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睡骸

门外来客

发表时间:2022-01-15 18:22:14

晚上十二点的农村,不像繁华的都市里一样热闹。静谧的夜晚里,也独有几只金蝉在嗡嗡作响……孟龙,藏在了父母家的被子里,背靠在床的最里面的角落里,只漏出两只眼睛,紧盯着里屋的门口


推荐指数:★★★★★
>>《睡骸》在线阅读>>

《门外来客》精选:

晚上十二点的农村,不像繁华的都市里一样热闹。静谧的夜晚里,也独有几只金蝉在嗡嗡作响……

孟龙,藏在了父母家的被子里,背靠在床的最里面的角落里,只漏出两只眼睛,紧盯着里屋的门口和窗户。

孟龙父母家的院子里,一点风吹草动都没有。

就在刚才,孟龙跌撞着爬上了床的时候,回头再去看狗窝。而院子里的老黄狗,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不见了踪影。

……

大概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时间,孟龙感觉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了,自己已经呆了这么长时间。

他缓缓得挪动着身体,去拿床沿上的手机。不一会儿,他拿到了手机。一个想法突然浮现在他的脑海里:“趁现在,快走!“

孟龙先是环顾了一下四周,什么都没有……只有墙上的老式摆钟,在“咔哒咔哒“的走动着,钟已经坏旧了。

孟龙站起了身,抖了抖衣服~

可就在这时候,“咚咚咚,咚咚咚~“……

在院子里,那扇小木头门,被人轻轻地扣响了~孟龙差点失禁,他又逃回了被子里,紧紧地捂着。

“有人吗?请问家里有人吗?“门外,传来了一个亲切而又熟悉的声音。是芳姨!

芳姨,是父母家对门的邻居,也是自己小时候最亲近的人。“老孟头?你在家吗?“门外的芳姨已经进了门,声音由门外传到了门里~

孟龙把被子掀起来扔到了床上,跳下了床,走出了里屋,推开了东屋的房门。

“芳姨!是你吗?“孟龙看着眼前已经满脸皱纹的中年太太,心中激动得开口道。

“哎呀!小龙?你怎么回家了啊?什么时候回来的?“芳姨惊喜得问道。

“我今天晚上刚回家,我父母去哪里了?我一晚上都没有看见他们老两口~“孟龙低下了头,像个孩子一样恭恭敬敬得问着芳姨。

“老孟他俩不在家吗?我也是来找他们两个人的。“芳姨有点失落地说。

“我爸妈应该没在家里吧,我在这里已经等了将近一个多小时了。芳姨,你先进来坐坐吧!兴许他们一会儿就回来了。“孟龙害怕自己一个人等待,他自己不知道刚才那些是自己走花了眼还是真实的事情。直到现在,家里的老黄狗还是没有出现……

“好吧,正好我也歇歇“芳姨进了东屋的门,坐在了里屋的炕上。

“您老先歇着,我给你倒杯水去“孟龙说道。

“别和你芳姨客气“芳姨坐在炕上,眼睛看着窗外,等待着老孟头的回来“小龙,今年你多大了?有对象了吗?“

“芳姨,我在外地呢,一直都在工作“孟龙巧妙得回答了芳姨的问题。与此同时,他转过了身,把外屋大锅旁边的热水壶拿了起来,从头顶土墙上的木头壁橱里拿出了一个白色的陶瓷杯。

“哦~小龙啊,你也知道你芳姨是做什么的,你看看你也年纪不小了,我这里有几个人家姑娘的联系方式……“芳姨唠叨地问着。

孟龙也不愿意扫了芳姨的面子,随口也答应了“只要是芳姨您说的,我一定会尽力去办的“孟龙没有把话说死,他把“尽力“二字留在了最后面。

“来,小龙,我给你她们俩个人的电话号码,你自己联系,事成了之后可别忘了你芳姨啊!“芳姨催促着,而孟龙已经把水倒好了。

孟龙无奈地笑了笑,心里很尴尬“长辈都是一个脾气,道理都懂,哎~“。

“好的好的,芳姨,让您操心了“孟龙微笑地端着水,走向了里屋。

……

陶瓷杯,从孟龙手里脱落……杯子撞在了地上,“啪“得一声摔碎了,水撒了一地……

孟龙看见,里屋里,根本没有一个人!床上没有芳姨,凳子上也没有,就连刚才拉开的白炽灯,现在也是灭着的!

