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首席狂追天价逃妻

第16章 你只能属于我

发表时间:2021-05-02 22:37:36

“是啊!我明白的!而已我单方面的招惹?也不是你也征得吗?”杜布瓦风听到楼清神这么说,眼中闪出了一丝狠意,很不错很不错,你就昨日看见了一下卫荣轩你突然间翅膀都硬了。楼清神楼清心眼中强忍着泪水:“莫维风你混蛋!混蛋!“拿起身边所有能砸的东西开始疯狂的往这边砸。。


推荐指数:★★★★★
>>《首席狂追天价逃妻》在线阅读>>

《第16章 你只能属于我》精选:

“是啊!我知道的!只是我单方面的招惹?不是你也同意吗?”莫维风听见楼清心这么说,眼中闪出了一丝狠意,不错不错,你就今日见到了一下卫荣轩你突然间翅膀都硬了。

楼清心眼中强忍着泪水:“莫维风你混蛋!混蛋!“拿起身边所有能砸的东西开始疯狂的往这边砸。

看吧!总有一些人,就是有着一种本事,能让一个很是冷静的人开始肆意的疯狂的爆发,例如莫维风就是楼清心的爆炸点。

楼清心砸的累了,喊得也累了,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往下滑,眼泪什么的都跟不要钱一样的开始往下滑。

坐在地上就好似一个被遗弃的宠物一样,在那里不住的抽噎,不住的掉眼泪,而且这种哭是默默无声的,就一下撞击了莫维风心里的最柔软的地方。

可是又不敢过去,就这样看着楼清心哭累了,甚至是在那里哭的睡着了,才敢走过去。

将她抱在怀里,一把抱起送到了卧室里。

将她放在床上不禁看着她的睡颜有一些发愣:“你若是一直像这样乖就好了,不过也是不幸中的万幸,你这不是在你们楼家,如果是这样我都知道该怎么处理了?”莫维风揉了揉额头。

很是深情的看着床上的小女人,嘴角不经意的就散发出一丝的微笑。

“混蛋,莫维风。”莫维风看见楼清心的嘴巴动了动,就附耳倾听,谁之就听见这么一句话。

莫维风苦笑的摇了摇头,帮楼清心盖好被子,静悄悄的走出来,将门带上。

一出门就看见这一地的狼籍,不禁扶额。

拿起手机拨出一连串的号码,吩咐过去,将这里收拾收拾,而且动静不许太大,不能吵醒睡梦中女子。

第二日一大早,楼清心被这早上的第一缕阳光叫醒。

楼清心皱了皱眉,揉了揉迷糊的眼睛,下床去了洗手间,一看镜中的人:“莫维风你混蛋!你看看我的眼睛还能要吗?”楼清心经过一晚上的眼泪洗礼,这眼睛肿的可真是大啊!

楼清心可真是不愿意看镜中的人,心中想着要不今个就休息吧!反正是周日,也不用上班,说完起身就开始往床上躺。

这不天不遂人愿,楼清心的手机铃声一直在想。

“喂,大姐,大周末的你也不让人睡觉啊!“楼清心一拿起手机一看是大姐楼菁诺,赶紧按了接听键。

“你这丫头,不是我们楼家要马上就要嫁闺女了,你这当二姐的本来也是要开始布置这一系列的结婚所需要的东西,这不是大姐我全部操办,你就出席和我们一同选一下礼服吧!“楼菁诺对着楼清心就是一阵的说。

“大姐我很快就过去了,别念了。“说完楼清心就将电话掐掉了。

起床拿起茶叶包,泡好然后敷在眼睛上,过了十五分钟后,接下来明显眼睛好多了,这样出去和大家她们见面总不会在被说了吧!

楼清心美美的花了一个妆容,就准备去陪大姐她们挑礼服。

你说说这情况,还未出门就手机就响了。

“楼律师,你的一个老主顾需要你再去办理一个案子。“楼清心听着对面的电话,简单的说了两句定了一个地方就准备过去。

“大姐,我今个不去了,一个老主顾,很重要的顾客需要我再去办一个案子。”楼清心说完就将电话挂掉,不给大姐说话的机会。

打了个车直奔定好的咖啡馆。

“楼律师,这是委托人这次的资料。”一进门就看见公司的小助理,冲楼清心招手,过去就直接递给楼清心一踏资料。

楼清心简单的看了一眼,喝了一口平常总是喝的咖啡。身体的异样就开始显现出来。

一阵一阵的想要呕吐,很是不舒服。

楼清心用一直手捂着肚子,轻轻的揉着。缓解了一下。

“楼律师,这次这个案子你一定要帮我啊!“这不委托人就来了。

“嗯!“楼清心很是反胃,这个委托人身上的香水很是刺鼻。

楼清心强压下这一丝丝的不舒服,继续坐下和委托人说着案子的事情。

这时候明显楼清心的忍耐程度已经到达了极限,忽悠的一下站起来:“不好意思,去一趟洗手间。“

一桌上的两个人,这才从案子中转移到了楼清心的身上,这楼清心什么时候的脸色惨白的如同一张纸。

两人互望一眼,相互摇了摇头。

楼清心一路小跑到了卫生间,蹲下来就开吐,吐得那可是翻江倒海啊!

楼清心稍微的缓和了一下,整理整理仪容,对着镜子笑了一下,深呼一口气。

“不好意思,刚才案子谈到哪里了,我们接着谈吧!“楼清心就好似刚才进去呕吐不是她自己一样,继续和委托人弹着案子。

只不过这委托人身上的香水味这一次,楼清心真的是忍不住,这一靠近就是想吐,也不知为了什么。明明以往不是这样的?

楼清心强压着身体的不适,听完委托人的口述,对委托人说:“你所说的我尽力帮你争取,也希望你宽心。“

委托人一听楼清心说这句话,满眼都是希望。楼清心是谁,她可是律师界从来没有败诉的人。只要是她同意的案子,那就意味着,案子大半已经胜利了。

委托人双手握着楼清心的手:“拜托拜托。“

楼清心本是靠着意志力就强压住了,这身体的不适,这倒好,委托人的突然靠近,让这一阵呕吐更是强列,楼清心还是靠着顽强的意志力咬着嘴唇说着客气的话。

几番说辞委托人终于离去。

楼清心深呼了一口气,对着律师事务所的助理一招呼:“坐吧!你想吃什么随便点,今个我请你吃。“

楼清心点了一个平时不怎么多吃的蛋糕。上来的时候助理的眼睛可是都瞪圆了。

“楼律师,你们不是不吃蛋糕这类东西?怎么你今个就破例了。“助理不禁发问。

楼清心低头看看自己点的蛋糕,心中也是不明所以然,竟然怎么这想要吃蛋糕。

首席狂追天价逃妻
首席狂追天价逃妻
楼清心拿着检查单的手忍不住地颤抖着:她竟然怀上了妹夫的孩子!几个月来突然发生的事了够让她闹心了,现在的又突然冒出一件如此难办的事情。 她要怎么面对自己小妹楼烟雨的辜眼神?晚宴上宾客云集,商贾名流汇集于此,共同见证楼家盛事,所有宾客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就是一睹天空城第一美人——楼家二女儿楼清心的绰约风姿。。…