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微情已向晚

第30章 同住酒店

发表时间:2021-05-01 15:41:58

没想起的是,傅止渊竟然一点也不迟疑答应下来了,我以为要费一番口舌呢!殊不知道,傅止渊有后招在等着顾晚跳进来!傅止渊送顾晚到了剧组酒店门口,顾晚笑着跟他说再见。顾晚拉着车门的把顾晚拉着车门的把手,讨好看着傅止渊,“那个,我到了,你让我下去吧!”。


推荐指数:★★★★★
>>《微情已向晚》在线阅读>>

《第30章 同住酒店》精选:

没想到的是,傅止渊居然毫不犹豫答应了,以为要费一番口舌呢!

殊不知,傅止渊有后招在等着顾晚跳进去!

傅止渊送顾晚到了剧组酒店门口,顾晚笑着跟他告别。

顾晚拉着车门的把手,讨好看着傅止渊,“那个,我到了,你让我下去吧!”

傅止渊看了顾晚一眼,暗示着顾晚,还欠了什么?

顾晚盯着傅止渊的嘴唇,犹豫着要不要亲上去。

要是不做,傅止渊不让她出去,怎么办?

心一狠,直接上前吻住了傅止渊,本想蜻蜓点水!

可傅止渊哪会这么容易放过她,顾晚的嘴里还残留着刚刚喝过的柠檬水的香味,酸酸甜甜的。

过了一会,傅止渊放过了她,顾晚拉开车门头也不回地跑了进去!

傅止渊交代了小轩几句,也走进了酒店!

就在顾晚打开房门,走进去,刚要关上门,门边出现一双骨节分明的手。

只见傅止渊淡定从容越过顾晚,走进了房间。

“傅先生,你不是走了吗?”

顾晚纠结着看着傅止渊,眼巴巴地希望傅止渊赶快离开!

“我这几天住在这里!”

傅止渊慢条斯理的开口。

顾晚瞪着傅止渊,“那个,傅先生,我这里没有你换洗的衣物!”

傅止渊勾起,玩味看着顾晚,“待会小轩会送过来!”

“可是,可是我在这里的床太小了。”

傅止渊起步走进了顾晚的卧室,看到顾晚的一米八的大床,“怎么?这床顾小姐嫌太小!”

顾晚脸色一红,窘迫看着傅止渊,“不会,不会,说错了!”

“那还有什么问题吗?”

顾晚摇了摇头,不再说什么!

……

洗完澡的顾晚,走了出来,傅止渊看到的便是一幅美人出浴图!

顾晚穿着黑色蕾丝睡衣,刚好衬托着她雪白的肤色,蝴蝶一般的锁骨上面有从头发掉落的 水滴,缓缓流进了衣内。

被傅止渊盯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顾晚在进去前,特意选了比较保守的睡衣。

可是,为什么他的眼神还是那么热烈!

“你要不要去洗澡?”

傅止渊起身向顾晚走了过去。

“好。”尾音微微上扬,声音被傅止渊刻意压低,沙哑迷人,撩的顾晚脸红心跳!

听着浴室里的水声,顾晚的心思十分复杂,她还没做好跟傅止渊共处一室的准备!

虽然之前住在他家,可是两人人常常错开了,几乎都是分房睡得啊!

顾晚蒙头躺在床上,强迫自己入睡。

因为下午睡过的缘故,脑袋此刻清醒的很。

翻来覆去,直到傅止渊打开门走了出来!

顾晚看着宽肩窄腰,八块腹肌,身材姣好的傅止渊,不自觉咽了咽口水。

这身材貌似比上一世好了很多。

头上留下的水滴顺着纹理清晰的腹肌流进了某个不知名的部门!

顾晚回过神,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色即是空,色即是空,色即是空!

擦干净头发的傅止渊直接上床躺在了顾晚的身边,拿起一旁的财经报纸,安静地看了起来。

顾晚背过身,并不理会傅止渊。

假寐中……

过了一会,傅止渊关了灯,躺在了床上,一把搂住了顾晚的腰,拉近了彼此的距离,头抵着顾晚的头发,闭上了眼!

