却始终都看不见路的尽头。在黑夜的笼罩下,在这寂静的小路里,他开始有点害怕了……附近都是荒原和树林。

每跑一段路,路的旁边时而有树时而没有树,而没有树的地方,都是一片平坦的麦子地。在这繁华的大都市里,他从来不曾记得有过和乡村土路一样的路段。

一路上孟龙跌跌撞撞,也摔倒了好几次,随着时间的推移,孟龙惊讶的发现,这里他好像很熟悉。如果他记得没错的话,这里应该是他远在游湖镇的乡村父母家……

怎么会是这里呢?父母家可是离着城中心三十多公里啊?

他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他凭着自己的记忆,朝着父母家的方向跑去……不久,他从前面看见了一个小村庄,每家每户都灭着灯,孟龙从乡村的小路里七拐八拐~时不时地摔一跤。

现在已经是晚上时间十点十五分了~孟龙已经筋疲力尽了,他浑身肮脏。不过,他从前面看到了自己老家的小平房,他有了一丝希望,艰难得从水坑里爬了起来,一瘸一拐得跑了过去。

他来到了房子的门口,这是一栋风烛残年的老房子了,红砖砌成的墙面破旧不堪,灰黑的木门上面有着几个大洞,孟龙从一个大洞里把手伸了进去。

然后他把门里的木条插销慢慢地划开了,然后,门开了……

“爸~“

……

“妈~!“

孟龙走进了久违而又熟悉的院子里,轻声呼唤着自己的父母。

院子里也和村里的邻居一样,都灭着灯,却也没有人回话,应该是都睡着了。孟龙走了进去。

院子里的狗突然叫了起来,不过看到是自己阔别已久的主人,摇着尾巴朝着孟龙的腿跳跃着。孟龙无奈地摸了摸狗头,不知道今天它去哪里玩了,毛发湿漉漉的,冰凉冰凉的。

孟龙推开了东屋的房门……

“爸!在家吗?我是龙龙“孟龙大声喊了一句,不过屋里还是没有人回应。外屋是灶台和大锅,用来煮饭用的,而孟龙打着手机的灯光,进了里屋的卧室里……

孟龙的手机灯光照在了床上。

而床上,并没有自己的父母,“家里居然没有人!……“孟龙一把拉开了里屋里白炽灯的拉绳,明亮的灯光照射在屋里,而床上,的确是没有自己的父母!

“难道是出门探亲去了吗?可是…邻居家也没有亮着灯的啊?“

夜已经很深了,孟龙关闭了手机的手电筒,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他躺在了父母家的床上。关闭了里屋的白炽灯“等他们回家再说吧“孟龙这么想着,逐渐地睡着了,一路地奔跑和劳累让他渐渐进入了梦乡……

……

远在城中心的高秋鑫,已经回到了医院的大门口,高秋鑫跑上了医院的三楼,来到了白哲所住的病房门口,远远的他就看到了高茜端着一盆水正往病房里走……

“高秋鑫?你怎么又回来了?忘记拿东西了吗?“高茜疑惑地问道。

“白哲睡了吗?“高秋鑫喘着粗气,低着头问高茜。

“睡了,我也正想洗漱之后睡觉呢。“高茜说道。高秋鑫透过病房的玻璃,看见白哲一脸平静地熟睡着,稍稍放了心“没什么,只是看看她有没有事……“高秋鑫说道。

“你小子,是不是喜欢我的白哲?“高茜笑着看着高秋鑫,毫不避讳得开了口,而高秋鑫慌忙得回答“没有的事情~我又和她不熟,只是……“高秋鑫话都没说利索,就急忙地向着楼梯口走去“我先回家了~“

“路上慢点吧“高茜看着高秋鑫的反应,无奈地道别……

到了医院楼下,高秋鑫舒了一口气“看来是自己多疑了,也是啊,怎么会发生这么巧的事情呢?“

随后,高秋鑫又打了一辆出租车,上了车……

路上,高秋鑫回忆着白哲睡觉的画面,不自觉地笑了一下。

“朋友,前面路堵车,可以绕行远路吗?“司机师傅突然开口道~

高秋鑫也并不是很着急回家“没事的,能到目的地就行“高秋鑫回道,就当看看风景了,他这么想着,望向了车窗外那璀璨的霓虹灯,一闪一闪的亮着。

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高秋鑫到家了,他付了车费。向着自己家的单元门走去。

病房里,白哲熟睡着,安静得躺在病床上,她稍微挪动了一下身体,睡得更香了~

……

晚上的风很凉爽……孟龙也还在熟睡着~

梦里,孟龙坐在医院的问诊室里。这时候,问诊室的门外响起了嘈杂声~

“孟先生!你老婆生了!“和自己关系不错的王医生从门外走了进来,告诉着孟龙这个喜讯……

孟龙推开了堵在门口的王医生,惊喜得从问诊室里跑了出去,跑到了手术室里。

自己要当父亲了!孟龙第一个想法冒了出来……他猛得推开了手术室的大门。手术室里的同事们见了他都道喜说“恭喜恭喜啊,我们的孟主治!要当父亲了!“

无影灯床上躺着那位女护士。她虚弱,却面露微笑得对孟龙说“阿龙,快看看我们的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

“好的老婆!“孟龙满怀期待得从另一位男护士手里接过了孩子。低头定睛一看……

“啊!!!!!……“孟龙一声惨叫!手里的孩子,居然!长着一副老人的脸!圆睁着眼睛,正微笑得看着他!

