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近卫狂兵

第28章 你没戏

发表时间:2021-04-08 23:25:37

“呦吼~”“长这么大,就属今天最开心了。”开车回去的路上,颜如玉打开跑车的车棚,任凭夜风吹拂,振臂高呼。“唐欢,你虽然做人挺失败的,但,你装逼打脸的能力确实一流,可惜没用到正地


推荐指数:★★★★★
>>《近卫狂兵》在线阅读>>

《第28章 你没戏》精选:

“呦吼~”

“长这么大,就属今天最开心了。”

开车回去的路上,颜如玉打开跑车的车棚,任凭夜风吹拂,振臂高呼。

“唐欢,你虽然做人挺失败的,但,你装逼打脸的能力确实一流,可惜没用到正地方,不然,你现在都有可能是亿万富豪了!”

微凉的晚风,吹弄她大波浪的卷发,腋窝下的柔软风光展露无疑。

光滑无毛,看起来十分吸引眼球。

“大姐,有你这么夸人的吗?”

唐欢翻了个白眼。

老子靠装逼打脸,早已经富可敌国了好不好!

“唐欢,你消失的这些年,究竟都做了什么?”韩芊艺忍不住问道。

“除暴安良,劫富济贫,大部分都是受人敬仰的壮举!”唐欢嬉皮笑脸道。

“你能不能严肃一点?”韩芊艺瞪着好看的眼睛。

短短几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她在唐欢身上,也见识了太多与众不同的东西。

对于他的身份,韩芊艺越来越好奇。

“我没开玩笑啊,之前不是跟你说了,我是暗榜第一兵王,身家好多个亿的那种!”唐欢道。

闻言,不光是她,就连开车的颜如玉都忍不住投去白眼。

“少扯屁,我承认你身手确实不错,连胡星海的私人保镖都打不过你。”

“但,兵王那种传奇身份,本小姐就算没亲眼见识过,也听别人说过。”

“高冷,不羁,就像是黑夜中的萤火,令人捕捉不到。”

“哪像你,整天吊儿郎当,夸你两句就找不到北了!”

颜如玉撇着小嘴,一脸嫌弃的味道。

听到她的分析,韩芊艺也觉得有道理。

唐欢虽然表现得很让人震惊,但也仅仅只是靠一些小聪明,占便宜而已。

要说有什么大能耐,貌似还谈不上。

韩芊艺下意识的摸了摸,之前跳舞时被唐欢揉捏过的翘臀,心中忍不住抱怨道:这家伙,还总是借机会,吃人家豆腐……不过,那种感觉还挺让人回味的。

“你当过兵,退伍之后,给一些富商做过保镖,我猜的没错吧?”

半晌,颜如玉转头,笑眯眯的看着唐欢。

那得意的样子仿佛在说:小老弟,你已经被我看穿了。

“靠,你属猴子的啊,火眼金睛,这都被你猜中了!”

唐欢猛拍大腿,一副被人戳穿真相的颓废表情。

心中却在叹息:果然胸大无脑,小娘皮,我为你的智商感到堪忧啊。

“保镖?你在哪当的保镖?”韩芊艺问道。

“国外!”

“那后来怎么不做了?”

“工作太危险,我胆子又小,再加上,老板极其吝啬,经常找各种理由克扣我工资。”

“逢年过节还不给放假,导致我现在25岁了,还没谈过恋爱,你们说,可悲不可悲!”

唐欢点了根烟,一脸唏嘘模样。

二女表情同时一黯。

“别灰心,找份踏实的工作比较好!”

“没想到,你还有这么刻骨铭心的经历!”

她们都感觉唐欢过去的经历蛮悲惨的,不禁心生同情。

后来,二女干脆把唐欢当成了小透明,叽叽喳喳的为唐欢今后的人生道路,指点方向。

总结起来就两点:1.她们需要呵护,帮助,唐欢这个无依无靠的小可怜。

2.既然他是保镖出身,有一定的自保能力,可以暂时不用跑路,留下来与她们一同度过难关。

不多时,车子开到韩芊艺家的老式小区。

“芊艺,你今天怎么想起来回家住了?平时不都住公司附近的公寓嘛,也对,时间太晚,你一个人回公寓不安全,放心走吧,一会让唐欢送我就可以了,你不用担心!”

将车停在路边,颜如玉拍了拍壮硕的‘胸肌’,很贴心的道。

话落。

唐欢与韩芊艺都一脸古怪的看向她。

“干嘛?你们怎么又用这种眼神看我,我说错了吗?”颜如玉小脸一红。

莫非,自己想跟唐欢单独接触,达成某些不可告人秘密的小心思,被他们看穿了?

该死!

自己的演技难道这么Low?