顾晚的心跳动的十分厉害!

心里犹如一只小鹿在乱撞,扰乱了顾晚的思绪。

渐渐地,听见头顶传来了阵阵呼吸声。

顾晚转身,借着月光,细细地盯着傅止渊帅气的脸庞,长长的睫毛像两把小扇子一样,顾晚不自觉用手轻轻碰了碰傅止渊的小扇子。

还得寸进尺的捏了捏傅止渊的鼻子,觉得不够,又恶狠狠揉捏着傅止渊的脸蛋,惊叹傅止渊的皮肤未免也太好了吧!

捏着捏,忽然傅止渊一把抓住了顾晚的手,翻身压上了顾晚的身子。

不怀好意地勾唇,“玩够了?”

顾晚内心一惊,呆住了,“玩……玩够了。你压着我了!”

“玩够了,那现在应该轮到我玩了!”

话落,傅止渊一把吻住了顾晚的小嘴……

第二天早上起来,傅止渊抱着浑身酸软的顾晚,去洗手间洗漱!

顾晚整个人迷迷糊糊的,昨晚被折腾的太晚了。

当穿衣服的时候,控诉着看着傅止渊,指了指自己的脖子,“这样我怎么去拍戏呀!”

傅止渊不自在的咳了咳,“下次我注意!”

……

来到了剧组,童书亲近地给顾晚到了一杯水,问:“顾晚,昨晚傅先生是不是来找你了?”

顾晚喝了一口水,羞涩地笑了,“是啊!”

童书看着脸色红润的顾晚,不经意间看到了顾晚脖子上的点点红痕,一下子就知道了昨晚发生的一切。

咬了咬牙,压下内心的不甘,亲切拉着顾晚的手,“晚晚,你真有福气,傍上了傅先生,你可不可以……”

顾晚看着欲言又止的童书,内心冷笑,一脸的无知,“童童,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晚晚,我想见见傅先生可以吗?”童书厚着脸皮开口,看着纠结的顾晚。

“晚晚,你不信任我吗?我就想见一见傅先生,看看他对你怎么样?”

童书拍着胸脯保证,一副为好友着想的样子。

顾晚莞尔一笑,“当然,我怎么会不信任你呢,童童。”

“真的吗?谢谢你,晚晚。”

童书喜出望外看着顾晚。

……

中午,傅止渊来接顾晚,可是顾晚还在拍戏。

许弯弯看到傅止渊的到来,去洗手间补了一下妆。

走到傅止渊旁边坐下,热切地开口,“傅先生是来接顾晚的吗?”

傅止渊回都没回过头去看许弯弯一眼。

许弯弯不甘,温柔地说,“晚晚真是好福气,身边总是有人帮助她,傅先生怕是不知道呢吧,前阵子,有一个叫路准的总是来送花给晚晚,真的好痴心,我都快被感动了呢!”

傅止渊神色淡漠,仿佛没有听到许弯弯的话!

许弯弯急切地开口,“难道傅先生不好奇路准与晚晚的关系吗?”

傅止渊这才回过头,看了许弯弯一眼,冷漠地说,“滚!”

许弯弯不可置信地看着傅止渊,一个滚字,让许弯弯红了眼眶。

“傅先生,你……”声音听起来楚楚可怜,让人心碎,尤其是许弯弯眼角的泪花,仿佛一个不小心,眼泪便再也忍不住滑落脸庞。

可怜许弯弯,傅止渊连一个眼神都不给予给她。

周围的人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瞧见许弯弯的样子,不屑地嗤笑着,纷纷幸灾乐祸的模样。

拍完戏的顾晚,恰好看见了这一幕。

在顾晚身边的还有童书,童书见顾晚拍完了戏,便迫不及待地跟在顾晚身边。

微情已向晚
微情已向晚
顾晚前生丧命童书迫害,并一场误会傅止渊是幕后凶手,复活归来时,发誓拾掇这对渣女贱女,却意外发现现世突然发生的事与上一世大不像……接着有护士喊到,“生了生了,是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