孟龙睁开了双眼,发现是一场梦,满身虚汗地拿起了床旁边的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睡了一个多小时了。

“爸妈怎么还没回来?“孟龙有点急不可耐了,他躺在床上,把视线移向了桌子旁边的玻璃窗户,看向了院子里。

月光洒在院子里,院子里的大枣树的树叶随风飘荡。

有一个黑影,从墙头上蹦了下来~

“谁?!“孟龙从床上跳了起来,紧张得望着窗外。正常人怎么可能会从墙头上蹦下来呢?难道是小偷?

可是,过了许久,孟龙也没有看见有人偷偷地进屋,也没再看见窗外的人影,黑影好像从来没有来过一样,一直没有出现。

最主要的是,孟龙压根就没有听见院里的老黄狗的吠叫。

是自己看花眼了?孟龙透过窗户,看向了狗窝。他看见,父母家的老黄狗直挺挺得立在那里,一动不动,狗的四条腿,笔直的像四根竹竿直立着。

而狗的眼睛……居然是紧闭着得!医生的经验告诉孟龙,这狗,已经死了!

死掉的狗直挺挺得立在狗窝旁边,脸斜对着窗户这边的孟龙。孟龙呼吸短促了,刚才,进门的时候狗还是好好的啊?怎么会?怎么会死了呢?

“会不会是谁在自己睡觉的时候就已经进了院子?“孟龙惊慌地想,并四下环顾着。

“咕咕咕,咕咕咕~“孟龙突然听见,窗户旁边的桌子里,传来了类似鸟叫的声音。孟龙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眼睛盯着院子里的狗,也不敢开白炽灯,慢慢地走向了桌子,拉开了桌子的抽屉……

一个相框摆放在抽屉里的正中央,这是一个双面相框,孟龙看见,自己的父母和儿时的自己站在一起,一家人满脸微笑。

这张照片勾起了孟龙的回忆,多少年了,在外行医这么久,却已经很少次回家了。孟龙稍稍舒缓了些许,把相框翻了过来……

一张父亲的半身照,就贴在相框的反面,而相片里,孟龙的父亲嘟着嘴,一下一下地蠕动着,发出了“咕咕咕,咕咕咕~“得声音!黑白的底色照片,好似父亲的遗像!

孟龙吓得一把把相框扔了出去,相框飞了出去,砸碎了窗户的玻璃……

狗窝旁边的狗,突然“旺“得一下叫了一声。

……

时间已经不早了,高秋鑫用钥匙打开了自己家的房门。

“明天去找楼下邻居问问他的工作~“高秋鑫心里想着,推开了房门。

他惊讶了,因为他看见,自己家里漆黑一片,唯独卧室里有一丝灯光透过门缝射了出来。

“奇怪,自己早上出门没有关灯吗?“高秋鑫朝着卧室门走了过去。

突然,“山夜灯火通明处,夜寂无声篝火旁~“一阵悦耳动听得音乐把高秋鑫吓了一大跳,是他的手机来电铃声响了,高秋鑫掏出手机看了看号码。

是高茜打过来的电话,为了方便联系,中午他们两个人交换了手机号码……

高秋鑫接通了电话~“喂?高茜啊?有什么事吗?“

……

许久,电话那边传来阵阵得嘈杂声。

“喂?高茜,怎……“还没等高秋鑫说完,电话另一头,突然传来了高茜撕心裂肺地哭喊声!

“高秋鑫,你快回来!白哲她,白哲她不见了!“高茜声嘶力竭。

高秋鑫的大脑划过一道惊雷“你怎么没看住她,她能去哪里啊?“高秋鑫怒问道……

而电话另一头的高茜已经哭出来了“不,不是,白哲还在,她没丢,只不过她的确是不见了“。

这一段话把高秋鑫说得莫名其妙,他感觉是不是高茜有点神经过敏了,所以放下了心,走向了卧室门~

“你说什么呢?什么白哲还在,但却不见了,你没发烧说胡话吧?“高秋鑫疑惑地问道,来到了卧室门口,用手推开了卧室门……卧室门里的确没有关灯,高秋鑫有点心疼自己的电费了。

“不是,高秋鑫,你听我说,听我说!我是说“

“白哲的身体还在。但是,但是~头没了!……“高茜带着哭腔,强忍着恐惧,喊了出来。

高秋鑫如梦初醒。与此同时,卧室的门被高秋鑫打开了。

小盈正穿着睡衣坐在他的床上,而床旁边的桌子上,放着一口小锅。

……

睡骸
睡骸
7月25日,涛山府小区一名女子跳楼自杀跳桥。紧然后,接二连三的怪事屡次突然发生.....梦里她和一个小女孩嬉戏打闹,在满是糖果的粉红色房间里坐在地上和她搭着积木,一块,两块,积木相互碰撞的声音哒哒作响。门口的风铃叮叮当当的,令人安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