“那个……唐欢刚回苏市,还没落脚点,最近都住在我家!”韩芊艺尴尬解释道。

“啊?你、你们都同居了啊!”颜如玉瞪大眼睛。

那一刻,她有种心爱的东西,突然被人抢走的失落。

就好像,年幼时期每晚都要陪她睡觉的抱抱熊,突然被母亲告知,送给了其他小朋友。

那种感觉,着实让人崩溃。

“没、还没发展到那一步呢!”唐欢斜叼着烟卷,抖腿道。

“闭嘴,你瞎说什么呢?”

韩芊艺脸颊滚烫,连忙道:“如玉,你别误会,他只是住在我父母家,我平时不住在这,走吧,今晚你去我租的那间公寓睡。”

说完,韩芊艺急忙坐进了颜如玉的车里。

“呼,这样我就放心了!”

颜如玉长吁一口气,猛踩油门,车子很快消失在午夜寂寥的马路中。

徒留给,欢哥一鼻子的车尾气味。

“我尼玛,你们两个一起睡,哥咋办啊?”

唐欢心里那个气啊。

此时,已经深夜10点钟,万籁俱寂。

为了不打扰韩芊艺的父母休息,唐欢只能小心翼翼的开门,惦着脚走进客厅。

“回来啦?”

突然,一道低沉的声音传来。

“卧槽!”

唐欢一愣,目光旋即落在客厅沙发上:“伯父,你怎么还没睡,也不开灯?”

“为了省电!”韩文仲道。

“电费没多钱,不至于吧?”唐欢无语。

“当你没有能力去赚取财富,同时,家里又有一个败家老娘们的时候,你就能深刻体会到老夫的无奈了。”

韩文仲平静的音调,像是在述说一件,丝毫不影响他男性尊严的家常事。

“哦,那您坐着,我去睡觉了!”唐欢撇撇嘴。

对于这个三天两头跪搓衣板。

把妻管严当成快乐的岳父,他实在找不出共同语言。

“等下!”韩文仲阻拦道。

“伯父,还有事?”唐欢一愣。

“我在这里,是特意为了等你的!”韩文仲老神在在道。

唐欢挠了挠头,不明所以的坐了过去。

“你是不是喜欢我女儿,想泡她?”韩文仲眉头一挑。

“我、我哪有,我……我不是……”唐欢双手无处安放,胡乱的抓耳挠腮。

这老丈人也太直接了吧?

如此羞人的话,怎么可以问得这么直接嘛!

好尴尬啊!

“想当年,我追芊艺她妈的时候,也曾像你这般屌丝,脸红的像一只呆头鹅!”韩文仲评价道。

“……”唐欢。

“虽然,我从你身上找到老夫当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共鸣,但,老夫劝你一句,你没戏!”韩文仲摇头道。

你没戏!

此三字,堪称当头捧喝。

对唐欢的自信心,堪称地狱级的打击。

而且,这已经不是第一个人对他说过这三个字了。

“第一,时代变了,你太穷,就算芊艺同意,我家那个母老虎,也绝对不会同意。”

“第二,你太普通,而芊艺太刚强,她需要的是一个可以让她依靠,坚实如山的男人,不说人中龙凤,也必定出类拔萃,而你……比我当年也强不到哪去。”

韩文仲一边摇头叹息,同时手里把玩一串新掏来的物件儿。

“伯父,其实我很强的,正是因为太强,我怕芊艺的小身板承受不住,才想循序渐进,等她成长到一定高度,才能将我的真实身份告诉她!”唐欢解释道。

“你吹牛皮时脸都不红的样子,让我看到了年轻时候,自己的影子!”

韩文仲认可的点点头,随后起身道:“芊艺,给我们老两口买了大房子,这几天就要搬过去了,搬新家之后,估计你也不方便再住下去了,所以……年轻人,尽快找出路吧!”

其实,韩文仲深夜等唐欢的目的,就是要说最后这句话。

而之前的那些铺垫,完全是为了衬托自己的逼格与形象。

从这一点来看,他年轻的时候,的确是装逼领域的一枚高手。

“哦,对了,你之前送的那两颗珠子,老夫很喜欢,其中一颗被我偷偷拿来,今天在古玩市场换了一串价值5万块的手把件!”

“嘻嘻,那老板真傻逼,做了亏本的生意,还一个劲的谢谢我!”

“你说搞笑不搞笑!”

“……”唐欢看着韩文仲消失的背影,默然无语。

沉默半晌,他才无奈道:“看来,得给媳妇家买套新房子了!”

近卫狂兵
近卫狂兵
一拳豪门阔少,拳打贵族宵小。左拥顶级嫩模,右抱绝世总裁。我是一代战魂之王,青龙。我是一个傲然屹立世界之巅的男人。我……要借500块钱交房租。静谧的黎明,被一道尖叫声打破:“该死,老公怎么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