“这…!这是怎么回事!?“孟龙大惊失色。

“我这是,出现幻觉了吗?可我并没有接触什么药品啊?“孟龙作为医生这么多年了,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可还没等孟龙的嘴合上……大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咚咚咚,咚咚咚~“

……

医院的厕所里,白哲提上了裤子,来到了厕所门口的洗手间,洗了一把脸。走向了自己的病房~

可还没到病房的时候,远远的她就听到了远处的病房里有哭喊的声音。“该不会是谁的家属病亡了吧?“白哲想着,越走越近。

不过,白哲离自己病房不远的时候,她惊讶了。她听到那哭喊声好像就是在自己的病房里传出来的,而听声音来判断~好像就是高茜的声音!

“难道是张乐出事了?!“白哲猛得奔跑了起来,来到了病房门口。

还没来得及缓口气得她一把推开了312号的病房房门~

突如其来的开门,把高茜吓了一跳。而白哲看见高茜正跪在地上,手撑在自己的病床上,眼睛都已经哭红了。而自己的床上,躺着一个人……

高茜看到门口的白哲,先是一愣,然后一口气没上来晕了过去~

这可把白哲吓了一跳,白哲马上跑了过去,扶起了高茜。高茜旁边的护士和医生们,看见了白哲像是看见了鬼一样,都四散开来……

“啊?你们这是怎么了?“白哲有点懵懵的。

其中一个男医生看见白哲开口了,也有点不知所措了“你?你叫什么名字?“男医生问道。

“白哲~我叫白哲啊?“白哲有点奇怪这位医生为什么这么问,刚才他还在为自己办理住院手续呢。

“可,可床上那位~“男医生皱了皱眉头“莫非……“

白哲也望向了自己的病床,就在自己的病床上,躺着一个人。这个人侧躺在自己的病床上,脑袋的地方不知道被谁盖上了医院的白被子。

白哲安顿好高茜,站起身来,伸出了手,慢慢地揭开了白色的被单。

……

揭开被单的那一瞬间,白哲险些晕倒过去“这!死人,谁…这是谁?!“白哲惊慌得扫视着周围的人。而刚才四散开的护士们,好像都已经明白了过来。

死去的人,并不是眼前的白哲,只不过是因为死者的头不见了,而医院里规定所有的病人统一穿的都是一样的蓝白病服,一时没认出来。

其中一位女护士稍微松了一口气,“大家都去查一查,哪位病床上少了人……另外打电话联系一下那边~“

……

门外,高茜,白哲,张乐三个人并排着坐在走廊的铁椅上~

高茜尴尬地说“抱歉啊,白哲,我以为刚才那个人是你呢~“。

“没事没事,任谁都会这么想~“白哲也微笑得说。

“张乐,刚才你干什么去了?怎么一直都没有看见你人?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高茜有点责怪得问道……

张乐有点不敢开口了~支支吾吾得说“我,我刚才在一楼大门外……抽烟呢~“

“抽抽抽!就知道抽!“高茜有点生气了,毕竟要是刚才真的是白哲的话,这事可能就不会这么简单了。

“高茜,你别责怪张乐了“白哲劝道“还有,我也想知道,为什么,我床上会有一具尸体,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高茜也同样问道“是啊,怎么会有个人死在了你的床上啊?该不会是……“高茜有点不敢往下说了~

白哲沉默无语,脑子快烧糊了……

“对了!“高茜急忙说道“刚才我打电话给高秋鑫说了,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我再打电话通知他一下,别让他担心了!“

白哲也放弃了思考“这样啊,你打吧~“

高茜拿起了手机,拨通了高秋鑫的电话。

“嗯?高茜~“白哲突然反应了过来“你怎么会有高秋鑫的电话啊?“

“噢噢,之前在涛山府小区的时候交换了号码,以备后用“高茜顺口而出。

白哲托着下巴,看着高茜,心里无奈地笑了一下。

电话,拨了出去~

……

与此同时,远在涛山府小区的高秋鑫。手机掉在了地上,眼睛死盯盯地看着他卧室床上的小盈。

旁边的小锅,冒着热气,水蒸气从锅盖里飘了出来。

“小盈“高秋鑫缓缓得开口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小盈没有说话,只是稍微挪动了一下身体,眼睛看着高秋鑫。

