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微情已向晚

第28章 噩梦

发表时间:2021-05-01 15:41:57

最后,傅止渊压制住住了自己,望着衣衫不整的顾晚,嘴唇一片白里透红,不由再细细地啃咬了一会,才肯放过我顾晚!顾晚脸色被染了一抹不自然而然的红晕,似朝霞通常十分迷人!傅止渊帮着顾晚没想到,在这一世,他的习惯还是没有改变!。


推荐指数:★★★★★
>>《微情已向晚》在线阅读>>

《第28章 噩梦》精选:

最后,傅止渊克制住了自己,看着衣衫不整的顾晚,嘴唇一片红润,不由得再细细啃咬了一会,才肯放过顾晚!

顾晚脸色染上了一抹不自然的红晕,似朝霞一般迷人!

傅止渊帮着顾晚整理好衣服,便待她进了一间西餐厅!

西餐厅的环境优雅迷人,进门便可看见,不远处有一架白色的钢琴放置在一旁!

顾晚被傅止渊搂着走到了位置上,餐厅没有其他人,不用问便知傅止渊包了整个西餐厅!

在上一世中,当两个人的关系有了进一步的时候,跟傅止渊出去吃饭,要么是在包房,不然就是包了整个餐厅。

没想到,在这一世,他的习惯还是没有改变!

看着角落里的钢琴,顾晚想到了上一世自己为他学好了钢琴之后,便一直像给他一个惊喜,让他开怀一笑!

也是在这里,那天跟今日一般,只不过这次,她不会再为他弹琴了!

傅止渊看着顾晚盯着钢琴出神,“怎么?顾小姐会弹钢琴?”

顾晚回过神,摇了摇头。

“可我怎么听说顾小姐前阵子在许家别墅弹得一手好琴艺!”傅止渊讽刺地开口,话里带着深深的质疑!

“傅先生,消息可能有误把!我不会弹钢琴!”顾晚有点心虚,眼神看向窗外。

当时,因为弹琴胜过了许弯弯,许弯弯便压下了消息,不让消息留出去。

再说,咬牙说不会,难不成他还会逼自己上去弹一曲吗?

想着前世的百般讨好,不想再重来一遍!

可顾晚却低估了傅止渊的固执,“可我现在想听!”

顾晚呵呵一笑,“傅先生,你想听的话,大可以请餐厅里的人安排一个钢琴家弹给你听!”

傅止渊摇着手里头的红酒,“可就想听你弹得!”

看着挣扎的顾晚,傅止渊挑眉,淡然开口“顾小姐,怎么?不可以吗?”

顾晚咽下所有的不甘心,皮笑肉不笑开口,“我去弹,请傅先生洗耳恭听!”

顾晚起身,缓缓走到钢琴前,边走边暗骂傅止渊!

哼,让你叫我弹!

别后悔!

顾晚落座,灯光洒在她的脸庞,只见顾晚轻轻按动了钢琴键!

声音呲呲地从优雅的钢琴传出来,及其的不相符合钢琴的气质!

傅止渊皱着眉头,而顾晚却高兴地扬起嘴角。

哼,是你叫我弹得,我都说了我不会,你自己要听的!

可怪不得我!

活该!

“好了!”傅止渊开口制止了顾晚。

“傅先生,我弹的怎么样?好听不?”顾晚幸灾乐祸的开口!

傅止渊黑着脸庞,别有深意看了顾晚一眼。

顾晚被看得有点心虚,坐下后,拿着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水,不敢去看傅止渊的表情!

深怕他察觉到什么!

顾晚心里后悔极了,早知道就不在许家弹钢琴,争那一口气!

要是没有在这一世弹过,他也就不会知道了!

真是的,烦死了!

恰好,这时,牛排上桌了!

解决了此刻的尴尬!

顾晚讨好的笑着说,“吃东西吧!”眼神不太敢直视傅止渊!

一直低头切着牛排,傅止渊拿过她的牛排,将自己的递给了她。

顾晚惊讶看着傅止渊,切好的牛排摆在她的面前。

这……这不是上一世傅止渊做的吗?

顾晚抿了抿嘴唇,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快吃,吃完我还有事!”

傅止渊不耐烦催促着!

不满的语气传入耳,与这极贴心的行自相矛盾!

重生了一世,傅止渊的性情也变了?

……

下午,吃完饭后,傅止渊直接带着顾晚回了公司。

“我要回酒店,不要呆在这里!”顾晚蹙着眉头,嘟着嘴,满脸拒绝!

“顾晚,不要挑战我的耐性,乖乖坐在那里等我开完会!”

说着,拉上了门,走向会议室!

通知了小轩一声……

顾晚怕惹恼了傅止渊,坐在他办公室里的沙发上,愤恨拍着沙发,发泄着自己的不满!

越拍越用力,仿佛这沙发就是傅止渊!

小轩打开了门,便看见了这一场景。

“顾晚姐,这沙发怎么惹你了!”

顾晚看见来的是小轩,停止了拍打沙发,哼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空气突然凝固住了。

小轩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讨好的说,“顾姐,你要不要喝咖啡,我泡一杯给你?”

顾晚还在气头上,对于傅止渊身边的人一同讨厌上了,看着一脸讨好的小轩,并不予理会!

小轩有点尴尬笑了。

灰溜溜地进了茶水间,泡了一杯咖啡给顾晚!

咖啡扑鼻迷人的香味传进顾晚的鼻子里,浓浓的咖啡香味勾起了顾晚的小馋虫。

小轩把咖啡小心翼翼放在顾晚的面前,“顾晚姐,这可是上好的咖啡,傅总平时都不怎么舍得喝呢,他对你真的很好,特意嘱咐我要泡这种咖啡给你!”

顾晚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入味,香而不腻,口感极佳!

小轩滔滔不绝地开口,“顾晚姐,你都不知道傅总最近多想你,每晚不管多晚,都要听完保镖的汇报才肯休息,要是你一有事,便担心的睡不下,起来工作,恨不得早点飞到你身边……”

顾晚听着小轩的话,内心涌起了一股复杂的情绪。

“好了,你出去吧,我想在这里睡一会!”

顾晚打断了小轩的话,小轩看着不为所动的顾晚,还想劝说,“顾晚姐……”

“小轩,我想睡觉,我累了!”

看着不耐烦的顾晚,小轩有点失落的走了出去,顺道关上了门!

随着大门的紧闭,顾晚躺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喃喃自语。

傅止渊,这一世你到底要搞什么鬼!

小轩的话我可以相信吗?

重来一世,我可以相信你吗?

要是信了你,我是不是又会遭遇另一劫难!

顾晚不知不觉睡了过去,梦里,一个血淋淋的小孩喊着“妈妈……妈妈”

“孩子,是你吗?宝贝,我是妈妈,我是妈妈呀!”

“为什么?为什么?你骗我!”

“没有,妈妈没有骗你。宝宝,宝宝,别走!”

顾晚尖叫着,醒了过来,脸上挂着两行清泪!

微情已向晚
微情已向晚
顾晚前生丧命童书迫害,并一场误会傅止渊是幕后凶手,复活归来时,发誓拾掇这对渣女贱女,却意外发现现世突然发生的事与上一世大不像……接着有护士喊到,“生了生了,是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