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冠上珠华

三十二章·倒塌

发表时间:2021-09-06 17:04:17

亲生母亲的冷谈,哥哥的排斥和简言之姐姐的排挤,这些统统也没很大影响到苏邀,最可怕的最寒心的时候都了撑过去的了,这些人曾能造成伤害她,不外乎是所以自恃她在意,可她而如今不在意了,那这些人就什么也也不是了。反正,她丧失了这些,却也有贺太太全身心的以及维护,这样已再说,她失去了这些,却也有贺太太全身心的维护,这样已经很好了,不能贪求更多。。


推荐指数:★★★★★
>>《冠上珠华》在线阅读>>

《三十二章·倒塌》精选:

亲生母亲的冷淡,哥哥的排斥和所谓姐姐的排挤,这些全都没有影响到苏邀,最可怕最心寒的时候都已经撑过去了,这些人曾经能够伤害她,无非是因为仗着她在乎,可她如今不在乎了,那这些人就什么也不是了。

再说,她失去了这些,却也有贺太太全身心的维护,这样已经很好了,不能贪求更多。

“不必管,得罪的狠了才好。”苏邀微微笑了笑:“人若是太理智了,就不容易犯错了。”

燕草正往梅瓶里插着腊梅,闻言就怔了怔,有些茫然。

什么犯错?

姑娘是什么意思?

锦屏已经替苏邀洗好脸了,端着水要出去,她倒是比燕草想的开:“反正逆来顺受他们也不给咱们姑娘好脸色,姑娘说的是,做什么对着他们忍气吞声的?”

这丫头,燕草忍不住瞪了她一眼,正要说她几句,就听见沈妈妈在外头唤了一声,便急忙出声道:“在呢,妈妈快请进来吧!”

沈妈妈是去盯着下人归拢苏邀带来的东西了,虽然她也没甚太多值钱的东西,但是凡是带来的,沈妈妈都很上心,此刻是拿着登记了的本子进来给苏邀过目的。

苏邀不忙着看,把账本放在一边,让沈妈妈坐了,才轻声道:“妈妈是不是还有一个表姐,当年留在沈家当差?”

沈妈妈在沈家做奶娘的时候,的确是还有一个表姐,但是自从她跟着苏邀进了贺家之后,就已经再没有来往过,一是因为音信不通,二是因为沈家夫妻自己也在京城山东两地奔波,实在没个寄信的地方。

此刻听见苏邀提起来,沈妈妈有些错愕,随即才反应过来:“是,当年她是伺候太太.....沈太太的,现在却不知道如何了。”

“那抽个空,妈妈去见一见吧。”苏邀开了抽屉,从里头拿出一张五十两的银票来:“多年未见,妈妈也该去见一见老姐妹,叙叙亲情。”

沈妈妈吓了一跳,急忙站起身来推辞:“这怎么使得?姑娘,使不得的.....”

五十两银子,是非常大的一笔数目了,她当年在沈家当差,也不过就是一月八百文银子,到了贺家倒是提了提,可也不过是一两银子,五十两,够她忙活几年了。

“拿着。”苏邀将银票塞到她手里,郑重的看着她:“妈妈,我信得过你,你此次去见沈家的人,除了去见你的姐姐之外,我还要你帮我传个口信,做一件事。”

她说着,见沈妈妈接了银票愕然的朝自己看过来,就轻声道:“您也知道我在府中的处境,若是她不走,我是不能在府中安心过日子的。”

沈妈妈当然知道今天发生的事,府里上下都传遍了,苏桉少爷为了三姑娘劈头盖脸的斥责四姑娘。

她心疼不已,苏邀是她一手带大的孩子,在她眼里,没人比苏邀更亲近了,哪怕旧主的亲生女儿是苏杏璇也不行。

再说了,苏邀从未主动招惹她,倒是苏杏璇,一路煽风点火,人在太原的时候她都还要伸手来碾一碾,实在是太过分了。

她顿时生出了无限的勇气,很是无畏的点了点头:“好!姑娘您说,要我做什么,上刀山下火海,我都愿意的!”

“那倒不用这样严重。”苏邀忍不住笑了,眉眼弯弯的,终于有了几分这个年纪该有的俏皮,她轻声说:“您只要替我跟干爹说一句话就是了。”

沈妈妈竖起耳朵里,把苏邀叮嘱的话重复了一遍,确定一个字都不漏,就立即答应了下来。

而此时,苏杏璇也刚沐浴完毕,从净室披了一件杏白色的中衣出来,整个人愈发显得清丽脱俗,她头发还湿漉漉的,咏歌当即就放下了手里的活计,立即上前替她将大衣裳给披上了,又熟门熟路的扶着她到熏笼边上坐下,拿了巾帕一点一点替她绞干头发。

苏杏璇眯了一会儿眼睛,才重新睁开,熏笼暖烘烘的,让她觉得今天的疲惫都少了许多,等到门帘动了,她看见了来人,眼睛才亮了亮,有了几分真心的笑意,道:“你可算是回来了!”

回来的是她院子里的大丫头之一的安莺,也是苏三太太院子里管事妈妈之一的柳妈妈的女儿,向来最得她的欢心,只是前些天告假回家去住了一段时间。

安莺就笑了起来,上前自然的接过了咏歌手里的帕子,继续替她擦头发,又道:“您啊,我听说最近您可总是发脾气。”

她语气亲近,并没有咏歌和咏荷在苏杏璇跟前的小心翼翼。

苏杏璇就委屈的嘟了嘟嘴哼了一声:“但凡是个能喘气的,碰见这么多糟心事,怎么能不生气?”

她说着,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困倦的打了个哈欠,却还是不忘问道:“母亲那里怎么样?这一次父亲定然是很生气了,我送过去的汤羹,听说他也没有用。”

安莺的动作顿了顿,实话实说的道:“我听娘说过了,太太跟老爷争执了一番.....但是太太最终还是答应让四姑娘去老太太院里住着了,老爷这次是恼怒三少爷对您太过言听计从,警告太太以后要对三少爷严加管教......”

苏杏璇眼里阴冷一片。

苏桉的确是很蠢,但是却也是她指哪儿打哪儿的刀,贺太太倒好,一来就想着把她的这把刀给抢走。

可这世上哪里有那么简单的事?

她轻轻的呵了一声,发出一声冷笑,就问安莺:“我让人传给你的口信,你接到了吗?”

安莺已经帮她把头发擦干了,把帕子交给边上的咏歌,就搀扶着她站起来:“您放心吧,都按照您说的,已经告诉了三少爷身边的青松了,他办事是最可靠的,又是三少爷跟前的人,他去传信,谁都不会起疑的。”

苏杏璇的心情这才稍有了些起色。

这些人算是什么东西,一个个的也要踩到她头上来。

贺太太不是为苏邀找了个靠山吗?她就要让贺太太看看,这座靠山是多么轻易的就能倒塌!

冠上珠华
冠上珠华
明明是真千金却死的落魄的苏邀复活了。上辈子她忍气吞声,再重新来过她手狠下心来黑。谁也别想地吸她的血还嫌腥臊了。重新来过一次,她要做那天上月,冠上珠,光芒万丈。某人跟在她身后一面替她挖大坑,一面苦心孤诣的劝她:不需要这么费劲的,瞅见我头上的冠冕了吗?你是上面最华美的那颗。这其中,苏家来的人算是晚的,他们重新打开这座被冷落已久的别庄,脚步轻快的四下打扫整理起来,带来的箱笼堆满了一排厢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