“我问你是怎么进来的!!…“高秋鑫有点生气了。

“别生气~“小盈有点被吓到了,她从来没有见过高秋鑫如此生气“我之前来你家把一只耳钉忘在了你家里,刚才才发现,是想来找你要的“小盈弱弱得说。

“那你没有钥匙,是怎么进的门?“高秋鑫还是警惕地看着小盈,同时看着桌子上的锅。

“我刚才从商店里买了一个小锅,就是和2801一样的,我感觉很好看“小盈答非所问~

“我问!你没有钥匙是怎么进来的!“高秋鑫忍耐不住了。

“嗯?怎么进来的?你的门没有锁,一推就进来了……“小盈面无表情地开口说道“我借用了一下你家的厨房,作为谢礼,给你熬了一锅汤~“

“是吗?“高秋鑫咽了一口口水,眼睛移向了那口小锅。

梦里,如果记得没错的话,那口锅里,应该装的是白哲的人头……高秋鑫压抑着恐惧,慢慢地走向了那口锅。

“呵呵呵“小盈突然开口笑了。高秋鑫被吓了一大跳,看着小盈。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吗?“小盈开口道……她拿起了锅“过来,秋鑫。“

高秋鑫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认真强势的小盈。脚打着哆嗦,不受自己控制地走了过去。

“秋诗盈,我事先告诉你,我的忍耐是有极限的~“高秋鑫用着很小的声音弱弱地说道。

“嗯?你说什么?秋鑫?“小盈微笑得看着高秋鑫,疑惑地问。

高秋鑫没有再说话,走到了小盈旁边,看着那口锅,那口锅,分外眼熟。

“这是我刚煲好的,纪念一下我们认识了五周年,给你煮的滋养汤“小盈慢慢地揭开了锅盖~

……

突然,高秋鑫地上的手机响了起来,高秋鑫看都不敢看锅里,直接奔跑到了卧室门口,急忙捡起了手机。

高秋鑫拿起了手机,“喂……“高秋鑫接通了电话

过了一会儿,高秋鑫挂断了电话,看向了小盈。

高秋鑫走了过去,小盈看着高秋鑫“打完电话了?“。

“嗯,打完了“高秋鑫走到了小盈的面前,低头看向了锅里。

而锅里,没有人头,只有一锅令人垂涎欲滴的素菜汤。刚才,高秋鑫接到了高茜打来的电话,高茜那边用几句短短的话说明了情况,高秋鑫如释重负。

“只是一场误会啊~“高秋鑫有点责备自己刚才对待小盈的态度了。

“哇!真是一锅好汤啊~“高秋鑫假惺惺地夸赞道。

小盈没有说话,只是拿起了汤勺“既然你喜欢,那抓紧时间趁热吃吧“小盈笑了,笑得那么可爱。

高秋鑫看着小盈的脸,有点心悸了,面对着小盈对自己的好,他也不知道现在是该想小盈还是该想白哲,“刚刚对不起啊~我以为你是闯进来的“高秋鑫接过了小盈手里的汤勺。

“没事的秋鑫,你平时在工作上经常照顾我,这是应该的,何况……“小盈腼腆得说道~

“实在对不起,我以后一定会补偿你,不该对你说这些过分的话……不过,我记得我早上好像锁门了啊?你突然进来,把我吓了一跳,所以就怀疑了你~抱歉“高秋鑫一大串地说了很多话,他喝了一口汤勺里的素菜汤,高秋鑫惊讶了,他不知道小盈的厨艺会这么好“还真是好喝啊!“。

“没事的,秋鑫,我也并没有责怪过你“小盈看了看高秋鑫手里的汤勺。

高秋鑫不好意思得看了一眼小盈“哎~以后进来一定先给我发个短信或打个电话啊,今天真是把我吓了一大跳“高秋鑫站了起来“我帮你找找耳钉吧,以后也会回报这份素菜汤的恩情“。

“不用了,我自己已经找到了,你也不用这么自责,何况……“小盈说道。

“哦?找到了啊“高秋鑫摸了摸自己的头,尴尬地笑道。

小盈并没有回答高秋鑫的话,高秋鑫看着小盈。小盈突然开口“别自责了,何况……你家的房门。我来的时候,本来就是锁着的~“

高秋鑫被这一句话说得莫名其妙,突然,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很沉,脑袋像是被塞进了一团软绵绵的棉花,猛得一阵头晕。

然后,高秋鑫一头栽倒在床上,迷离得眼神,望向了那锅粥。小盈贴了上来“你说的,你会补偿我……“

……

身在父母家的孟龙,已经推开了不知道多少个自己家的东屋门了。可是,每当他推开一扇门,迎接他的,却依旧是又一间外屋,和同样的门。

他已经打了求救电话,可一直到现在,迟迟没有人来。

……

睡骸
睡骸
7月25日,涛山府小区一名女子跳楼自杀跳桥。紧然后,接二连三的怪事屡次突然发生.....梦里她和一个小女孩嬉戏打闹,在满是糖果的粉红色房间里坐在地上和她搭着积木,一块,两块,积木相互碰撞的声音哒哒作响。门口的风铃叮叮当当的,令人安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